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你从了我吧 第231章 打开门让爱回家(大结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老师,你从了我吧最新章节!

    北京时间六点,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穿过紫色的窗帘,映照着苏小陌孤独的侧影,随着房间内光亮的增强,亮了一晚上的阳光罐子突然不亮了,原来,一夜竟是这么短。

    苏小陌动了动有些麻木的四肢,起身拉开窗帘,刺眼的光亮让她忍不住捂上了眼睛,再睁开时水雾弥漫的眼底突然映入一片耀眼的紫。紫藤花开了,她等的爱情却再也回不来了,是该离开了,什么也不带的离开。

    45度角仰望,湛蓝的天空带不走她的悲伤。不能哭,不能哭,今天还有一场重要的约会等着她去赶赴。使劲的吸了吸鼻子,转身开始收拾行李。

    与此同时,沪宁高速上一辆黑色的奔驰如疾风般飞驰而过,“雨泽,再快点!”手握着明月心的林祈缘在一旁焦急的催促。

    “这已经超速了,难道你想被警察拦下,跑着去见她吗?”

    “没有时间了,她既然把这么重要的信物放到陵园,就说明这一次她是真的下定决心了,再赶不回去,一切就真的来不及了……”

    “你真是急傻了,你就不能想想别的办法先拖住她……”

    “别的办法?是什么办法?你快点说啊!”

    张雨泽丢过自己的手机,“房子的事她还不知道吧,想想当初你是怎么忽悠人家的,这个不用我再教了吧?”

    七点钟,苏小陌给花儿浇完水,又坐在藤椅上发起了呆,绿萝的花语是守望幸福,栀子花的花语是永恒的爱,一生守候和喜悦……房主真是一个浪漫又有心的人呐,但愿他能早点找到自己的幸福,那样她也可以稍稍安心了。

    手机短信嘀嘀嘀地响了起来,苏小陌心想一定是许老师等着急了,打开一看,却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蓝海房产中心已收到您的退房请求,受房主委托,在您离开之前,请把其他三扇门打开,如果您看完之后改变了主意,请及时跟我联系。”

    其他三扇门?难道一直都没有上锁吗?苏小陌从短信中抬起头,一门之隔,两个世界,门里面的景象足足让她好奇了五年,如今在临走前终于可以带着对这个房子完整的回忆离开了,天涯望月,果然是最懂她的那个人。

    手轻轻地旋开门锁,一屋子浪漫的紫装点了梦的空间,阳光透过明亮的落地窗,温柔的洒落在紫色的幔帐上,那些丝绣的蝴蝶兰,仿佛长了翅膀,在细碎的金光中跃跃欲飞。美,实在是太美了,苏小陌不由的迈开脚步,想去触摸一下这有如梦境的真实。

    忽然桌上的一幅照片落入了她沉醉的视线,瞳孔不由的紧缩,她上前一步拿了起来,照片里的女人温婉美丽,优雅的浅笑散发着成熟的魅力,虽然比墓碑上的那张看起来年轻不少,但那优雅的浅笑却如出一辙。

    怎么会,这个房间里怎么会有小狐狸母亲的照片?苏小陌想不明白,想不明白啊!一张白色的纸从相框后面掉了下来,苏小陌捡起来,打开一看,里面的内容瞬间让她惊呆了,她怎么也没想到小狐狸为了能留在国内上学,竟然会和自己的外婆签署这样一份不平等的协议。

    ……大学四年不准谈恋爱,五年内必须顺利接手百合,如有一条做不到,则必须接受家族的安排,包括商业联姻……

    小狐狸这就是你离开的真正原因吗?你怎么这么傻,这么傻啊!苏小陌握着协议泪如雨下,那些曾经的承诺,那些温柔的情话,就像满涨的潮水,一浪高过一浪,齐齐涌向她的心房。原来在这段一直不敢公开的恋情中,他才是最委屈,最煎熬的那一个。

    苏小陌哭喊着冲出房间,将另一扇门打开,只见天蓝色的墙面上满满的都是她的照片,从最初的彩云之南到最终的极光之北,从辽阔的呼伦贝尔大草原到清幽的望月谷底,有些是她见过的,有些是她一直都不知道的。

    看着一幅幅熟悉的画面,她从来都不知道在他的镜头里,自己的表情是这般生动,视线一点点下移,几张身穿碎花连衣裙的清新照让她忍不住咧开了嘴角,这个可恶的家伙,不是已经删掉了吗?他到底是怎么骗过自己的。

    书桌上,当年她为他搜集的学习资料,整整齐齐的摆了一排,那些他们在旅途中带回的小玩艺儿,他竟然还保留着。苏小陌拿起桌上的阳光罐子,打开开关,暖暖的阳光中竟然有纸鹤在飞舞,拿出一只,拆开来。

    无眠的夜总是把信写得很长很长

    却依然无法把思念丈量

    窗棂上,那轮圆月可是你微笑的脸庞

    没有星星的晚上

    我点一支蜡烛继续寻找你的影像

    摇摇曳曳明明灭灭

    如同你离别时的目光

    濡湿的信笺映满霞光

    剪一缕阳光放在夜未央

    呜呜呜,死狐狸,你究竟还有多少秘密瞒着我,苏小陌拉开抽屉,只见三层抽屉里全都是她的画像,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噼啪,噼啪直往下落,那些或明媚,或忧伤的画面一张张从眼前翻过,每一张下面都标注着日期,那是他用画笔为她写的日记。

    视线定格在九月十九,画面上的女孩一身白色的上衣,配着蓝色的裙子,虽然只是一个背影,她却一眼就认出那是开学第一天的自己,在她身后不远处是一个迈步而行的男孩,他温柔地注视着女孩的背影,脸上是一缕淡淡的忧伤,画的下面写有一行小字,“有没有那么一天,你突然又回头和我狼狈的撞在一起。”

    手机短信音再次响起,苏小陌放下画卷,去客厅拿手机,“打开门,让爱回家!”只听门锁一响,她一回头,与匆匆进门的林祈缘恰恰撞了个满怀,这一次再也没有什么能将他们分开了。闻着久违的淡淡青竹气息,她的世界一瞬间鲜花盛开。

    “不,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他一定是在做噩梦,对,就是一场噩梦,醒来,醒来啊!”许绍均狠狠地拍打着方向盘,身体的痛楚只是更好的提醒了这一切根本不是梦。

    他一脚油门踩下去,车子像脱缰的野马发疯般向郊区驶去,耳边是苏小陌一遍又一遍的对不起,为什么,为什么老天要这样捉弄他,早知道这样,那一天他就应该亲手给她戴上戒指,也不至于现在让她成了别人的新娘。

    许绍均,你就是一个大笨蛋,世界上最最最笨的笨蛋,委屈、不甘、气愤都化为汹涌的泪水,在这个向来淡然的男人脸上肆意的流淌。就在这时,前方郊游队伍中的一个小男孩突然冲向马路中央,许绍均一边用力踩下刹车一边急打方向,眼看着车子就要撞上,一抹粉色的身影纵身一跃,孩子被推向一旁的草坪,手中的皮球也随之滚落。

    伴随着刺耳的刹车声,一大群孩子蜂拥而上,哭声喊声响成一片,许绍均只觉得脑袋里嗡的一声,刚才女孩子倒下的一幕就像电影里的慢镜头,在他眼前一遍又一遍的放映,直到有人来砸车窗,他才从这骇人的一幕中转醒,抹了一把脸上的冷汗,迅速的打开车门。

    “老师,老师……”孩子的哭声清晰的传进他的耳朵,那一刻双脚仿佛被定住了,他竟然胆怯的不敢看向人群的中心。

    “你还愣着干吗?赶紧送她去医院啊!”

    “来,孩子们,都不要围在那里了,站好队跟王老师去那边。”

    看着被同伴扶起的女孩,他几乎停滞的心再次猛的跳动起来,那一刻泪水再次夺眶而出,有喜悦也有感激。“对不起,让你受惊了,我这就送你去医院。”

    “哎,没事的,只是一些擦伤而已。”女孩说着就要往前迈步,脚刚一落下,又哎呦一声痛得缩了回去。

    “是不是脚受伤了?”许绍均慌忙扶住她,另一旁的同伴也着急的劝道:“这个时候你就别逞强了,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才放心。”

    “你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会负责到底的,你别再动了,以免伤势加重。”许绍均说着拦腰将她抱起,又小心的把她放到车里。

    “小宛,你等一下,我过去和王老师说一声,陪你一起去。”

    “不用了美琪,这么多孩子还等着你照顾呢,我一个人能行的,替我去看看小宝,他刚才一定吓坏了。”

    同伴犹豫了一下,“那好吧,有事给我打电话。”转身又对许绍均说道:“我可是记下你的车牌号了,不管怎样小宛是为了救孩子才受的伤,你一定要带她去医院好好检查,然后把她安全的送回家。”

    “哎呀,美琪……”女孩子冲同伴直递眼色。

    “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照顾好她,这是我的名片。”说着许绍均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她。

    车子再次发动,许绍均打起精神,不敢有丝毫疏忽的向市里开去。四月的江南,花红柳绿,芳草萋萋,正是郊游的好时节,路上的车辆渐渐多起来,走了不多远,拥挤的车辆竟在一个转弯处堵了起来。

    “你还好吧?其他地方有没有不舒服的?”许绍均停下车,关心的询问道。

    “除了脚有些肿,其他地方都不碍事的。”女孩悄悄的把磕破的右手藏到身后,冲他宽慰的笑笑。

    “很可能是扭伤了,照现在的情况来看,我们一时半会儿也走不了,你还坚持得住吗?”许绍均满是歉意的看着她。

    女孩点点头,“你不用担心,我没那么娇气的。”

    许绍均只觉得心被什么扎了一下,相同的话,很多年前也有个女孩这样说过。陈小冉温婉的容颜不期然与眼前的女孩渐渐重合,难怪刚才看着她倒下的一瞬间,那种撕心裂肺,毁天灭地般的感觉是那般强烈。

    “你,你怎么了,干嘛那样看着我?”女孩子微微别开脸,小声问道。

    “哦,我,我只是突然想起……你等一下。”许绍均转身从后排座椅底下摸出一个袋子,一摸,还好没有化。“来,把这个盒子放到脚肿的地方敷一敷。”

    “这是什么?”女孩接过这漂亮的心形盒子好奇的问道。

    “冰盒!”许绍均淡淡的答。

    “冰盒?我能打开看看吗?”

    许绍均转开视线点点头,再精心的准备,如果心意不被接受,那剩下就只有这点冰的价值了。

    此时跳舞的小人已经融掉了大半,音乐也因为他之前猛力的一摔没了声响,女孩看着七彩灯光映照的冰面,突然激动的喊了起来,“哎,你快看,这个冰面上怎么会有我的名字?”

    “你的名字?”许绍均闻言转过身,女孩兴奋地指着“宛若我心”几个字说道,“我的名字就叫宛心啊。”

    “宛心?”许绍均肃然落寞的眉宇间写满了不可思议,他望着女孩纯净的不染一丝杂质的眼睛,唇角勾勒出一抹淡淡的浅笑,正是这浅浅的一笑,像破开三月烟雨的暖阳,映入女孩的眼底,也映入了少女的心扉。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名字呢?”女孩长睫微垂,瓷白的肌肤上瞬间晕出一抹胭脂红。

    “哦,我姓许,叫许绍均。”

    “啊?这么巧,我也姓许,这么说五百年前我们还是一家呢!”女孩子再次看向他,露出开心的笑容。

    “是啊,确实很巧。”许绍均喃喃地说着,黯淡的眸光泛出星星点点的笑意。

    “那等冰化了你可不可以把这个盒子送给我,我实在是太喜欢了。”女孩子小心翼翼的扶住冰盒,丝丝沁凉让脚踝终于不再那么疼了。

    许绍均迎着她期待的目光点了点头,车流终于开始缓慢地向前移动,二十分钟后,车子再度停下,密闭极好的车厢内,只听“叮当”一声,一枚闪亮的婚戒随着冰面的消融,准确的落在盒底的双心交合处。

    全文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