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相师 第897章 单刀赴会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天才相师最新章节!

    龙北那个地方我是知道的,之前在京大读书的时候,曾经跟同学一起去那边玩过,在京城算是比较偏的位置了,这两年虽然没去过,而按照京城发展的行情来看,那里的变化应该不算太大。

    以贾家现有的条件龙涛是绝对不会住在那里的,所以他这次约我在龙北见面,估摸着不会那么简单,不过我倒也不惧什么,毕竟贾家与宋家还是穿一条裤子的,宋家需要我入侵阴间的时候给他们当炮灰,如此,这时候贾家应该不会对我使什么手段。

    这天早上一早我便起了,比黄安慧平时起的还要早一些,因为头一天晚上我跟它们说过,我今早出去有事儿,所以就不用重新再交代了。

    出门打了辆出租车,司机是个年轻人,黑眼圈挺重的,估摸着经常熬夜,所以在车上我嘱咐他少熬夜,对心脏不好。

    毕竟从他的面相上来看,这么持续下去,或许会有生命危险。

    而他跟我说的一些话,让我感受到生活在底层的老百姓所面临的无奈,如果能够幸福安稳,谁又愿意远离家乡颠沛流离呢?

    车行了一个多小时后来到了龙北的一家便利店门口,我下车前偷偷的在司机的车子里放置了一张行车安全符,付完钱以后这才心安理得的下了车。

    来到便利店里买了两个面包,一边啃着面包一边朝我与龙涛预定的地点走去。

    一路上并没有遇到任何路人,龙北虽然地处偏僻,可毕竟还是在京城境内,所以,这一点是很不合理的。

    几分钟后,我来到了位于龙北四北路与红河路交错口,远远的瞧见龙涛站在一个铺子前朝我招手,我也没多犹豫,便径直朝他走了过去,而当我来到他面前时,却是有了被锁定的感觉,从我的经验上来看,不像是狙击手,而是气息锁定。

    高手。

    没想到龙涛现在身边居然也有高手保护了?

    龙涛咧嘴朝我笑了笑,以往从来没发现他这种招牌式的笑会如此的虚伪,心里面不禁感叹,人有时候是会被假象所欺骗的。

    我则面无表情,恨是肯定恨的,可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况且这次我是来找他的,更没必要在这个时候跟他闹翻。

    “骨灰盒呢?”当我说出这几个字的时候,心里面是痛的,以至于我说话的时候声音都是略带颤抖的。

    事实上,即便过了这么久,我依旧不愿意相信她已经离我而去了,哪怕此前徐卫星已经前往那边帮我询问过。

    龙涛面露遗憾的道:“在里面呢,九儿,我知道现在说那么多并不能弥补我贾家给你带来的伤害,可请你一定要相信我,除了那一次被逼无奈外,我真从未想过要做任何伤害你的事情。”

    这个时候解释这些还有意思吗?我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既然早已经撕破脸了,说这些还有用吗?

    瞧见我没吭声,他也没再说什么,转身朝铺子里走了进去,我则跟着走了进去,来到铺子里,却是在铺子里瞧见了一个头发遮住半边脸的年轻人,而此前对我产生气息锁定的感觉就是来源于他。

    龙涛瞧见我望向那年轻人,轻笑了声朝我介绍道:“九儿,这是我朋友宋思明,你们应该是第一次见面吧,不过我说一个人你应该是不陌生的。”

    “哦?”宋思明?难道是宋家的人?如果思是辈分的话,那么这个人应该属于宋家九字高手下面一辈的吧。

    龙涛瞧见我眼露好奇,这才继续道:“宋知临是他父亲。”

    我恍悟的点了点头道:“宋公子。”

    他朝我微微点了下头,冷淡的道:“程逢九这个名字这两年在宋家出现的次数甚至比执杖者名字的次数还要多,我一直很好奇所谓的道门金银错究竟有多玄乎。”

    我冷笑了声,朝他摆了摆手道:“道门金银错其实并没有多玄乎,相信以后宋公子会知道的。”

    我与宋家将来势必会有一场生死恶战,这一点大家都不会否认。

    宋思明身上的杀气顿时显露,而在他显露杀气的那一刻,让我意识到宋家出品必是怪物这句话真不是虚的,因为宋思明身上展露出来的杀气以及气场甚至要比宋家九字高手还要强上几分。

    可惜,这些对于我来说仅仅只是心理上有些压力,并没有太多意义。

    “宋公子好重的杀气,还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不过我今天来可不是打架的。”说完我朝一旁的龙涛望去,龙涛闻言,这才快步走到了旁边的柜子上将一个红布包裹的盒子递给我,叹息了声道:“九儿,我、我对不住你。”

    我屏住呼吸,伸手接过骨灰盒,脚下有那么一瞬间颤抖了一下,从未有一个感觉会这么沉。

    我伸手接过骨灰盒,犹豫了下,双目直视着龙涛,忍了忍道:“涛子,我们认识十多年了,此前你袭杀我的事儿我可以不去计较,但是你贾家联合宋家杀我母害我姐的仇,我却不能这么轻易的了了,在宋家的计划还没有进行前,我不会对你们做什么,可一旦将来这些事情都了了,咱们也就算是真正站在对立面了,到时候,就看天意的了。”

    这番屁话可说是搪塞他,也可以说是在给自己一份勇气,毕竟我们曾经可是并肩作战的兄弟啊,即便在他袭杀我之后我都没有真正对他记恨过,可我妈跟我表姐的仇,我却永远都不能忘。

    龙涛眼神之中划过了一抹阴狠,不过很快就被他给掩饰过去了,最终朝重重的叹息了声,有些委屈的朝我询问道:“难道真的没有两全的办法了吗?人并不能一直活在仇恨里,不是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