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半个月后.

    十一月初,立冬,小雪。

    齐天上午回到保险队。

    刚巧,与家人一块包饺子。

    只是,令齐天没想到的是,午时稍过,便来了一位意想不到的人。

    在薛兆的安排下,于会客厅与之见面。

    待背对着的人转身,齐天疑惑的神色,逐渐展开,轻笑着拱手抱拳道:“老哥,您怎么这么有空?”

    来人正是镇国公,爱新觉罗·载泽。

    当然,起初齐天确实疑惑对方的身份,可是认出对方,便明白他的来意。

    闻言,冷着脸的载泽,本能的望了望门口,随之凑上前,很是不爽地说:“别跟我打哈哈,东夷半岛是咋回事?”

    “东夷半岛?啥意思,我不懂。”

    齐天收起笑容,疑惑地反问。

    对此,载泽叹了一口气,继而说:“老弟啊,你就别跟我打马虎眼了,整个东夷济州被填海,这事儿肯定你干的?”

    “别急着否认,按照时间推算,也该到了交接的时间。”

    听了这话,齐天当即露出严肃的面色,随之为载泽倒了一杯茶水,递到他的手上。

    “刚入冬,外面就飘雪花,老哥赶紧暖和暖和,当心受寒。”

    齐天话音阴冷,使载泽觉得,远不如外面的天气暖和。

    可是,载泽深知齐天别有用意,便接下茶杯,轻轻浅咂。

    “您诚心待我,又将小茵许给我,我岂会做出,寒了老哥心的事?”

    “再说,无论怎样,咱们也算自己人。”

    “无论外面是严寒或是酷暑,只有家人,才会真心待你。”

    “正如眼下,已经飘起小雪花,兄弟递上一杯热茶,绝对能驱走寒气。”

    话毕,齐天凑近载泽的耳边,沉声说:“您久居庙堂,这江湖,还是交给我来处理吧!”

    闻言,载泽转眼看向齐天,只觉齐天的话中,不仅有杀气,还有人情世故。

    随后,载泽仰头,喝光茶水,转身走出屋子,离开了保险队。

    看着离去的载泽,齐天嘴角微扬,心想:“实力越大,你们越是要仰仗我,哼……”

    ******

    另外,关于铁甲舰的事,刚好在龙王、侯米尔、千军杀派出船只的掩护下,于夜里,驶进鸭绿江。

    原本铁甲舰是进不去,可在半个月的时间里,硬是削掉二十丈6地,重铸防线。

    二十丈6地,那可都是大清国的地盘!

    不过,谁让齐天是“土皇帝”呢?本就山高皇帝远,再说不这么做,日后进出的铁甲舰也不方便啊!

    ******

    时光飞逝,辗转到了小年。

    与春天一样,侯天正和阎崇,时常跑来保险队。

    当然,他们来倒不是因为大旱,而是因为久下不停的大雪。

    另外,蝮蛇、侯米尔、千军杀三人,找了一个很烂的理由,说什么不和齐天在一块过年,不是一个纯粹的年。

    实际就是人多热闹,即使成家,也会觉得孤单寂寞,远不如回保险队。

    薛魁也想来保险队过年,怎奈通化属于重镇,着实不便离开。

    蝮蛇三人,与侯天正、阎崇属于脚前脚后,都是同一天。

    侯天正、阎崇,见到齐天便开启各种唠叨模式,当然,齐天只认为他们是更年期。

    然而,本来想着过完小年,他们二人就回去,怎奈风雪越下越大,越下越大,走不了。

    这事,说来也是奇怪,毕竟去年一冬天没下雪,今年刚入冬,便飘起了小雪花,冻的人不敢出门。

    转眼,到了腊月三十。

    由于天气冷,齐天与众兄弟,几乎每天都吃关东煮、烧烤之类的。

    说到关东煮,侯慕茵是和载泽一块来的,侯慕茵没回京城,却言明去通化。

    可实际呢,一直住在保险队,与仍旧没有分娩的春妮在一起。

    关于春妮没有分娩的事,齐天找过很多大夫,都没有问出个所以然来。

    实际,在怀有身孕期间,春妮确实经历了两件人生大事,老爹的死去,自连云寨回来的齐天,数个月几乎以泪洗面。

    很多事都是心结难解,忧思郁结,想来便是导致春妮久孕不生的原因。

    ******

    经过众人欢闹,夜幕降临后,开始燃放焰火,迎接新一年的到来,并且都该长一岁了。

    当然,欢闹的同时,也有令人感到郁闷的事。

    子时。

    伴着风雪,腿脚不利索的老猎户,敲响灵芸的房门。

    此时的齐天,刚和灵芸短暂的亲热完,正准备脱衣服睡觉,却听见敲门声。

    对此,齐天以为是侯米尔的恶作剧,当即怒喊:“滚一边儿去,信不信我削你!”

    “你个小兔崽子,还敢削、咳咳……削老子,你活腻了吧!?”

    “是爷爷!”

    灵芸率先反应过来。

    对此,齐天嘟囔了一句:“这大半夜的,连个安稳觉都不让睡,还有天理么?”

    话音未落,灵芸便推了他一下,示意快去看看。

    继而,齐天趿拉着鞋,大步走向门口。

    “吱嘎……”

    伴着一声开门声,齐天故意眯着双眼,尽显困倦地说:“爷爷,有事明天……”

    “你个小犊子,忘了今天是啥日子了?”

    不等齐天把话说完,反被老猎户抓住衣领,拽到身前。

    对此,没有防备的齐天,猛然睁眼,疑惑地反问:“啥、啥日子?”

    “明天你就二十了,忘了你爹、你爷爷的事儿了?”

    “记得,进入衣冠冢,触碰了散毒气的机关,都是过了二十岁离奇死亡。”

    实际齐天想说,那些都是迷信,再说已经拿到刀谱和苗刀,那些毒气什么的也就不存在。

    另外,齐天重生前,原来那个“齐天”的爹娘,死于暴风雪天,那可是天灾!

    就好像此时的天气,进山打猎准没跑,不埋雪里才怪!

    最终,齐天执拗不过老猎户,当晚与老猎户同睡。

    殊不知,第二天清早,也就是大年初一,这爷俩儿竟然是被吵醒的,不仅雪停了,春妮即将分娩。

    对此,齐天和老猎户都非常着急,毕竟雪停了,齐贤来了。

    由于雪停了,春妮即将分娩,整个保险队的人,都处于紧张与期待中。

    上午,辰时过半。

    一阵婴孩的啼哭声,响彻雪后,静谧的保险队上空。

    声音洪亮,沉稳有力,男孩。

    原本以为,春妮会为齐家传宗接代,也就不会娶妾,不成想,身子有问题的春妮不能生。

    可如今看来,倒是充满了戏剧性,第一个嫁进来,反倒成了最后一个生的。

    当然,即使下旨将侯慕茵许给齐天,毕竟还没有过门,也就暂且不算。

    面对齐贤的降生,等了好多年的老猎户,落下激动的泪水,声称要进山打猎,新年第一箭,为他的重孙讨个好彩头。

    齐天没有拦着,派出二十个近卫,与老猎户一同进山。

    两日后,老猎户果然猎到好东西,一头成年的梅花鹿,还是母的,有鹿奶。

    同时,归来的老猎户带回一个消息

    连续数天的暴风雪,实属百年难得一见,导致山里的动物们,好似了疯一般。

    对于这头梅花鹿,实际是活捉的,其中有四个人受了伤,被一头成年母鹿伤了。

    原本老猎户还想继续打猎,可总觉得情况不对,于是这才赶了回来。

    不成想,老猎户的一番话,激起张胜的好胜心,同时也得到侯米尔的嘲笑,蝮蛇和千军杀的应和。

    戚百石是老猎户,在山里打了几十年的猎,敏锐度与洞察能力,非比常人。

    当然,如今的老猎户毕竟老了,腿脚也不利索,不能和张胜这样的神箭手比。

    最终,老猎户执拗不过年轻人,便去看重孙。

    次日,经过张胜、侯米尔、蝮蛇、千军杀的讨论,薛兆、黑子、崔三的参与,齐天也不得不加入进去。

    于是决定第二天,正月初五进山打猎。

    ******

    清早,辰时。

    冬天,昼短夜长。

    天刚一放亮,张胜跟打了鸡血似的,早早的便起来,整理储备足够多的羽箭。

    然而不过两刻钟,侯米尔、蝮蛇、千军杀、黑子和崔三,相继来到张胜的屋子碰头。

    没过一会儿,抱着酒壶的齐天,也与众人碰头。

    很是埋怨地说:“也不知道听谁说的,大清早不吃饭,喝酒?”

    “山里冷,喝酒暖和,听胜哥的准没错。”

    侯米尔看了一眼齐天,接着便看向张胜。

    “胜哥?我听错了么?‘匪王’第一季都要大结局了,你小子竟然改口叫胜哥,能不能有点底线?”

    “这货就是墙头草两边倒,跟他在意那么多干啥?”

    “你说谁呢?你才是墙头草,臭不要脸的!”

    蝮蛇话音稍落,侯米尔瞬间怒怼回去。

    不等蝮蛇反驳,张胜起身说:“完成,咱们可以走了。”

    千军杀、黑子和崔三,唯恐被“殃及”,紧随张胜离去。

    此时的侯米尔,却还对蝮蛇叫嚣,大有不打一架誓不罢休的样子。

    齐天看了一眼两人,嘴角微扬着大步离去。

    走出保险队,在薛兆的一番嘱咐下,齐天六人,加上五十位近卫军,踏雪而去。

    很快,不消三个时辰,经过雪中艰难的跋涉,齐天一行来到长白山脚下。

    留十个亲卫看护马匹,其余人均随齐天、张胜等人上山。

    半个时辰后,张胜便如同鱼入大海一般,各种撒欢。

    侯米尔和蝮蛇,则改成了打雪仗,相互追逐。

    黑子和崔三,谨遵薛兆的话,紧随齐天身边,毕竟原本身子就没有康复,加上冬天过于寒冷,极少锻炼。

    又过了半个时辰,齐天刚好来到一片平地。

    放眼望去,忽然想起,正是当年,与张胜初次见面的地方。

    箭技无双的张胜,一箭射穿梅花鹿的眼睛,致使整张鹿皮完好无损。

    可张胜却不在意,反倒分给齐天一部分。

    少顷,在张胜的呼喊下,侯米尔和蝮蛇便散开,去往别处打猎。

    同时,黑子和崔三看着他们,也有些心痒难耐,可碍于要遵从薛兆的话,只能守着齐天,毕竟山上什么动物都有。

    万一碰上黑瞎子……呸呸呸,怎么又扯到黑瞎子身上了?

    没过一会儿,齐天便听见一道又一道动物的哀嚎声,导致各种不甘,于是吩咐黑子和崔三,不要跟着。

    不等两人回答,脚下踩着疾绞连环步,加上雪中滑行,瞬间奔出五丈外。

    就在黑子和崔三追出之际,齐天一再施展疾绞连环步,不消片刻,便闪进山林,不见了踪影。

    对此,两人很是着急,当即分头追。

    钻进山林的齐天,很是得意的看了看身后,嘴上喃喃:“就你俩这点儿手段,还是我教的呢!”

    话毕,看了看四周,当即奔向别处。

    不消一刻钟的时间,忽然现雪窝子里,有一抹红色,当取箭搭弦。

    “砰……”

    羽箭离弦而出,只是很可惜,没有张胜那么厉害的箭技。

    不等羽箭射入雪中,那抹红色察觉不妙,当即身子一躬,窜向别处。

    不及眨眼间,齐天看清了那东西,不过,也放弃了射杀。

    红色的狐狸!

    老辈子常说,宁愿惹到黄皮子,也不要去碰狐狸,否则定会倒大霉。

    齐天虽然不封建,可有些事情,还是要避免的。

    就在这时,忽然听见不远处,传来树枝被踩断的声音,在静谧的树林中,显得很是清脆。

    对此,齐天以为是黑子或者崔三,当即扭头奔向东南方向。

    不等奔出十丈,忽然现一个浑身漆黑,低头吃东西的大家伙。

    当齐天稍一愣神,顿时认出,正是一头黑瞎子!

    正准备拔腿的间隙,看似笨拙的大黑家伙,猛然扭头看向齐天,并吧嗒吧嗒猩红的嘴。

    齐天不知道它吃的是什么,却能看到它嘴里的口水,随着嘴巴一张一合,慢慢的流出嘴外。

    紧接着,齐天不及多想,当即扭头向回跑,毕竟那边有自己人。

    齐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是与熊结下不解之缘。

    慌乱间,忘记用弓箭射他,甚至用背上的苗刀,反而扭头跑开了。

    只是,没等跑出三丈,忽然现前面两丈外,很不巧,也有一只黑瞎子!

    而且那只黑瞎子,听到声音,早在齐天看见它之前,便现了齐天,此刻正准备攻击。

    眼下无论前后,都有黑瞎子,齐天却不敢向左右跑,生怕也窜出来一头。

    都说好虎架不住群狼,即使齐天的身子完好无损,也未必是三头黑瞎子的对手。

    正当齐天想着怎样逃离时,一阵很是熟悉的声音,传进耳中,致使两头黑瞎子仅是看了一眼,便奔向齐天。

    “呜嗷……”

    闻声,齐天瞳孔放大,心想:“我靠,是、是老虎?还是野生的!”

    念头未落,真切的现身边的红松,正因为老虎的声音,簌簌的向下落雪。

    当齐天扭头看向黑瞎子时,却现那畜生已经奔来。

    紧接着,在齐天扭头的瞬间,刚好老虎从另一侧窜出,猛然扑中黑瞎子,并张开血盆大口,以锋利的牙齿,咬向黑瞎子的脖子。

    顿时,黑瞎子出阵阵惨叫。

    几在同时,远在别处的张胜,听到声音本能的一惊。

    他知道,这声音是黑瞎子出来的,而且绝对不是人力所为,当即吹响骨哨,指引方位。

    然而齐天这一边,不等再次扭身,已然被临身的黑瞎子扑倒,身子翻滚出两丈有余。

    不等身子停止,黑瞎子再次奔向齐天。

    这时,已经制伏口下的黑瞎子,老虎本能的看了一眼翻滚而出的齐天,随之猛然奔向另一只黑瞎子。

    黑瞎子的视觉不好,听觉却很是惊人,当察觉老虎的靠近,突然收止动作,从而促使老虎在眼前“飞”过。

    不等老虎落地,黑瞎子再度奔向齐天。

    幸好地上的雪够厚,否则齐天的五脏六腑都要摔得变换位置。

    艰难起身的同时,刚好看见老虎,自黑瞎子头顶飞过,而这会儿的黑瞎子,已然再度奔来。

    下一秒,当齐天准备扭头跑开。

    忽然察觉身后,一股势不可挡巨力袭来。

    “砰……”

    “齐天!!!!”

    相距十余丈的张胜,真切的看见齐天的身子,如同断了线的风筝,抛向半空。

    几在同时,张胜也现了撞齐天的“东西”。

    刹那间,搭箭上弦,羽箭离弦的瞬间,那“东西”忽然消失不见。

    “呜嗷……”

    “齐天!!!”

    “大圣哥!!!”

    “队长!!!”

    (全文完)

    ******

    完结了。

    正如齐天所说,“第一季都要大结局了”,是的,第一季已经大结局了。

    或许有很多小伙伴,不喜欢这个结局。

    实际,这个结局很早就想好了。

    说句真心话,当敲下“全文完”,心里非常不是滋味,一年零一周,每天都在编织这个故事。

    伤感的话,咱也不说了。

    既然是完本感言,感谢的人很多,最多的还是你们,没有你们的默默支持,恐怕早就太监,或者烂尾了。

    抱拳,鞠躬!

    关于新书,一个全新的故事,与“匪王”有关联,很大的关系。

    总之,如果理解成“匪王”第二季,也可以啊!

    至干什么时候出来,最迟不过半个月。

    最后的最后,还是要感谢大家的支持,感谢!

    (本章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