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了,容不得我们多去想什么,我让表姐将大排档老板这的事情跟许晴说说,并且说在这之前就有人看出来他会出事,而那人同样看出来她会出事,所以希望她这段时间务必小心,必要情况下,最好就让家长帮她请假,待在家里面。

    表姐说她只能试试了,毕竟我说的这些人家不一定听的进去,更别提她父母了,念书跟上班不一样,根本耽误不得的。

    挂掉电话后,我下午上课都没什么心思,导致我还被一直对我期望很高的班主任袁老师在课堂上点名了一次。

    晚上下自习后,在宿舍里表姐给我回了一次电话,说她大致上的都已经跟许晴说了,也将自己家的事情跟她说了,可许晴根本不相信这些事情,没办法,她明天下午必须回去了,因为晚上还得上晚自习,她会在明天离开前再跟许晴父母提一下这件事情,如果他们也不重视,那她可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我叹了口气,说明天周天我不上课,可以跟胖子他们一起过去看着许晴,后面在下晚自习后偷偷的溜出去看着她,而我们能做的也就这么多了。

    我当时很纠结,第一次希望自己这次是看错了,毕竟我们都不希望许晴会出事。

    星期天这天早上,天刚亮我便起了床,收拾了一下自己,换上了干净的校服,并没有叫醒正在呼呼大睡的胖子跟徐印象,因为我想去许晴家一趟。

    走出校门后,我在学校外面买了几个包子,一路走一路吃的来到公交车站牌等车,等车的空档我瞧见一行七八个人从吉祥鸟网吧里走出来,为首的还是老熟人周超,其中那个曾经踹过我一脚的家伙也在,周超家里很有钱,所以即使成绩不好照样可以在一中读高中,而其余几个我记得面孔的好像都不读了,变成了一中附近的盲流子。

    七八个人从我面前经过时,庆幸的是这些人并没有认出我来,毕竟打龙涛那次已经过了很久了。

    不过当我看到周超的脸时,心里居然浮现起了一股报复般的兴奋感!

    这家伙印堂白色、赤色相交,眉毛杂生将眼睛压成了鱼眼形,身上戾气很重,明显是有作奸犯科之兆啊,一旦这征兆显现,必然会有牢狱之灾。

    直到一行人从转角处消失,17路公交车来了,我上了公交车付完钱后,前后瞧了瞧,车上坐着的都是老人,索性有空位也没去坐,就站在那儿望着车窗外的晨景出神。

    半个多小时后,售票员喊到史河路到了,我才回过神来,匆匆的下了车。

    下车后,因为我不知道许晴家在哪儿,所以径直的朝她家的小旅馆走,走到小旅馆前,瞧见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人坐在柜台后面喝茶,我犹豫了下朝里面走了进去。

    看中年人相貌时,我略有些尴尬的走上去,中年人居然跟许晴之前一样,头也没抬的朝我道:“住宿20。”

    我轻咳了声道:“老叔,我是刘静表弟,我想···”

    中年人疑惑的抬起头,笑着从椅子上站起来,望着我道:“你是逢九啊,我知道你,来来,进来坐。”

    说完,他便从柜台后面走出来,拉着我坐在对面的沙发上,而且还给我泡了一杯茶。

    坐在我身边,笑着问我在一中念书怎么样?还说我表姐成绩好啊,都考上县一中了,他们家晴晴却只能在县一中上高中什么的。

    我当时心里一直想着许晴的事情,所以根本没心思跟他家常,就有一搭没一搭的陪他聊着。

    瞧见我没什么兴致,许晴她爸,这才想起来,笑呵呵的说:“你看我都把事情忘了,你是来找静静的吧,她跟晴晴在家里呢,这样,我这边还有生意,我给家里打个电话,让她过来找你吧?”

    许晴她爸特别的客气,说完后还等我点了头,才去打电话,搞的我挺不好意思的。

    打完电话后,刚好有人过来住宿,许晴她爸笑呵的让我帮他在下面看一下,他带客人上去看看。

    于是我坐在沙发上一边喝茶一边等,也就两分钟左右便瞧见我表姐与许晴俩手挽着手从外面走了进来。

    W看f"正版h章节.M上F0

    我赶忙起身迎了上去,表姐却朝我使了个眼神,让我暂时先别说,我这才把刚准备说的话给忍了回去。

    许晴在我表姐来了以后心情似乎好了不少,盯着我看了看后,朝我问她爸呢?我说带客人在楼上还没下来呢。

    许晴便朝我表姐说那你俩先聊吧,我上去跟我爸拿点钱去。

    许晴上了楼,我表姐将我拉到门外边小声道:“你可别提啊,我昨晚上跟她说的她都烦了,反倒说我是不是再咒她啊?我都快郁闷死了。”

    我一听心里顿时不舒服了起来,不过这其实也能够理解,许晴家跟我们家的情况都不一样,他爸是在县教育局上班的,她妈好像是个医生,这样家庭里成长的孩子,你要是跟她说这些五门三道的,不把你骂的狗血淋头就算不错的了。

    说话间,里面传来了下楼的声音,我俩便重新进去了,许晴笑颜如花的朝我们扬了扬手里的百元大钞道:“静静,我爸可是第一次给钱这么痛快啊,今天中午我带你去吃火锅怎么样?”

    我跟表姐俩都尴尬了,许晴玩味的朝表姐笑着道:“放心,肯定把你心爱的小表弟带上的。”

    表姐白了她一眼,说她胡说什么呢,我可是她亲表弟呢。

    许晴笑盈盈的连说了两个好,还说她说错了不行嘛?

    随后我们仨就顺着史河路一直说说笑笑,当然仅限于她俩,我在后面跟个小跟班一样,忧心忡忡。

    临近中午时,许晴兴高采烈的带着我跟我表姐俩去了农园路上的一家火锅店吃饭,吃饭的时候,我给我表姐使了好几个眼神,我表姐才咳嗽了声朝她道:“许晴,你别嫌我啰嗦,那位高人的话你一定得放在心上啊。”

    许晴敷衍的应了声说好,她知道了。

    我跟表姐俩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神里看出了无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