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毒妃,盛世独骄 169.不就是杀个人嘛,她也会啊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一招柔道真舍身技中的“巴投”使用成功后,莫倾卿有些狼狈的起身,脚不离地连连后退了好几步,跟已经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站起来的蒙面人拉开一段并不算安全的距离。

    蒙面人眼中闪过一丝诧异,显然是被莫倾卿刚才的柔道招式的唬住了,这种打法放在古代,的确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不过,很快那一抹诧异就消逝了,取而代之的是满眼的杀意。

    寒光闪闪的匕首再次破风而来,来势汹汹,莫倾卿根本不敢直接挥刀去挡,只能被逼得连连后退,直至身子撞到了后面的桌子上。

    退无可退!

    双手向后用力一撑,莫倾卿翻身跃上了桌子的同时,抬手扣上了医药箱,直接朝蒙面人丢了过去。

    蒙面人挥手格开,将医药箱扫落在地,根本不将这点攻击力放在眼里。

    莫倾卿也顾不得心疼箱子被砸,双手交错间,右手已经拔出来扎在桌面上的那把匕首,反手抢先一步朝蒙面人攻去。

    两人一个在桌上一个在地上,一高一低,形成了攻击上的落差。莫倾卿居高临下占据了一点位置优势,每一次攻击都直取对方咽喉,手起刀落间尽是狠绝。

    蒙面人也毫不示弱,见暂时无法将她拉到地上,直接跃身而起,挥刀直取莫倾卿心脏。

    是时候结束了。

    嘴角扬起一抹妖异的笑容,莫倾卿翻身躲过这致命一击,手中匕首报以相同的行动,目标明确地挥向蒙面人的心脏。

    对方见一击不成,急忙回防,两把匕首相击碰撞出刺耳的声音,寒光冽冽,皆是杀意。

    只是,蒙面人怎么都想不到,就在莫倾卿右手挥动匕首时,左手也同时出动,纤指翻飞间,之前被换到了左手的手术刀已然置于掌心,随后,在他挥手挡开匕首的那一刹那,快速而精准地出击。

    血花四溅,然后一切归于沉寂,仿佛尘埃落定般。

    飞溅出的血落在脸上,还有些微的温热感,莫倾卿缓缓直起腰身,左手的柳叶刀依然反握着,上面沾染了一些血迹。

    一刀封喉。

    蒙面人似是难以置信的看着莫倾卿,而后缓缓向后倒去,身子砸到地面时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

    全身的力气似乎在蒙面人到底的瞬间也跟着被抽光,莫倾卿如失去支点般重心不稳,直直从桌上掉了下来,几丝殷红从她的嘴角溢出,与惨白的脸色形成鲜明的对比,触目惊心。

    抬手擦掉嘴角的血迹,莫倾卿一动不动地看着屋内的房梁,原本灵动的琥珀色双眸里没有一丝焦距,脑子里一片空白。

    片刻之后,莫倾卿方才支撑着从地上坐起,她看了眼不远处那个死不瞑目的蒙面人,眼睑微颤,而后将视线慢慢移开,目光空洞的盯着手中柳叶刀尖上慢慢滴落的鲜血,直至在地上形成一处小小的血洼。

    原本清亮的眼睛早已光华散尽,毫无感情。

    生死攸关时,什么救死扶伤,什么医者仁心,什么坚持的底线,什么尊重生命都成了屁话,刚才那样的情况,不是对方死,就是她死。

    可是,她不想死啊,不想这么不明不白被别人结束了生命。

    要不是刚才她留了一手,这会儿躺地上的就是她了。

    是谁要杀她?

    韩雪儿?

    沈佳蓉?

    还是,萧梦晴?

    甚至是,景王妃?

    莫倾卿下意识地将所有存在作案动机的人都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可是转念一想,又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她和景王妃的交集,就只有宫里那次,而且是莫名其妙的被她下手坑。莫倾卿实在想不明白,景王妃为什么要针对她。

    她俩完全不认识,没有什么交集,更别说有什么利益冲突了,莫倾卿至今没弄明白原因,她想到的唯一的可能性,就是皇子们和贺兰宸之间明里暗里的战火,间接烧到她这里来了。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男人之间的利益冲突,却波及到身边的女子,这种行为,还真是让人挺不耻的,至少莫倾卿相信,换做是贺兰宸的话,绝对不会这么做。

    短短片刻,莫倾卿的脑海中已经滑过了很多思绪,千丝万缕,显得杂乱无章,没有一样能让她有十足的把握确定是谁。

    不过,眼下莫倾卿也没有太多的心力去细细思考这些,横陈在眼前的那具尸首才是她最需要的面对的现实,虽然一动不动、且已经无法造成威胁,却真真切切、时时刻刻在提醒着她,她杀了人这个事实。

    那双原本用来救死扶伤的手,是真真切切染上了鲜血了。

    莫倾卿疲惫地闭上双眼,少顷之后再睁开时,眸底已是一片寒凉。

    扶着桌子慢慢的站起身,莫倾卿的视线再次落到了地上的尸首上,缓步走过去蹲下身,在他的身上搜了一遍,结果倒是意料之中的,没有任何发现。

    如果一个人打定了主意来杀自己,肯定不会留下什么明显的标记或者是物件给人找到线索的。这可是真实的世界,又不是那些狗血无脑的连续剧,杀手的身上一定会有某某某的标记,有经验的人一眼就能认出是什么来头,然后让人顺藤摸瓜的超烂剧情。

    搜了一番一无所获后,莫倾卿便不再把精力放在黑衣人身上,她再次起身,这回却是朝着之前被扔的医药箱走去。

    对于自己专用的医药箱,莫倾卿向来都很爱惜,箱子的材质也是专门选择了轻便又牢靠的,所以虽然被那么粗暴地对待过,却仍然完好无损,至于里面的东西,也基本是完好的。

    仔细盘点检查了一番后,莫倾卿有些欣慰地舒了口气,视线却在落到箱盖内侧的镜子上时,生生顿住了。

    明晃晃的镜子里,映出的却是一张苍白的脸,发丝凌乱,双眸冷如秋水,然而先前凌乱溅洒在脸上的殷红血滴,却是和毫无血色的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看起来刺目甚至有些狰狞。

    莫倾卿愣愣地看着镜中的自己,下意识抬手想要擦去脸上的血迹,却发现血珠虽然被抹去了,脸上却是留下了一道道斑驳的血痕,需得下了狠手用力擦拭方才能够稍稍去除一些。

    “真难看啊。”莫倾卿喃喃开口道,似是梦境中的呓语般,也不知是在说自己此刻的容貌,还是脸上的那些痕迹。

    而后,她从医药箱里翻出一瓶酒精,开始用棉签蘸上,一点一点极其专注、极其仔细地将脸上的血痕慢慢擦去。

    整个诊室里静得出奇,一片狼籍中,黑衣人的尸首,莫倾卿染了血的白衣俨然成了凌乱中的亮点,诡异非常。

    只是,专心擦拭着脸上的血痕的莫倾卿,并没有发现,屋顶上有个身影一动不动地注视着房间里的一切。

    从黑衣人袭击莫倾卿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存在于屋顶之上,无声无息,仿佛于房梁之上的瓦砾融为了一体,就那么静悄悄地旁观着所有事情的发生,旁观着生死一线间的变动,旁观着莫倾卿的所有行为和反应,不参与,也不旁偏。

    在目睹了莫倾卿的所有行为后,他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探究和沉思,却在下一刻看到莫倾卿脸上的泪水时,带上了些许疑惑。

    几乎是毫无预兆的,泪水顺着莫倾卿的脸颊滑落,突然得连她自己都吓了一跳,手上的动作瞬间就顿住了。

    有些慌乱地用手抹掉眼泪,莫倾卿看着镜子里越来越狼狈的自己,勉强扯出个极其难看的笑,“哭什么呀你,刚才那么危险的情况都没哭,现在有什么好哭的,不就是杀了个人嘛,被逼急了,我也会啊。”

    然而,眼泪却并没有因为她这喃喃自语般的自我安慰而停住,反倒是越流越凶。莫倾卿愣愣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所有压抑着的情绪似乎都在一瞬间决堤而出,将她层层包围住,难以摆脱。

    害怕、惊慌失措、惶恐不安、愧疚、厌恶……所有的情绪混杂在一起,压得人喘不过气来,莫倾卿觉得自己很难迈过心理上的这道坎,身为一个现代人,接受了那么多年的文明教育,她很难接受自己杀了人这个事实。

    或许以后可以,然而此时此刻,却是太难了,即便对方是冲着杀她来的,即便如果她不杀了他的话,死的就是自己。

    倒不是她圣母心,纯粹是因为,从小受到的教育便是如此,再加上医生这个职业带给她的责任感,使她做不到视人命为草芥,这种情况,换做是任何一个有良知的现代人,恐怕都无法做到毫无心理压力。

    与其说是杀人让她觉得难以接受,倒不如说,更确切的是,她无法接受自己的双手沾染了鲜血这个事实,毕竟,这,欠下的是一条人命,不是一眨眼就能说忘就忘的事情。

    然而,这样崩溃的时间并没有持续太久,又一声巨响突如其来爆发,再次震动了京城,也惊到了莫倾卿。

    那是,贺兰宸所在制炮坊的方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