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一拳轰天最新章节!

    “你是谁?”那个阴森的声音再次响起,带着威压,只是这威压已然小了许多,绕是这样,船上依然有修士嘴里喷出鲜血。

    “我是谁这不重要,你只要继续听下去自然知道我是谁。有一个少年,他用一张天网网住了吞天瓶,放出了那条小鱼,他给那条小鱼起了个名字叫蚂蚱。”

    夜魔岛的两只眼睛瞬间就瞪得圆圆的,里面似乎有燃烧的怒火,但下一刻,夜魔岛的大嘴出现两个上翘的弧度,然后就朝船如飞而来。

    船上的人大惊失色,这条比山还大的一条鱼要是跑过来,这小小的船是真得不够它塞牙缝的。

    “死蚂蚱,你要是压碎了老子的船,看我不把你出气的鼻孔堵住,活活憋死你。”江流在船头怒吼。

    魔岛一下停在那里,眼珠飞快地转了几圈后,身子一晃,就见它的身体飞快地变小,最后变得和船大小差不多。

    “不行,还是太大。”

    那鱼儿很委屈地瘪嘴,嘴还不停地蠕动,似乎在偷偷地骂娘。

    不管怎样,鱼儿最后缩小到只有一丈多长,这才撒着欢地跑到船头,倚着船帮伸出舌头就在江流的脸上胡乱地舔了起来。

    甲板上所有的人集体坐蜡,都以不可置疑的眼光看着眼前的一切。

    “死蚂蚱,记住你是鱼不是狗,别瞎舔,把你的脏舌头拿开,离我远点。”

    小黑鱼闻听又叫它蚂蚱,望着江流眼冒怒火:“你再叫我蚂蚱,我跟你翻脸。”

    “呦呵,这么多年不见这脾气可见长呀,我就叫你蚂蚱,蚂蚱,死蚂蚱,臭蚂蚱,你翻个脸我看看,是不是和翻书一样。”

    鲸鱼怒目圆睁了半天,猛地张开大嘴露出里面的森森白牙。

    “牙挺白呀,怎么吓唬我?认识这个不?”说完江流不知从那儿整出个瓶子,对着叫蚂蚱的鲸鱼摇晃。

    蚂蚱一看瓶子,立刻显出恐惧的样子,转身欲跑,可一看江流哈哈一笑,举起瓶子往嘴里灌,立刻不跑了。

    原来是酒瓶。

    随后,让船上一众人闹心的事儿发生了。

    那条鱼儿又跑到江流的面前,伸出舌头又要去舔江流的脸,并且再次缩小自己的身体爬上了甲板,像狗一样摇着尾巴围着江流团团转。

    “怎么?馋了?”

    鲸鱼使劲儿点头,江流把瓶子举到鲸鱼的嘴边,往它的嘴里倒酒。

    鲸鱼喝了几口,大概认为不过瘾,用嘴使劲儿拱江流的腿。

    “你还是那么贪杯,没出息。”

    江流一指瓶子喝声“长。”

    随着江流的身影那瓶子瞬间变大,变得几乎和黑鱼一般粗细。

    鲸鱼两只鳃滑稽地抱着瓶子,直接就把瓶子嘴塞进自己的嘴里,就想婴儿和奶瓶一般灌了起来。

    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蚂蚱足足喝了老长时间,最后才恋恋不舍地把瓶子还给江流。

    “蚂蚱,这么多年了,能不能化人形呀,要是还不能化形你连那只乌龟都赶不上。”

    蚂蚱高昂着头使劲点头。

    “这么说能化形了,化个我看看。”

    蚂蚱神气活现地转了一圈,瓮声瓮气都喊声变,一团黑气过后,别说......

    一个粗壮的黑汉子,虽说脸型还是鱼的脸型,但身体上的肌肉虬结,一副力士的造型,只是,这下半身是怎么回事儿?

    蚂蚱的腰部以下化成人形后本应该分叉的地方被一条粗尾巴严重地破坏了形象。

    “不错,不错,起码像美人鱼了。”江流高声称赞,“只是美人鱼都是女性,你这一身肌肉拖个尾巴,应该叫什么呢?不会是美男鱼吧,有这模样的美男鱼吗?”

    刚才还神气活现的蚂蚱立刻像个泄了气的皮球,把脑袋往甲板上一爬,开始装死。

    “看样子你是变不出两条腿了,我来帮你一下吧?”江流对着黑鱼的下半身一指。

    随着江流的一指,小黑鱼的小半身从中间裂开变成了两条粗壮的腿。

    黑鱼站起来打算试试两条腿走路,但只走了一步就摔了个狗啃屎,周冷红就发出了铜锣一般的笑声。

    当看到黑鱼怪不善的眼神时,周冷红赶紧闭上了嘴,并靠向江流的身后。

    舍辉看到周冷红几乎要靠在江流身上了,眼里闪过一丝嫉恨和杀意。

    黑鱼明显地感觉到了舍辉的这种情绪,冰冷的眼神电一般笼罩在舍辉的身上。

    那种死亡的气息立刻感染了船上诸多的人,周冷红都感觉身体一僵。

    刚才黑鱼虽然看她眼色不善但是却没有杀气,而此时黑鱼已经周身杀气环绕了。

    “小黑蚂蚱,你又调皮了,你再吓唬人就滚回水里去。”江流淡淡地说了一句。

    黑鱼周身的杀气瞬间消散,转头就坐到江流的身边。

    “蚂蚱,听说最近你老在迷江里兴风作浪的,难道脑袋被驴踢了?说说什么原因。”

    黑鱼撅着嘴生闷气的样子:“我原来是在鬼域里住着,前些日子来了一个鬼修,他看中了鬼域,我打不过它就顺江而上跑这里来了,我心情不好。”

    弄了半天是被别人赶出来了。

    “心情不好就拿江里的船撒气?谁教你的?”

    黑鱼坐在江流的对面一声不吭。

    “将来准备干什么?继续在迷江里胡混?那你可太没出息了,怎么说你是海洋里的霸王,不回到海洋里却在江里当大王,你这越混越回去了。”

    “可是我打不过那鬼修。”

    “打不过就好好修炼,修炼到能打过那一天去打败它。”

    黑鱼眼珠一转:“老大,你要去哪里?我跟着你混怎么样?”

    “跟着我混?你是水里的动物,跑到岸上可是非常影响战力的,再说我身边跟着你这么个黑不溜秋的家伙,老子要是泡个妞都得被你搅黄了,我可不带着你。”

    黑鱼又噘嘴。

    “这么得吧,你暂时就在迷江里修行吧。我现在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听这船上的人说有个什么天炎宗要招收弟子,我打算先到那里混一段日子,我估计天炎宗离迷江也不远,我会经常来看你。”

    黑鱼的脸色这才缓和了许多。

    船终于到达了迷江对岸,江流下了船从储物戒里取了一些晶石给了黑鱼,还给了它一个传讯珠。

    “老老实实地在迷江里修炼,有什么事儿就用传讯珠给我发讯息。”

    黑鱼像个乖孩子一样点头后转身消失在迷江中。

    到了岸边,迷江之上的禁飞也就消失了。

    这条船上下来的修士大多都是要前往天炎宗的,所以,这些修士一下船就飞在空中向着一个方向奔驰而去。

    在江流的记忆里,北荒似乎没有一个天炎宗,唯一和这个名字有点靠近的是一个叫炎宗的门派,难道炎宗就是天炎宗的前身?

    记得那时炎宗还只是一个小的像头发丝一样的门派,还差点被南侵的破天门灭门。

    “师兄,你不是去天炎宗吗?”

    周冷红并没有走,似乎在等江流,不远处舍辉和他的一群人一个个面色不善地看着江流。

    江流点点头,然后和周冷红腾空而起向着远处地平线上一座高耸入云的高山飞去。

    天炎宗,仙人坐镇,它是北荒南部地区最大的宗门,掌管着上万里的疆域,疆域里有四个凡人大国和十几个凡人小国。

    这些国家都奉天炎宗为神主,天炎宗的地位在北荒的南部地区是超然的,人人都以加入天炎宗为荣。

    所以,天炎宗开山门收弟子的日子如同最盛大的节日一样,无数修行的人都会聚集到天炎宗所在的炎山。

    就是凡人也会汇聚到炎山下看仙人们的风采。

    当江流和周冷红飞临炎山下的时候,炎山下已经围着有数十万凡人,每一个从天空飞过的仙人都会点亮他们羡慕的眼神,激起如雷的掌声。

    周冷红带着江流飞过凡人的观光区来到了山下一片聚集着所有修士的区域。

    出乎江流预料的是这里竟然也汇聚着上万的修士,什么样的修为都为。

    这些修士以凝真境和乘鼎境修士为最多,还有相当一部分的劫脉境,江流还意外地看到两个元婴境的修士。

    元婴境的修士跑这里凑什么热闹呀?

    这些修士里像舍辉和周冷红这样的化神境修士就凤毛麟角了,满打满算江流也没看到超过十个。

    正因为这样舍辉和周冷红这样的人就受到了无数修士的拥戴。

    一时间舍辉和周冷红的门前车水马龙,无数修士都送上了奉承之词。

    而和周冷红一起到来的江流则没人理会。

    一个外表看着没有修为的人岂有有人关注。

    不过有些修士也看出了一些端倪,似乎周冷红对这个没有修为的人颇为尊敬,一些比较有影响的人物她会对这个人做一些简单的介绍。

    这让人们百思不得其解。

    “哈哈哈,想不到在这里竟然看到了周师妹,真是万分荣幸呀,想不到数十年不见,师妹你的风采愈发照人了。如果我们能同时通过天炎宗的考核,可就是同门师兄妹了。”一个霸气十足的声音在空中回荡,随着这滚雷一般的声音,一个山一样的青年朝周冷红走来。

    “原来是亦邪师兄,幸会幸会!”周冷红面带笑容和那青年打招呼。

    亦邪大踏步走来,在和周冷红抱拳见礼后,对和周冷红并肩站立的江流冷冷一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