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拳轰天 第六章 瀑布下的美人鱼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一拳轰天最新章节!

    女子二八年华,玉面黛眉,明眸如月,红唇似一点朱砂,周身流转万千芳华。

    一个绝色美女而且竟然还是个极纯风灵根,这种纯度的灵根属性并不多见。

    如果这个女人有正确的引导和自身的努力,最低也能达到上仙的层次。

    原本女子眼睛盯着手里的鲜花脸上有两个酒窝回旋,但是一看到眼前一群杂役弟子,小脸像门帘子一样吧嗒一声就放了下来。

    “小姐,我不让这些杂役弟子进这山砍柴,他们还有意见。”

    “这里是我采花的地方,当然不能让他们糟踏,让他们到下一座山去,哎不对不对,下一座山也不行,下一座山有一道瀑布,不要让他们弄污了瀑水,你们去那座山去砍柴吧。”

    江流扭头顺着这小姐的手指望去。

    好家伙,这小姐更是心狠手辣,刚才那丫头指得山不过十几里远。这小姐这一手指最低多出去五十里。

    天炎宗的规矩,在天炎宗本营的范围内,除非有重大事故发生,否则不可御空飞行。

    这么远的路若是不用飞行,这百担柴就是砍完弄回来也费事呀。

    “小姐,就为了你自己采花就要把我们弄到那么远的山上打柴,这似乎不对劲儿吧?”江流这个时候站出来可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几十个杂役弟子少受折腾,就算达不到目的也要阐明自己的观点。

    “你是谁?”那小姐仰起脸看着江流,有点不耐烦地问。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杂役弟子。”

    “哼,天炎宗的一切都是我们家的,我爱怎么做就怎么做。”

    她家的,这么说她老子是白沧云了?天炎宗的宗主是白沧云也只有他的女儿该这么口出狂言了。

    “你就是白锦儿?”

    “大胆!我们小姐的名字是你可以随便叫的吗?”那个包子头丫鬟又跑出来烦人了。

    “原来你就是过两个月就要嫁到破天门去的白锦儿,我现在可以理解你的心情了,算了看在你怪可怜的份儿上我们就多走几里地吧。”

    江流说完,迈步就向远处的山头走去。

    “别走!别走!你说谁可怜了?”白锦儿手里的花也不要了,看那架势要追上来和江流好好理论一番,嘴炮三百回合。

    和女人理论那可是一件弄不好就没完没了的事情,江流可没打算被缠住,脚下加力飞一般地远去了。

    白锦儿在背后气得一个劲儿地跺脚。

    当走过白锦儿说的有一道瀑布的那座山时,江流扭头左右察看。

    他因为跑得快后面的那些弟子被一个转弯挡住了并没有出现在视线里。

    于是,他趁没人注意这个机会嗖一声就钻进旁边的山里。

    那座山白锦儿留着采花,采完花差不多就该回去了,估计不会到这座山来了,他准备在这座山里砍柴。

    少走一里是一里。

    山上有一条石路,江流顺着石路向上,在走了几百米后果然看到一条飞流直下的瀑布。

    瀑布的落差在二三十米,远看像一条白色的纱带般从山顶滑落,在潭底溅起一蓬蓬的水花。

    江流在瀑布前驻足了有几分钟,然后沿着溪流边的山势上到了瀑布后面的山岗。

    这山岗上树林非常的稠密,是个打柴的好地方。

    江流决定就在瀑布后的山坡上打柴,他从储物戒里取出一把刀,刷地扔了出去。

    那刀泛出光芒在树林里一阵回旋,一眨眼间就放倒了足有百担的柴禾。

    江流把柴禾一担一担地捆好,就决定到瀑布顶端去坐一会儿。

    听瀑布飞流直下溅起的水声其实也是一种修行。

    他根本没想到这时瀑布里会有人,也就没用神识观察,而是大咧咧地走到了瀑布的顶端。

    这个瀑布的高度大约有二十米的高度、当江流走到瀑布顶居高临下往下看的时候竟然惊讶地发现瀑布下的水潭边有一个女人在洗澡。

    照理说女人洗澡身上多少应该穿着衣服的,但是这个女人可能是没想到这里会有人竟然一丝不挂,像条美人鱼一样在水里遨游。

    一丝不挂也不算什么重要的事儿,只要不被对方看见偷偷扯了就当没发生过也就完了。

    可倒霉就倒霉在这个女人恰巧在这时在水里抬起了脑袋望向瀑布的上空,也就正好看到了江流。

    白锦儿!怎么这么一会儿功夫这货就跑这儿来了?

    江流认出了白锦儿,白锦儿自然也认出了江流,虽然她不知道江流叫什么名字。

    女人这个时候最常见的做法是两手捂着胸部蹲在水里,嘴里大喊大叫。

    白锦儿就是这么干的。

    “啊——!”一声撕裂风云般的惨叫响彻云霄。

    当江流听到白锦儿的叫声,暗叫一声糟糕,回身就钻进了树林,一溜烟一般从另一个方向冲出了山,连打好的柴禾也不要了。

    闻讯从树林外赶来的白锦儿的几个丫鬟慌慌张张地问:“小姐!发生了什么事情?”

    白锦儿话到嘴巴被硬生生地吞了回去。如果把江流看到她洗澡的事情说出去,抓住江流惩罚他是小事情,可自己的青白似乎也就不存在了。

    眼珠一转:“我看到到有条蛇从水里游过去了。”

    几个丫鬟闻听是蛇一颗心立刻回到了肚子里:“小姐,你好歹也是个要进入化神的凝重后期修士呀,怎么连一条蛇也害怕。”

    白锦儿装糊涂:“那个蛇看着真恶心人,我光顾着喊了没想别的呀。”

    “小姐要是再看见蛇,你就一个风雷炸死它。”

    白锦儿咬牙切齿:“对!再看到他我一个水雷炸得他爹妈不认。”

    明显她嘴里的他绝对不是那条假想的蛇。

    已经跑出这座小山的江流突然啊欠地打了一个喷嚏,用膝盖都能想到是白锦儿在背后诅咒他,当下跑得更快了,一直跑到了那座远处的山上,重新打了一百担柴。

    转脸江流就把这事儿忘个一干二净,不就看了一个洗澡的女子吗,他还真就没当回事儿,这么多年很多次轮回,女人对他而言已经根本不算什么,即便再漂亮的女人在他的眼里首先是一个人,而后才可能是女人。

    想来白锦儿也不会脑袋大条到到处乱说,那可是关于她的青白,只有傻瓜才会把这样的事情到处宣扬。

    接下来江流依然每天白天劳动,晚上修行,直到三天后的早晨派工。

    派工就是原来分配的工作做完的弟子接受新的任务的程序。

    江流他们一连砍了三天柴,现在砍柴的任务已经完成,现在需要分配新的任务。

    派工前后进行了大约半个小时,江流意外地发现除他外其余的弟子都被派出去了。

    难道自己今天放假了?江流异想天开地想。

    但是事实是相当残酷滴,江流的梦想没有实现,胖修士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今天给你派个好活,你到西峡山去,有人在那里等你给你分配活计。”说完多一句解释没有就转身离去。

    现在江流已经知道西峡山是那里了,就是那个有瀑布的山。

    到哪里去干什么?

    江流脑袋里带着疑问就晃荡到了西峡山,一到上次他到过的那个进山的石路口意外地看到了几个女人。

    那几个小女人江流不觉得奇怪,不就是白锦儿的贴身丫鬟吗,但是其中一个女人倒是让江流感到奇怪了。

    因为这个女人竟然是周冷红。

    这两天江流也知道了那些成为天炎宗正规弟子的情况,舍辉被白沧浪收做亲传弟子,亦邪也被天炎宗长老阳一清收为亲传弟子,至于周冷红就更加不得了,她被天炎宗门主白沧云收为关门弟子,在这些今年天炎宗新收的弟子中地位最高。

    “你怎么出现在这里?”江流随口问道。

    周冷红面无表情地看着江流:“你现在应该叫我师姐,以后要分清辈分。”

    江流诧异地看着周冷红,叫她一声师姐?她敢答应吗?

    不过随后一想自己现在只是个杂役弟子,人家现在是门主的亲传弟子,那是比核心弟子还要高一级的存在,按辈分自然是要叫对方师姐的。

    叫一声师姐又不少什么。

    “嘿嘿,周师姐,这回可以了吧。”

    周冷红什么表示也没有。

    江流见自己热脸贴了人家冷屁股,也就不打算再和周冷红有什么瓜葛,而是转脸对那个白锦儿的丫鬟头道:“胖修士把我派到这里来,不会是为你们办什么事情吧?”

    丫鬟头对着江流翻白眼:“正是我们。”伸手往那石路一指:“进去,里面有人要见你。”

    “谁呀?”

    “进去你就知道了。”

    江流沿着石路一路向上,走了大约一里地就来到了那座瀑布下。

    当看到坐在瀑布下凉亭里的白锦儿,不由拍了一下脑袋。

    脑袋这东西要是老不用确实会生锈,特么的白锦儿的那几个丫头都在这里,还有谁会等自己,这不明摆着是白锦儿吗!

    笨!笨死了!

    白锦儿看到江流出现,脸上闪过高深莫测的表情。

    “白小姐,你找我?”

    白锦儿点头。

    “有什么活儿你尽管吩咐,我干活手脚可利索了。”江流还不忘给自己做了个广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