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当我收到了鸿鹄发来的那条讯息时,我才重重的舒了口气,终于要结束了。

    从烟盒里面摸出了最后一根烟,点着,深深吸了一口。

    十分钟后,门外传来了敲门声:“九哥,人已经带来了。”

    我闻讯打开房门,张建东激动的望着我,看来他也已经得到了鸿鹄狩猎成功的消息。

    当我与张建东重新来到了明泉大厦一楼大厅时,便见到了一楼大厅里面聚集了上百号九龙会的红棍,而他们的面前则躺着两个被五花大绑的人。

    楚行孙以及道士头。

    楚行孙在看到我出来后,顿时剧烈挣扎了起来,那双三角眼几乎可以喷出火来!

    “你居然敢对总会下手,老子即便是死,做鬼也饶不了你!”此时的楚行孙满脸是血,胳膊上还有一处长达十来公分的血口子,在其挣扎之际,鲜血不停的往外面涌出。

    我缓步走到他面前,蹲下身子伸手揪起了他的耳朵,冷笑着朝他道:“你以为我真的会把你这种人放在眼里?你刚才说做鬼也饶不了我?要不咱们可以打赌试试,即便你做了个鬼,我照样可以让你连鬼都做不成。”

    楚行孙自然不清楚我茅山道士的身份,所以对于我这种语气表示极度不屑,而我也懒得与他这种阶下囚逞口舌之能,转而朝他旁边的道士头看了过去。

    道士头虽然被揍的鼻青脸肿,可明显要比楚行孙淡定的多,倒也算是个人物。

    我犹豫了下,朝他好奇的询问道:“你是真道士还是假道士?”

    道士头迟疑了下朝我回应道:“我六岁时就入了武当山,入了全真道门,你说我是真道士还是假道士?”

    全真道?

    我不由的想起了龙涛,当初他也是入了全真道,当时我还挺羡慕的,可惜现在贾家掺和了执法者的事情,说不得我妈以及我姐的事情就是跟贾家有关,即便龙涛他并不知情,可在这件事情以后我们也再难回到从前,说不得将来会成为对立的敌人。

    恍惚之间,我朝身后的张建东道:“将他俩分开关起来。”

    张建东大手一挥,上来两个双花红棍带着七八个红棍将两人分别推进了两个电梯。

    电梯门刚合上,不否合上与大块头便被悬组的人从外面推了进来。

    随后进来的便是今晚上的主角,鸿鹄了!

    他手里面提着一个黑布包裹,而包裹依旧在往外面溢出鲜血,不用说,吕天钦的人头带来了。

    张建东赶忙命人上前接下,鸿鹄伸手接过一旁悬一递过去的一条毛巾擦了擦手,朝我面带微笑的道:“正如你所说的,港市从来都不是我们真正的目的。”

    我当着众人的面上前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鸿鹄确实已经不是曾经的鸿鹄了。

    八点十分,我与鸿鹄张建东以及悬一四人,提着吕天钦的人头来到了关押吕宋的密室里,当密室打开的那一刻,我看到了吕宋下意识的伸手捂着屁股,可即便如此,在瞧见我们一行人到来时,依旧表现出了他属于总瓢把子亲弟弟一面的狂傲:“现在知道事情捂不住了吧?你们TM的都给老子等着,等我见到我大哥,你们这些家伙都得死!”

    悬一嘴角狞笑的将手里的黑色包裹丢在了他的面前,朝他干笑了声道:“喏,我九哥这不是如你所愿了嘛,你大哥来了!”

    吕宋怔怔的望着地上那个黑布包裹,瞬间瘫倒在了地上,他甚至连上前打开包裹的勇气都没有,许久他才回过神来,顺着地上爬到了我的面前,紧紧抱着我的腿,哭嚎着让我别杀他,只要我不杀他,他什么都听我的,他甚至可以将所有的一切都给我,包括他在外面养的那几个女人。

    我鄙夷的将其踢开,这种人渣,如果不是之前为了以防万一,我根本不可能让他活到现在,所以他现在说什么其实都没用了,与其在临死前像条狗一样,还不如硬气一把。

    随着悬一手中的刀片划过了他的脖子,这个肮脏的人渣结束了他罪恶的一生。

    随后我又领着众人来到了关押楚行孙的房间里,将其羞辱了一番后,割掉了他的脑袋。

    至于不否和尚以及道士头他们三人,我并没有杀他们的意思,而是亲自配置了一种慢性毒药来控制他们,毕竟这次悬组损失惨重,接下来对其它社团的整合还需要人手,所以,暂且将他们三个留下。

    晚上十一点,我们迎来了悬组预备组成员,预备组承担的是骚扰行动,可即便如此,也损失了将近三十人,不过根据悬一统计左耳时,倒也发现了不少好苗子,其中一个刚满十八岁的少年,一次性丢出了二十一只左耳,甚至挤入了悬土组,这让鸿鹄与悬一非常满意。

    凌晨一点,明泉大厦顶楼,九龙会举行了我上位以来第一次庆功宴,除了一些值班的安保外,所有人畅饮。

    ^0

    我一直喝到凌晨三点才被张建东扶回房间休息,第二天醒来时已经早上九点了。

    醒来后的第一时间我便拿起了手机,而手机上只有一条未接收短信。

    短信的内容是:“恭喜你拿下了三合会,我已经为你定好了返回京城的机票,下午一点,看到这条短信请给我回复。”

    不用说,这短信自然是上官轻发来的,我也没多想,直接给她回了两个字:收到。

    随后洗漱了一番后,便下楼去用早餐,结果在餐厅里遇到了等候在那里的张建东,他告诉我,大屿山的基哥与新界的袍哥在楼下已经等了一个小时了。

    来的还挺早啊?

    我端起了面前的豆浆一饮而尽后,拿了根油条跟着张建东来到了明泉大厦一楼大厅。

    刚从电梯里面走出去时,便瞧见翘着二郎腿的基哥以及心情忐忑不已的新界老大袍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