重生农门贵女 第一百六十三章 间隙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重生农门贵女最新章节!

    司徒媗回到王若瑧所待房间时,王若瑧已经不在房间了,只剩苦艾和菖蒲两人。

    “五小姐呢?”司徒媗问道。

    “五小姐刚才说待在屋里闷的慌,就说要出去走走。出去没多大会儿又回到房间了,回来时脸色不大对劲。伺琴说五小姐不舒服就先行回去了。”苦艾道。

    “她是跟着我出来的,这单单她一人回去也不怕被陈氏知道了。”司徒媗纳闷。

    王若瑧此时已经回了相府,不过她坐在马车上。那马车是陈氏吩咐给司徒媗坐的那辆,所以看见的下人以为四小姐回来了。

    “小姐,你怎么了?”伺琴从来没见过王若瑧如此气愤又可怕的样子。

    “没事,只是身体不舒服而已。”王若瑧不再多说什么。

    其实石子磐和司徒媗的对话被王若瑧给听去了,也没全听去。

    她只听到石子磐问司徒媗愿不愿意跟他在一起,司徒媗的回答是肯定的,而石子磐的下句话就是说要去相府提亲。

    王若瑧多么希望自己从石子磐口中听到这句话,多么希望这句话是对她说的。

    王若瑧越想越觉得司徒媗这样做是大大的羞辱了自己,要不然司徒媗为什么把自己撇开,她自己倒去私会石子磐去了。

    “还是母亲说的对,她跟她那个番邦生母一样是个狐媚子!”

    王若瑧恨恨的道。

    “小姐,你自言自语什么呢?”伺琴问。

    王若瑧冷哼了一声,在床上翻了一个身。

    “小姐,四小姐来了!”过了一会儿,伺琴对假寐的王若瑧道。

    “不见!”王若瑧冷冷的说了两个字。

    “是四小姐啊……”伺琴觉得自家小姐脾气莫名的坏起来。

    “还是请她进来吧!”王若瑧想了想然后对伺琴道。

    伺琴把司徒媗迎了进来。

    “五妹妹你怎么了?”司徒媗关心的问道。

    “没什么,只是忽然觉得身体很是不舒服。四姐姐你跟兴盛镖局很熟吗?”王若瑧试探的问道。

    司徒媗并没有直接回答她这个问题,而是问王若瑧道:

    “五妹妹如果多等一会儿,说不定会见到自己要见的人。”

    “看来你知道我相见的人是谁了?四姐姐果然是聪明无比的人,若瑧自愧不如。”王若瑧压制着自己的情绪敷衍道。

    “有句话,我要劝妹妹一句。”司徒媗看着王若瑧的眼睛。

    “姐姐尽管说,不管怎么样,姐姐就是姐姐,姐姐比若瑧年长,弄得也必然比若瑧多的多。”

    王若瑧有些冷嘲热讽的道。

    司徒媗哪里知道自己刚才跟石子磐的对话被王若瑧给听到了?

    她以为王若瑧怪自己丢下了她,没一起陪同她等待她的心上人呢。

    “妹妹,你是不是生姐姐的气的?”司徒媗问道。

    “四姐姐为什么这么说?”王若瑧试探的问。

    “刚才实在是抱歉,兴盛镖局的厨娘是我两个丫头的干娘,我只是陪同她说了会儿话。没想到把五妹妹孤零零的丢在那里等,真是对不住妹妹了。”

    王若瑧在心里冷笑,她还以为司徒媗准备向她摊牌呢,没想到又编了个谎话来骗她。

    石子磐可是她这辈子第一次如此在意的人,可为什么石子磐喜欢的却是她的四姐姐?

    她哪一点比不上司徒媗了?

    怪不得见了几次面石子磐一直对她是不冷不淡的,原来石子磐的心中已经有人了。

    石子磐听到司徒媗说愿意跟他在一起的话,高兴的差点要大喊了出来。

    不过看到司徒媗此刻的表情,石子磐就知道是自己会错意了。

    “你都说了愿意跟我在一起了,为什么却不肯答应我做我的妻子?”石子磐有些气愤的问道。

    “不是,石子儿,我们是兄妹怎可做夫妻?”司徒媗好言解释。

    “我们又不是亲兄妹,何况就是表兄妹做夫妻也多的是,我们没有一丝的血缘关系。”

    “石子儿,我怎么跟你说不明白。”司徒媗顿足叹气。

    “别喊我石子儿,我叫石子磐!”他抬高了声音把司徒媗吓了一跳。

    司徒媗每回喊他做石子儿时,就会拿出一副长姐的样子来给他说教。为什么她总把他当做是长不大的孩子,石子磐气极了。

    石子磐其实准备一直守护在司徒媗的身旁,直到她发现他已经长成了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只是最近石子磐的思想受到了李丹的荼毒。

    “自己想要的你都不去争取,这是懦夫”

    “媗姐姐今年已经是二八年龄了,说不定过不了几天她那个凶恶的嫡母就随便把她嫁出去了。”

    “就算是嫁给屠夫走卒瞎眼的瘸腿的,媗姐姐也只能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只能认命。到时候你就是去见上她一面都难得很,而且她为了见你也得担着浸猪笼的风险。”

    “女子的命自古都是有父母做主的,以媗姐姐在她府上的情景,你想想,她嫡母会怎么做?”

    “我看媗姐姐是喜欢你的,你受伤后难道她的眼泪是假的不成?”

    这些都是李丹的原话。

    “你先不要想自己家世身份能不能配的上媗姐姐,你单单想媗姐姐有没有嫌弃过你的出身。”

    “媗姐姐喜欢你,你也喜欢她,两人肯定能走到一起的。”

    如果李丹这番惊世骇俗话被她父亲给听到还不给气死。

    可是李丹的话给了石子磐很大的鼓励,他得加紧动作,不能让陈氏随便把司徒媗给嫁了出去。

    只是就司徒媗目前的态度来说,上府提亲实在是不妥的很。

    “子磐我不知道有件事你知情不知情?”司徒媗语气平静的对生气的石子磐道。

    “什么事情?”石子磐提心吊胆的问道。

    她该不会跟自己说自己有倾心的人了吧?

    石子磐脑中闪出一个人影来,萧刈寒。

    他忽然慌得厉害。

    “相府五小姐王若瑧倾慕你已久,这事你知道吗?”

    石子磐听司徒媗说的是这件事,心中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知道啊,那又怎样?”

    “其实若瑧是个很好的姑娘,这样的女子满京都城中难找第二个出来。”司徒媗看着石子磐的脸色道。

    石子磐仰头看向天空,长长的叹了口气,继而道:

    “你先回去吧,出门这么久回去晚了终究不妥。”

    他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子磐,子磐!”司徒媗在他身后喊他,他也无动于衷。

    子磐并不是我不懂你心思,可我是一个怨魂附体重生的人,我还有未达成的心愿。何况我总觉得这个躯壳还残存着王若瑄的残魂碎魄,我是没有未来的!(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