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胎双胞,前夫逼婚请止步 第二百七十一章 要被全家人批斗了 5000+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一胎双胞,前夫逼婚请止步最新章节!

    第二百七十一章 要被全家人批斗了 5000+

    程慕扬点点头。

    事实上,苏锦瑟只要肯听他说,就已经是非常难得了。对于程慕扬而言,苏锦瑟只要不把他拒之千里,只要能现在肯听他说话,就是让他感到满足的事情了。

    “锦瑟,对不起。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你可能都不会相信了。可是,就算是这样,我还是要说。至于你听完了,不管是决定从今以后不见我,还是想要报复我,我都认了。”程慕扬说的诚恳,他都声音低沉,可是也满满的透着伤心。

    程慕扬缓了一下,声音带着无法忽视的沙哑。

    “原本你和归年离婚了,我以为总算是有机会了。我等了那么久,好在是没有放弃。在我看不到希望的时候,突然让我感到了希望。可是,后来我才发现,我想的太简单了。你和顾归年是分不开的。我没有任何机会能把你从他的身边抢走。我没有办法,我觉得痛苦极了。真的,锦瑟,我想要你想的快疯了。”

    程慕扬每说一句话,顾归年的脸色就黑一分。

    顾归年觉得,他做的最错误的事情,就是今天闲的没事儿干,居然把苏锦瑟带过来跟程慕扬见面!然后,顾归年这会儿恨不得直接能窝的喷出火来。

    “程大狗,你有完没完。多少年前的事情了,你还拿出来说。有没有点儿新鲜的?”顾归年眯着眼睛看程慕扬,狠狠的磨着牙。

    程慕扬看了顾归年一眼,根本没搭理他。只是自顾自的说着。“锦瑟。我是鬼迷心窍了。当时我没有想其他的。只想着要亲近你,想要跟你在一起……”程慕扬说到这里,不禁梗了一下。他知道,自己已经把伤害了苏锦瑟的事情做出来了,现在不管说什么都于事无补。

    程慕扬抿了抿唇。现在虽然他已经懊悔的不得了了,但是,就算他想一头撞死在苏锦瑟的面前,苏锦瑟都不一定眨一下眼睛。

    屋子里是沉甸甸的沉默。

    程慕扬在安静了半晌之后,终于是鼓起了勇气,抬头看向了苏锦瑟。“锦瑟,我想说的话已经说完了。我不求你原谅我,做出这种事情来,我实在是没有资格要求什么。但是,如果我可以做什么弥补之前的错误,锦瑟,不管是什么我都愿意去做。”

    苏锦瑟定定的看了一眼程慕扬。半晌都没有说话。

    程慕扬的心越来越沉,就在他几乎绝望,以为自己什么答案都不可能再听到的时候,苏锦瑟突然说了一句。“我饿了,先吃饭吧。”

    然后,程慕扬几乎是惊喜的抬头。

    他万万没想到,苏锦瑟居然还愿意跟他在一张桌子上吃饭。

    于是程慕扬连连点头。“好好,先吃饭,先吃饭。我这就去叫服务员上菜。”

    只是,程慕扬高兴了,可是顾归年却显然是阴沉着个脸,怎么也高兴不起来。顾归年不由的在心里暗骂自己想不开,非得找这么个破事儿来烦自己。这真是搬起石头来砸自己的脚。

    苏锦瑟回头看了顾归年一眼,自然是没把他阴沉的脸色给遗漏。

    然后,苏锦瑟抬起手轻轻拍了一下顾归年的手背,眉梢微挑。“你这是在生气?”

    “你干嘛要对程大狗这么和颜悦色的?”顾归年自己呕的不得了,可是在面对苏锦瑟的时候,口气却是委屈极了。

    苏锦瑟挑了挑眉。“你哪儿看到我对他和颜悦色的了?再说,来这儿还不是你提议的?”

    顾归年被这话噎的简直说不出话来。

    他无奈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尖。“我这不是就这么一说吗?反正你不能这么轻易的就原谅他。”顾归年说这话的时候,口气里满满的都是不放心。

    苏锦瑟简直是要被他的神情给逗笑了。

    然后,她点了点头。“嗯。我什么时候说要原谅他了?”

    顾归年被苏锦瑟简单的几句话就给安抚了情绪。他像是被顺了毛的大型犬似的,这会儿已经明显被捋顺了狂躁的情绪。“宝贝儿,我抱你去那边坐。”

    这么说着,顾归年直接把苏锦瑟抱起来,放在了餐桌旁的座椅上。

    苏锦瑟被他一会儿一变的态度,给弄的哭笑不得。“现在不担心我会对程慕扬心软了?”

    “哼。”顾归年哼了一声,手下的动作却始终透着温柔。“我只是不想这么便宜他罢了。怎么着都得吃回来这一顿再说。”

    “……”苏锦瑟被顾归年这孩子气的样子都得不禁一笑。

    只是,还来不及再说什么,程慕扬已经推门回来了。

    苏锦瑟唇角的笑容一闪而逝。程慕扬只来得及瞄到一眼最后的弧度。心里不住的失落。可是很快又重新打起精神。“锦瑟,先吃饭,不知道这些菜合不合你的口味。”

    顾归年就是看不爽程慕扬那副殷勤的模样。心想着,废话。菜单是他和白楚定下来的,全都是苏苏爱吃的菜,能不合口味么?

    不过,相比之下,苏锦瑟可就沉的住气的多。她什么都不说,只是微微的点头。

    哪怕是用餐期间,她也只是默默的低头吃东西,什么都没有说。

    半晌,等到苏锦瑟自己吃的差不多了,而程慕扬则是无比惊心的看着她。“锦瑟,要不要再给你加点儿什么?”

    “不用了。”苏锦瑟摇了摇头,然后拿起纸巾轻轻擦了下嘴唇。“我吃饱了。现在就是想告诉你,我可以给你机会。但是,你是不是应该先拿出你的诚意?”

    程慕扬愣了一下,紧接着用力点点头。“好,锦瑟你说,只要我能办到的一定去做。”

    然后,苏锦瑟蓦然的勾唇一笑。

    ……

    顾归年侧过头去看苏锦瑟,然后挑了挑眉。

    “苏苏,你真的认为,他还可以相信?”顾归年一边开车,一边询问着苏锦瑟。

    苏锦瑟忍不住的轻笑着。“说他还可以相信的,难道不是你吗?”苏锦瑟托着下巴转头看顾归年。“如果你真的觉得程慕扬不可信,那就不会特意来跟我说,让我来见他了。”

    苏锦瑟这么说着,挑了挑眉。“而且,放心吧。程慕扬是一个聪明人,同样的错误,他不会犯两次。相对的,同样利用他的人,他也不会这么无声无息的绕过他。”

    “你是认为,程慕扬帮我们,并不完全是为了取得原谅,也有很大的程度,是因为之前他被顾平之给耍了,所以,想要报复?”顾归年倒是没想到,苏锦瑟居然会这么设想。可是,转念之前,顾归年就勾唇一笑。“不过,这么说来,我们是不是暂时又多了一个盟友?”

    “目前来说,倒是可以当做是短暂的盟友。”苏锦瑟点点头。然后轻声说着。“毕竟,没有毫无原因的怨恨。难道不是吗?”

    “说的对。任何事情,都是有原因的。”顾归年意味深长的附和着苏锦瑟的话。

    苏锦瑟和顾归年在回家之后,就看到了已经回来了的顾原和顾冥。

    “少爷。”顾原恭敬的叫了顾归年一声。“您交代的事情,已经全部办妥了。”

    顾归年点了点头,什么都没有说。他转头看向了苏锦瑟。“苏苏,你之前不是还在好奇,我准备怎么对付顾平之吗?”

    苏锦瑟反应了几秒,然后才明白过来,顾归年这是准备动手了?

    “你有什么打算?”苏锦瑟不禁觉得有些好奇。

    顾归年摸了摸苏锦瑟的头发,然后很自然的推着她直接去了书房。“跟我来看看你就知道了。”

    苏锦瑟并没有拒绝。事实上,她确实是很好奇,顾归年所谓的办法,究竟是怎么对付顾平之。

    因为除了之前顾归年曾经说过的方法之外,苏锦瑟觉得,顾归年应该还会有其他的方法。毕竟,按照顾归年的性格来说,苏锦瑟知道,如果不是有一个一劳永逸,釜底抽薪的好办法,顾归年是不会这么有把握的来告诉她的。

    所以,苏锦瑟不由自主的就起了好奇心。

    顾归年带着苏锦瑟进了书房。然后拿起了一摞文件递给苏锦瑟。“苏苏,你看这个是什么。”

    这么说着,顾归年的脸上露出了些许得意的神色。

    苏锦瑟原本还有些好奇,但当她拿起桌上的那一摞文件,并且认真的看过之后,才恍然大悟。“难怪这几天顾原和顾冥都不在,原来是你让他们去买股份了?”

    “嗯。”顾归年点点头。“现在公司除了顾平之以外,我是第二大股东。而且,剩余的股东里,大部分都是我的人。如果一旦要做什么表决的时候,我希望有什么样的结果,就会有什么样的结果。”顾归年满满的勾起了唇角。

    “可是你不是说了吗?现在的顾氏公司就是一个空壳子。既然只是一个空壳子,你为什么还要买回股份?”苏锦瑟并不太明白顾归年的用意。

    “没有争夺的生活是没有激情的。苏苏,你要明白这一点。特别是在顾平之这样的人心里。一旦没有了对手的日子,那是一秒钟都如同煎熬。我还不想让顾平之这么意志消沉下去。”顾归年的唇角已经缓缓的翘起。“但是现在不是对付顾平之的时候,所以,我要设一个局,让他不至于就这么消沉下去。不然,咱们的游戏就玩不下去了,苏苏,你懂吗?”

    苏锦瑟点点头。“大概是懂了。不过,你确定这么做是为了不让他意志消沉?我怎么觉得,你好像还有其他的算计呢?”

    苏锦瑟比顾归年想象中的,其实更加了解他。但是顾归年既然故意不说明白的话,恐怕还是有他自己的打算的。

    顾归年伸出手去,捏了捏苏锦瑟的脸颊。“什么都瞒不住你。苏苏,你猜猜看,我是以谁的名义买下的这些股份?”

    “谁的?”苏锦瑟愣了一下。顾归年这么问,分明就是说,他是以别人的名义来买的?

    “黄雪珊。”顾归年的唇角轻轻一勾。“你觉得,顾平之在知道来公司跟他抢股份的人,是自己的母亲的话,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苏锦瑟更加惊讶了。“你想挑拨离间?”

    “嗯。难道只许他们做些小动作,不许我们还击?”顾归年露出一抹冷笑。他可从来不是什么善人。

    之所以之前没有还击,只是因为他在等待合适的机会罢了。

    顾归年知道,凭着顾平之的个性,怎么会那么轻易的接受黄雪珊一直摆布?但凡是能够从她的手心里跑出来,他是绝对不会放过任何机会的。

    现在,顾归年所等的时机到了。

    顾平之显然和黄雪珊起了内讧。整个陆家几乎四分无力。陆晴也同样不跟他们一条心。这种一击必中的机会,绝对是不多见的。

    所以,顾归年一早就看中了这个机会,怎么可能轻易的放过。

    顾归年对苏锦瑟解释着。“一旦顾平之得知黄雪珊背着他做这些小动作,之后肯定不会那么轻易的跟她善终。”

    “可是,如果他们两个再次合作怎么办?比如,黄雪珊把股份给顾平之?”苏锦瑟想了想,半晌还是想出来这么一个漏洞。

    可是顾归年却摇了摇头。

    “不会的。我虽然是以黄雪珊的名义买的,但到底她只是一个幌子。更何况,别说这些股份黄雪珊没有权利分配,就算她有,你觉得,她真的会给顾平之?”顾归年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

    苏锦瑟眨眨眼睛,有些疑惑。“为什么不?不管怎么说,顾平之也是她的儿子啊。”

    顾归年笑了一声。“是儿子又怎么样?在这种人的心里,能有谁的位置,会比她自己更重要?”顾归年这么说着,看着苏锦瑟。“苏苏,你不相信,是不是?”

    苏锦瑟迟疑的点头。“世界上,真的会有这样的母亲吗?”

    “要不要打个赌?”顾归年喜欢苏锦瑟的诚实。他捏了捏苏锦瑟的鼻尖儿,故意逗她。“如果我赢了,你答应我一件事。如果你赢了,我答应你一件事。怎么样?”

    可是,苏锦瑟虽然不相信,却不上他的当。所以,苏锦瑟连想也没想,就直接拒绝了他。“我才不要因为别人跟你打赌。既然你决定这么做了,那就放手去做好了。”顿了顿,苏锦瑟接着开口。“对了,我爸爸之前给我打了电话,问我需不需要他帮忙。你觉得呢?”

    “对付一个顾平之罢了。苏苏难道对我没有细心吗?”顾归年不答反问。

    然后,苏锦瑟翻了个白眼。“所以,我直接替你回绝了。”

    “乖。”顾归年低头看了眼时间。“去休息?医生不是说让你这几天早点休息?”

    苏锦瑟点点头。“再过几天就是小谦和小睿的生日。妈妈打电话给我,让我们回去。”然后这么说着,苏锦瑟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脚。“不知道到时候能不能好的了。”

    顾归年叹了口气。“淘气鬼,我比你更担心。”

    “嗯?”苏锦瑟有一瞬间的迟疑,没有反应过来顾归年的意思。

    然后,顾归年接着说着,十分无奈的看着她。“如果好不了,恐怕到时候就是全家人开始批斗我的时候了。”

    “……”苏锦瑟顺着顾归年的话想象了一下那个场面,忍不住低声笑了起来。

    而顾归年则是在她的笑声中,恼羞成怒的上前,一下把她抱起来。“小坏蛋,都是你害的,你居然还敢笑?”

    可是,顾归年越是这么说,苏锦瑟就越是笑的更加开心了。

    ……

    苏锦瑟接到陆晴的电话的时候,是在第三天的午后。

    “喂?”苏锦瑟等了一会儿,没听到对面的回应,不禁皱了皱眉。不等她再开口,就听到听筒中传出来的陆晴的低声警告。

    “别说话,我哥回来了,我听到他们在吵架。我偷偷给你听。千万别出声。”陆晴压低了声音说了这么一句,然后苏锦瑟就听到了开门又关门的声音。

    苏锦瑟当即反应过来,打开了手机的录音键。就听到听筒中隐约的传来了争吵的声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