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啃BOSS 第191章 阴阳师16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综]啃BOSS最新章节!

    帕西菲尔感觉自己做了很长一个梦,梦中的他没能拦住幻角,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天纵云之剑破空而去将无暇分心的晴明洞穿。

    晴明的身体从空中坠落,殷红的血液随着他的下落喷溅在身后发光的石卵上,那血液似乎是有生命一般浸透了石卵迅速向四周扩散,整个石卵伴随着血液散开而发出耀眼的光芒,刺的人睁不开眼。

    他依稀记得自己匆匆跑过去接住晴明的身体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抬头只见石卵的光芒愈发明亮,从光芒之中缓缓显露出日美子熟悉的身影,最后的记忆却是戛然而止。等他再次醒来后,已经回到了最开始地下的八卦台中央。

    “晴明!晴明!你醒醒!”

    周围的景象让帕西菲尔知道自己已经从神明的国度重新回到人间,他动了动,怀中的重量让他瞬间清醒了过来,低下头去,晴明就这样安静的躺在他的怀里,一身的巫女服早已变回了常服,一头长发有些凌乱的披散在肩头。

    “这是梦吗?一定是梦吧!你快醒来啊!”

    没敢伸手去探怀中人的鼻息,帕西菲尔看着晴明惨白的脸色心都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笼罩了他的周身。他颤抖的抱紧怀中人,手指紧紧的抓着那人胸前的衣襟,骨节都已经发白。

    脑海中已经什么念想都没了,他傻傻的抱着晴明呆坐在原地,因为已经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了,没有了力量的他自然也无法挽回逝去的生命,他恐惧,害怕,却无能为力。

    不会的,晴明不会死的,这一定是梦!是梦!

    “这不是梦。”

    男人从楼梯上走上八卦台,手中还拿着沾着晴明血渍的天纵云之剑。

    “幻......角?”

    帕西菲尔心神剧震之下,思维不免有些慢了起来,在看到男人的面容后,杀意与许久不曾有过的暴戾之气几乎是在顷刻间便充斥了这片空间。

    幻角的呼吸一滞,突如其来的杀气令他的身体都变得极为沉重,他皱起了眉,却依旧往前走着。

    “你要做什么!”

    抬手摸向腰间却摸了个空,帕西菲尔没能摸到自己的轻剑,他将晴明的身体轻放在地上,自己站起身来挡在前面拦住幻角。

    “剩下的就看他自己了。”

    男人没有再往前走,他退开了安全的距离,手中的天纵之剑指向晴明,迅速的做完这一切,幻角便离开了。

    “晴明!”

    早在幻角有所动作时,帕西菲尔就已经准备出手了,哪怕赤手空拳是他最不擅长的近战他也不能放任幻角胡来。但那一瞬间,他感受到了晴明生命的气息回来了,那具身躯又重新散发出了微弱的气息。

    蜜虫就等候外面,帕西菲尔想都没想便抱着晴明的身体冲出了地下室,在蜜虫的帮助下召唤来鬼车直接回去了晴明的宅邸,彼时,晴明的气息已经越来越平稳,除了脸色苍白些已经并无大碍。

    他在心中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每日亲自照顾着晴明喂食、喂药、擦身。这样寸步不离的守了好几天竟没觉得累。

    帕西菲尔坐在庭院中吹起了叶二,心里头一次发现自己居然这么有耐心。

    晴明在他怀里死去的那一瞬间,他几乎大脑一片空白,胸中翻涌的情感与以往的任何一次情感都不同,并不是那样的撕心裂肺,也没有钝痛,只是感觉心中莫名的空了一块,有什么东西随着晴明的死去而一同消失了。

    小巧精致的蝴蝶扇动着幽兰的翅膀在庭院中蹁跹飞舞,不多时便飞进庭廊。

    “晴明!”

    目送着蝴蝶停留在那人苍白的唇上蓦然消失,帕西菲尔一惊,也顾不上手中的笛子赶紧跑了过去。

    晴明身着一身雪白的里衣安静的躺在那里,柔顺的黑发越发衬得他面容苍白,没有往日一颦一笑时的生动,像是一片静止的黑白水墨画,没有丝毫生气。

    然而下一瞬间,那双狭长的凤眼缓缓睁开,色彩与灵气仿佛在这一刻重新回归了画卷。晴明注视着身边的人,嘴边慢慢漾开一抹淡淡的直达心底的笑意。

    “晴明......”

    心脏蓦然跳快了一拍,帕西菲尔并不是第一次见到晴明笑了,但还是头一次见到晴明这样明艳的笑意。他摸着胸口,心中的愉悦与一种不知名的情感汇聚在一起,让他有些愣神。

    【那是人类情感中你最后学到的情感,帕西菲尔,你已经拥有了身为人所有的情感。】

    【自此之后,你将能作为一个真正的人而活下去,不是怪物、不是神明、亦不是实验体。】

    所有的画面怦然破碎,生命的长河在脚下静静的流淌而过,有人自河对面而来,轻轻的摸了摸他的头。

    “ka......sang......”

    帕西菲尔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还能再回到这里。

    【没事了,已经没问题了。】

    少女的手掌在自己头上轻轻抚摸着,帕西菲尔的双眸微微瞪大,一个又一个代表着世界的光球脱离生命的长河飘动到他身前,一幅幅画面自世界中伸展开来。

    ......

    “师尊。”

    凉亭中,有人执古琴席地而坐,指尖翻弄间,便有一曲旷世之音随着琴弦的震动流淌而出,他身后安静的站着一名青年,那一声师尊正是唤的此人。

    “嗯,我在。”

    面容清冷的青年微微低下头,眉眼中一片柔和。

    ......

    “会议马上开始了,我们过去吧。”

    拉开窗前厚重的窗帘,刺眼的阳光透过窗子照射进屋内,一席挺拔西装的青年沐浴在阳光下转过身,一头橙黄的短发仿若太阳一般明亮而耀眼。

    “是。”

    古旧的大门在眼前打开,青年带着自信的笑意迈出步伐前行而去,那一片温暖而包容的大空终于翱翔在天际。

    ......

    “啊,你这臭小子又挖我墙角哦,爸爸真是很伤心啊。”

    奴良组中,黑发金眸的半妖闭着一只眼抄手懒洋洋的靠在庭院的柱子上。

    “切,老爹你哪里伤心了。”

    八重樱花树下,身披红色的羽织滑头鬼之孙跃上空中。

    “小的们,我们走了。”

    “是!三代目!”

    一场盛世的百鬼夜行已经开始。

    ......

    “猫咪老师!不能再吃了!你昨天晚上还牙疼呢!”

    房屋中,有着铂金色发丝的青年无奈的抱着怀里挣扎的招财猫。

    “不!夏目你不能这样!”

    滑稽的招财猫使劲瞪着自己的小胳膊小腿挣扎着,最后累的直喘气。

    微风透过窗子轻轻拂过青年的脸颊,让他不由得望向窗外。

    “起风了?”

    ......

    来自于不同世界的画面呈现在眼前,帕西菲尔不由得微微一愣,他想再回去看看,有两个世界于他而言却是不同的,但是,已经不能再回去了吧。

    【可以呦,你心中一直都有挂念,但回去过后,所有的“帕西菲尔”都将被抹去存在,斩断你的过去。】

    这是出于一位母亲的私心,她隐瞒了一部分交易没有告知,那一部分的代价是她自己付出的。帕西菲尔虽然失去了所有的力量,但终有个世界可以接纳他,不会再为此而被世界所厌弃流离失所。与此同时,帕西菲尔曾经背负的杀孽与因果也都被清零了,这意味着新生。

    “好。”

    生命之泉流淌过身边,帕西菲尔不再防备,放任自己被莹绿的光芒带走,等他再睁开眼时,已经站在了藏剑山庄熟悉的大门外。

    “!!!”

    一时间百感交集的帕西菲尔不知道该怎么做,低头一看,身上不知何时竟穿着以前自己的藏剑服饰,金色的面料让他不由得伸手摸了摸,甚为怀念。

    “咦?你这弟子看着有点眼生,怎么戳在大门口犯傻?”

    同样一袭金色藏剑服装的青年走过来,后面还带着好几个年幼的藏剑弟子。

    “叶皓轩......师兄......”

    熟悉的声音和面容,帕西菲尔下意识的叫了名字,转念才突然想起来自己的存在早已被抹去,叶皓轩已经不记得自己了。

    “啊,大师兄,刚才那个人骑马过来了!”

    马蹄踏过地面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只见一抹红袍银甲的身影骑在马上赶来。年幼的藏剑弟子伸手拉了拉自家大师兄的衣袖。

    “咳,乖,你们先回去,师兄去去就回。”

    轻咳了一声,叶皓轩将身后的小弟子们都推进了藏剑山庄的大门,大轻功一甩很快就没影了,马儿嘶鸣一声,一道身影自马背上飞跃而起追着他消失在众人的视线当中。

    “......”

    帕西菲尔看着身边一群还在蒙圈中的小萝卜头们有些无语,抬头看去发现叶皓轩和李浩然一跑一追早就没影了,只得默默的把小家伙们送回山庄里面,不然站在大门口又算是怎么一回事?

    “谢谢师兄。”

    一路被送回庄里,小藏剑弟子们道了谢,就三三两两的回自己院子里去了,帕西菲尔这才长出了一口气,收敛了气息往记忆里叶英的院子里去了。

    时至深秋,院子里的银杏叶都黄了,金灿灿的落了一地。叶英轻瞌眼眸抱着剑站在树下,飘落的银杏叶纷纷扬扬的从枝头落下,有一片打着旋落在他的肩头。

    帕西菲尔尽可能的收敛气息站在庭院的柱子后,再次见到叶英他很开心,可是他也知道,叶英与其他人一样都已经不再记得自己。既然如此,就这么看一会儿也好。

    “念安。”

    抬手拂过肩上的落叶,叶英转过身,银白的发丝垂落在胸前,眉眼一如既往的温和而恬静,时间并未在他的身上留下多少痕迹。

    “师父......”

    躲在柱子后的身形微微一颤,帕西菲尔不由得瞪大了眼睛,身体已经不由自主的走了过去。

    怎么会......应该已经不会有人记得的才是,师父竟然还记得他吗?

    “过得好吗?”

    伸手如同往常一般摸了摸小弟子的头顶,叶英如今的境界早已令人看不透,他未睁眼,但心中之眼却是清明剔透的。

    “师父,弟子过得很好。”

    这熟稔的语气让帕西菲尔彻底卸去了心中的担忧,头顶上传来的暖意让他眷恋,亦如小时候被抱在怀中时的安心。他伸手紧紧的抱住叶英,整个人都埋在了叶英胸前,只是身高仍旧是矮了很多。

    “很快就要回去了吧。”

    轻笑出声,叶英难得见到小弟子这般撒娇的模样,小时候也极少会这样。这一次,怕是这孩子最后一次回来了。

    “嗯,师父不必担心,弟子已有归去之处,亦有人在等我,只是此去经年,后会无期,弟子心中不舍。”

    长发被一下又一下的轻抚着,帕西菲尔这一生遇到的最大转折点就是叶英,在这里,他学会的情感是最多的,心中也早已把叶英当做亲人。若说萨菲罗斯是他的启蒙者,那么叶英便是他一辈子的良师。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为师当初为你取名念安,便是希望你一世安好,如今见你如此,我便放心了。”

    金色的剑气在身前汇聚成一把只有三寸长的绚烂金色小剑没入小弟子的眉心,这是叶英最后给予小弟子的馈赠。

    “师父,时间不多了,弟子最后在给您舞一遍四季剑法吧。”

    眼眶有些发红,帕西菲尔只是一瞬便已明白那没入眉心的小剑是心剑淬炼到极致时的实体化,只要他想,随时便可以将其显化保护自己。

    泛黄的银杏叶飘飘洒洒的飞扬而下,庭院中,金色的身影伴随着剑影翻飞,另一道剑影便已翩然而至,两人的身影在纷飞的银杏叶中舞动,直至莹绿的光芒四散而去......

    ......

    【还有最后一个世界了。】

    柔和的女声在耳畔响起,帕西菲尔却躺在生命的长河中摇了摇头。

    “不用了,他们都过得很好。”

    透过那个世界,他看到萨菲罗斯正肆意的和杰内西斯与安吉尔混战,他们脸上肆意而张狂的笑意是以前从未有过的。

    已经不用再去看了,他们都过的很好,这就可以了。

    “我该回去了。”

    既然是梦,那便该苏醒了,还有人在等我回去。

    【好。】

    生命的长河瞬间将自己淹没,帕西菲尔闭上眼放任自己沉沦在其中。

    “博雅......”

    “博雅......”

    奔腾的水声不知何时消失,他睁开眼,入目的是身边好友熟悉的面容。

    “晴明。”

    “我在。”

    ......

    梦境与现实都是反的,天岩户上,须佐被化身天照大御神的日美子带走,晴明当日在天岩户所受的伤并不严重,严重的反而是被天纵云之剑贯穿身体的帕西菲尔。然而救了他的,却是心灰意冷的幻角,可谓是世事无常。

    晴明把人带回来后,寸步不离的守了三日,这才等到人苏醒,终于放下心来。倒是帕西菲尔被勒令好好养伤等到伤口好的差不多时骨头都快发霉了,晴明皮笑肉不笑的给他灌药实在让他有些阴影,弄得他只要见到晴明笑就条件反射性的一激灵。

    被幻角闹了这么一出,皇宫里也需要好好整修一番,帕西菲尔以这个为由急忙跑了出去,自此之后每次去晴明那里都会发现各种版本的自己,和尚什么的都不叫事,他已经被捉弄的没脾气了。

    不过每日上朝让也让闲散惯了的帕西菲尔觉得束手束脚,他本来也没什么心思当官,很快就寻了借口辞官回家,此后便时常跟着晴明去处理一些神鬼之事,当然也经常在晴明家蹭饭。饭后对弈几把当做消遣,只不过帕西菲尔是个臭棋篓子,即便是晴明都深感无奈。

    月色好时,他们也会在院落中摆上几碟小菜,对饮新酿制的清酒,帕西菲尔经常不知节制的把自己喝醉,每次都是晴明把人抱回屋里省的夜深寒重把人冻着。

    许多年后,两人坐在院落中看着院内自由生长的花草,帕西菲尔才恍然明白,原来他最后领悟到的情感,名为“爱”,而晴明的“爱”是一生中默默的陪伴。

    “人这种存在还真是神奇啊。”

    “博雅你是在夸赞自己吗。”

    “我觉得我作为人还缺少一样没体会过。”

    “哦?”

    “生老病死这个不提,七情六欲我也有了,但我没有体验过为人父母的感觉。”

    “好,到时候可别来找我哭。”

    ......

    【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