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战争]绘芽不是绘麻 第57章 番外篇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兄弟战争]绘芽不是绘麻最新章节!

    电梯门打开,绘芽刚要出去,抬头却是一愣。

    外头站了一整排的人,除了社长和两位课长,还有……朝日奈风斗?

    另外两名像经纪人和保镖模样的男子,紧紧跟在他身边。

    瞧这架势……绘芽赶紧靠到电梯侧边,就想没声没息的溜出去。

    “等一下!”她还来不及跨步,忽然眼前一暗,有人先踏进了电梯,堵在她面前,“怎么,看到我就当不认识?一声招呼不打就想走?”

    除了风斗之外,其他人并不认识绘芽,但看她戴着Obeta的员工胸牌,和朝仓风斗认识的的样子,可气氛又不像太友好,不禁面面相觑,一时不知道该不该说话。

    “对不起,我赶时间上班。”当着公司高层的面,为了不给枣制造麻烦,绘芽忍了气,低声说话。

    “上班?你还打算在这里打工下去?”风斗显然不想这么快就放她走,毫不客气的按下了“户开延”,手臂往墙上一撑,拦住了绘芽的去路。

    绘芽脸一热,更加不敢看外头的社长和课长。

    她明白风斗的意思,职场本来就多是非,既然自己和枣确定了恋人的关系,就不方便再在“朝日奈次长”手下工作。

    风斗既然这样问,绘芽就不能不回答了,“嗯,上完了今天的班,我就打算辞职了……”

    “哦,是吗?”风斗眉毛一耸,似乎有些意外,“那么,他同意吗?”

    他是大喇喇的一无所谓,绘芽对面杵了五六号人,当真是如坐针毡,只好低声下去的求风斗,“这件事,回头再说好不好?”

    见绘芽不安的往自己身后偷偷张望,风斗明白了她的意思,冷笑两声,“不好!”

    回头又对岩井社长和两位课长说:“对不起,我遇到一位熟人,有些要紧事要说,不劳三位远送,三桥君,你在停车场等我就可以了。”

    绘芽想要抗辩,可惜被风斗的手臂挡着,硬闯的话,等于主动栽进他怀里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按键关门,电梯直下一楼。

    “你到底怎么回事?”电梯轿厢里,只剩下自己和风斗,绘芽便不再跟他客气。

    奇怪的是,风斗倒没有马上顶撞,反而收了手臂,上下打量了绘芽一会,点了点头,表情有些悻悻的意味,看不出是失望,还是欣慰。

    “有精神发脾气,气色也挺好,看来这段时间,和我哥哥相处不错?”

    他说的哥哥,指的是枣么,绘芽耳根一热,撇了撇嘴,没搭理风斗。

    “看着我!”风斗最无法忍受的,就是被人无视,他眉头一拧,脖子微微涨红,刚要习惯性的伸手去扳绘芽的下巴,电梯刚好抵达一层,门打开了。

    门外一大群等候电梯的人,绘芽赶紧头一低,冲了出去。

    “冰见绘芽!”风斗站在门厅中央,冲着绘芽吼了一嗓子,“我让你站住听见没有!”

    绘芽无奈,只好住了脚,果然周围不少目光都拿他们当了焦点,只好一跺脚,返回去拉了风斗的手,也不说话,只管出了门厅,一路直走。

    风斗也不抗拒,任由绘芽拖着他,来到大楼后头一处僻静的所在,才松了手,先沉默的凝视他一会,才叹了口气,问:“风斗君,那天的事……谢谢你了。”

    她看上去反而没有刚才那么生气,还对自己说谢谢?这倒让风斗意外的,“谢?谢什么?”

    “那天在枣君的办公室,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绘芽一双漆黑明亮的眼睛,专注的看着自己,似乎确有无限的理解与诚意。

    风斗哼了一声,故意满不在乎的偏了头,用讥诮的语气说:“为了你好?别自以为是了,我就是想拆散你们而已,难道我亲爱的哥哥姐姐,没有告诉过你,朝仓风斗做的所有事,就只凭自己开心,才不管别人高兴还是倒霉!”

    他双手抱臂,两眼望天,眼角还给了绘芽一个鄙夷的扫视,果然一副很冷酷的姿态。

    绘芽忍不住噗的低笑,走到风斗跟前,眼神柔和恳切,“其实,我也不是没有怀疑过,尤其看见那么可爱的绘麻,如果我是男孩子,也会很喜欢她的,枣君当然……也不例外。”

    “嗯?你真的这么觉得?”

    “是啊,只不过……”

    “不过什么?”风斗踏前一大步,紧紧追问。

    “风斗君,喜欢一个人的话……”说到这里,绘芽羞涩的抿了抿唇,目光流转,好像在取笑自己,“总要有……一点信心和信任,不管是对自己,还是对他……”

    绘芽双手交叠在身前,手指局促的互绞着,面颊绯红,瞳光点点,展露出风斗未曾见过的欣喜与妩媚。

    从相识以来,总是对自己抵触、排斥,甚至敌视、抗争的坚强女孩身上,竟会流露出如此迷人的神态,看来和枣的恋爱,真的带给她很大的快乐……

    风斗的内心有些许沮丧,也有一丝他不太乐意承认的欣慰,口气仍然很强硬,“恋爱中的女人都缺脑子,我可不认为我是错的,哼哼,就看你……运气了,傻妞儿!”

    说完他掉头就走,绘芽却在身后叫了声,“风斗君?”

    “干什么?”

    “你今天到公司来……是签约的吧?”

    风斗转过一半视线,眉梢唇角又尖锐起来,“怎么,难道你认为,我会为了得罪了亲爱的哥哥,而推掉代言?”

    绘芽笑着摇头,“当然不是,对这件事,枣君和我一直也很有信心!”

    “信心?哈哈哈哈!”风斗一愣,忽然仰头大笑,“我只是不想两件事混为一谈而已,别把我想的太好啊,否则我会抱了希望继续纠缠你的,亲爱的……该叫姐姐吗?”

    他嘴上问话,却不给绘芽反应的时间,张扬的笑声未落,人已挥手阔步,走出了十几米远,转眼间,背影就转出了绘芽的视野。

    “对不起,各位,我要先走一步了。”

    “咦,这就要走了吗?等一会不是还要去KTV?”

    绘芽忽然站起来告别,一群兴致正高的少年,都停下了吃喝笑闹,不解的望着她,就连篮球部的三浦监督,也笑着劝她,“时间还早,难得大家高兴,就多玩一会吧,回头还可以和佐木一起回去?”

    听了监督这话,佐木默不作声,闷头把杯中的啤酒一饮而尽。

    虽然还不到可以喝酒的年纪,但明慈篮球队刚刚打赢决赛,斩获了冬季选拔赛的冠军,于是全体来到队友山田家开的寿司店庆祝,兴奋鼓舞之下,监督也拘管不住他们了。

    绘芽看了佐木一眼,神情有些歉意,轻轻摇了摇头,“不用了,我……还另外有事。”

    下午比赛结束后,佐木就向她表白了,绘芽并不十分意外,但却十分抱歉,她当然只能拒绝,并且坦然承认了已经有了恋人的事实。

    这对于单纯又耿直的佐木而已,无疑是不小的打击,说是来庆祝胜利,他几乎都在喝闷酒。

    昴看在眼里,也为绘芽感到为难,只好站出来替她解围,“是约了绘麻逛街?那就快去吧,再晚一点的话,逛不久商场就要关门了。”

    “嗯,那我先走啦,大家慢慢吃。”绘芽收到昴的眼色,暗自感激他,向监督和队友鞠了个躬,不敢再看佐木,匆匆离开了。

    一周前,公司委派枣到格拉斯哥出差,参加一次业界的游戏开*坛,临走前,他把公寓的钥匙交给了绘芽,说是不在国内的这几天,拜托她过去照顾一下椿姬和梓纱,先前这些事都是麻烦雅哥,但这阵子他总值夜班,实在是抽不开身。

    绘芽当然很乐意,枣把原本拜托给家人的事,交给了自己,说明在他心目中,两个人的关系已经……非同一般了吧?

    在公寓楼下时,管理员荒川大婶就笑容和蔼的跟绘芽打招呼,告诉她今天有朝日奈君的邮件送来,绘芽有点儿害羞,仍爽朗的道谢,在大婶笑眯眯的眼神中,取了邮件上楼。

    绘芽才打开房门,两只猫咪就跳了出来,椿姬直接扑进她的怀里,梓纱则略矜持的在脚边绕来绕去。

    才没几天工夫,椿姬和梓纱已经和绘芽混的很熟了,甚至跟她比枣还要亲热。

    闻到了美食的味道,椿姬也跳下地来,冲着绘芽手里的袋子,喵呜喵呜的叫的欢,撵着绘芽进了厨房。

    “我给你们带了寿司哦,呀,不要急嘛!”绘芽刚刚端出椿姬和梓纱的食盆,把从山田家店里带回来的寿司倒进去,两只猫咪迫不及待的挤成一团。

    “好吧,你们慢慢享用,我去整理一下房间。”枣大概就在一两天后回来,绘芽打算给屋子做一个简单的清洁。

    她挽起袖子,扎上头发,才打扫了枣的书房,就听见厨房那边,椿姬和梓纱大声尖叫,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连忙赶过去一看,两只猫咪居然都挤到食盆里去了,犹自张牙舞爪,又叫又挠。

    “怎么回事,为什么打架呀?”绘芽扔下扫帚,把椿姬和梓纱拎出来,只见食盆底下躺了一块寿司,敢情它们就是为了争最后的美食而打起来了。

    “看看,你们变成什么样子了!”绘芽一手拎了一只猫,气呼呼的训斥它们。

    椿姬和梓纱毛乱糟糟的,还沾满了酱油、饭粒和鱼子酱,此刻吃了绘芽的骂,似乎也知道错了,都耷拉着脑袋没了威风。

    “没办法了,先给你们洗个澡吧。”绘芽无可奈何的呼了一口气,把椿姬和梓纱丢进浴室,用盆子打了热水,先把梓纱抱过来,“总算梓纱比较乖一点,先给你洗哦。”

    梓纱仿佛听得懂绘芽的话,深紫色的眼睛眨了眨,就听话的蹲进盆子,任由绘芽把热水浇上它的皮毛。

    椿姬在一旁瞪着绘芽给梓纱打上泡泡,动作轻柔的搓它的脖颈和下巴,那家伙则鄙视的瞥了自己一眼,惬意的眯上了眼睛。

    太过分了,从前它就比较会讨好枣,现在连绘芽也比较喜欢它!

    椿姬吃醋了,突然蹿起来,扑通一声也跳进盆子,热水溅了绘芽一脸一身,还没回过神来,只听尖叫连连,两只猫咪又在盆子里打成一团。

    “都在里面反省,没我的同意不许出来!”绘芽砰了关上了书桌下方笑橱子的门,那是平时椿姬和梓纱顽皮过头了,枣用来关它们紧闭的地方。

    绘芽侧耳倾听,橱子里静悄悄的,想来两只猫咪知道惹毛了自己,正乖乖的蹲着呢。

    她生了一会子气,又感到好笑,这两个小家伙如此顽劣,尤其是椿姬,真不知道给枣惹了多少麻烦。

    不过,就算是这样,他依然耐心又细心的照顾它们,枣君他,的确是个很温柔的人……

    绘芽心头一甜,一软,气马上消了大半,正想把椿姬和梓纱放出来,窗外吹进一阵夜风,身上顿时凉飕飕的,低头一看,不仅是外套,连里头的高领T恤,还有牛仔裤都湿了一大片。这副模样,可怎么走得出去啊!

    看着镜中自己,绘芽忍不住哈的笑出声来,刚才她换下了试衣服,又从衣柜里找了枣的运动衫套在身上,结果宽大的离谱,活像整个人给装进了袋子。

    衣服还能凑合,裤子就没有办法了,好在枣的衣服她穿着挺长,差不多够到膝盖了,再把窗子关上,倒也不太冷。

    绘芽把湿衣服挂进了干衣机,整理好浴室,拖了把椅子在书桌前坐下,托着下巴好整以暇的跟椿姬和梓纱说话,“喂,你们反省的怎么样了?比较乖的那一个,我考虑先放它出来。”

    柜子里马上传出喵呜一声叫,轻轻的,细细的,是刚才张牙舞爪的椿姬。

    “哼,每次都这样,犯错的是你,先装可怜的也是你!”说着数落的话,绘芽唇角已是一动,露出了顽皮的笑容,“好吧,先放梓纱出来,椿姬还要再反省一阵哦。”

    她一拍膝盖,刚要起身,忽然听见窸窸窣窣的有些动静,不由奇怪,便循声出去查看。

    声音是从大门外发出的,绘芽登时起了警惕之心,枣外出有一个星期了,莫非是闯空门的?

    四下望了一周,绘芽看见玄关的角落,放着高尔夫球袋,她抽出了一支球杆,试了试硬度,紧紧握在手中,藏身在门边的墙后,只能毛贼探头,就给他来一下子。

    哼哼,别以为女孩子都好欺负!

    咿呀一声,门推开了一半,一只脚先跨进来,绘芽抡起球杆,正要砸下去,总算及时省悟,这只脚上的皮鞋好像挺眼熟?

    就这么慢了一拍,门外的人进来了,看着她高举球杆,目瞪口呆的样子,也是一愣,“绘芽?”

    眼前不是别人,正是出差去了的枣,他一手搭着外套,一手拖着旅行箱,和绘芽大眼小眼的面面相觑。

    “怎么……是你?我还以为是闯空门的小偷呢!”绘芽松了一大口气,放下球杆,抹了把冷汗,“不是说,最早明天晚上才回来吗?”

    “想你,就尽量早点儿赶回来,可以么?”枣低低一笑,取下了绘芽手里的球杆,顺手又揽住了她的腰,往她身上一张,“倒是你,怎么穿了我的衣服,也是想念的方式吗?”

    这段时间的相处,绘芽已渐渐习惯了枣的脾气,大多数时候,他都少言寡语,一本正经,就连两人出去,他都轻轻携了她的手,连勾肩搭背都很少。

    然而,单独相处,情到浓时,他时不时的,就会蹦出一两句肉麻的连她都受不了的情话。

    就比如现在,一个星期不见,才一见面,他就能羞得人抬不起头来。

    “才,才不是!”绘芽双手往枣胸口一撑,不让他贴的太近,“刚才我给椿姬和梓纱洗澡,结果被它们弄了一身的水,才暂时借你的衣服换换,等衣服干了我就走了!”

    “哦?”枣手上使力一勒,低头紧追她躲避的视线,“这么说,我要感谢椿姬和梓纱,让我一回来就能见到你,对了,它们呢?”

    “因为太淘气,被我关禁闭了!”绘芽撅着嘴,一指书房。

    “呵呵,那就……多关一会儿吧。”枣的嘴唇慢慢靠近绘芽的耳根,“正好别影响我们……”

    在含糊的尾音中,他的唇已贴上了她的颊边耳际,轻轻的啄着,慢慢的移动。

    “别,别这样,门还开着呢……”丝丝麻痒的感觉,令绘芽面红心跳的一面躲闪,一面把头埋进了枣的胸膛。

    “不怕,对门没人住……”枣潇洒的抬脚一勾,把门给踹上了,手上并不闲着,扶着绘芽的脑袋,迫使她抬头面对自己。

    整整一星期了,这种迫不及待,思念如狂的感觉,才不是站着说几句话就可以倾泻的!

    “先,先把行李拿进去再说……”绘芽瑟缩着肩膀,不敢直视他灼热的眼睛,就算是恋人,她突如其来的热情,还是让她不太适应。

    枣搂的很紧,很坚持,绘芽这么一挣扎,原本就宽松的衣服,领口立即滑下,露出了内衣肩带。

    “呀……”她一声惊呼,想抬手整衣,可这么一动,衣服滑脱更多,半边白皙圆润的肩膀都露出来了。

    枣本来打算以绘芽的嘴唇为“攻击”目标,然而太刺激的视觉,又令他想也不想,直接俯下脑袋,吻上了她的肩头,沿着玲珑的锁骨,由轻而重的亲吻、吮舔。

    他粗重而温热的鼻息,从宽松的衣领灌进去,吹拂着敏感的脖颈,甚至直达更加敏感的胸口。

    “别,别这样,椿姬和梓纱还被关着呢……”书房里传来猫咪的叫声,绘芽的腿都快站不住了。

    “不用管,平时都是我照顾它们,偶尔也该它们照顾一下我……”枣总算在接近“禁区”的一瞬抬头,封住了绘芽试图另找借口的嘴唇。

    明明是一个很理性,很温柔,很耐心的人,可到了宣示爱恋的关口,从来都是不容分说的,绘芽残存的思考能力,给了枣一个无奈的评价之后,马上被他滚滚而来的情潮吞没。

    被热吻和抚摸搅的晕晕乎乎的,好容易他释放了她的口鼻,还没来得及呼吸一口新鲜空气,绘芽便感觉脚下一轻,人已离开了地面。

    突然的失重,让她慌忙抱住了枣,只听他咕的一声闷笑,干渴、艰涩,似乎被一团炽热粘稠的空气所包围,有一种难以释放的压抑和汹涌。

    绘芽转了一下脖子,躲闪他太过灼亮,微微发红的眼睛,才发现自己被他整个人抱了起来,正向卧室走去。

    不会吧,难道他是要……要……

    在刺激、害怕,甜蜜、惶恐,患得患失的眩晕中,绘芽感觉到身子坠落下来,贴上软软的床面,才下意识的一挺脊背,又被一股沉重的力量霸道的压了回去,同时连手臂带身体,都被裹进他蓬勃而滚烫的胸怀。

    他唯一松开她的时候,是腾出手,解开皮带的金属扣,而绘芽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撩到了腰部以上,光裸的小腹明显觉察到他呼之欲出的渴念。

    绘芽一颗心几乎要蹦出胸腔,虽然她喜欢枣,喜欢被他亲吻,被他爱抚,喜欢看他略略呆板的外表,在自己面前瞬间燃烧,可是真要进行到这一步吗?

    会不会……太快了点儿?还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呀!

    再过十三,还是十四天,自己才满十九岁而已……

    看着他把衬衣下摆拉出来,急躁的扯开扣子,露出肌骨健实的胸膛,绘芽告诉自己,好像不应该就这样的,但碰上了野火狂焚似的眼睛,那一点点虚弱的理智,顷刻间又变作热热的灰烬……

    “喵——喵——”

    “哇!”

    突然一阵欢快的猫叫声,外加枣的惊呼,把绘芽彻底沉沦的思维给拽了回来。

    “喵——喵——”

    “喂,喂,你们干什么!”

    绘芽慌忙坐起来,拉过毯子遮住自己上身,瞠目结舌的看着椿姬和梓纱,一前一后的扒在枣的身上,又蹭又舔又抓,在他半裸的胸背留下一道道爪痕。

    不知道是对主人的归来表示一下亲热呢,还是用它们特有的方式警告主人,现在还不是该对恋人做“那种事”的时候哦!【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