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天才相师最新章节!

    我顿时放弃了无谓的白费力气,这会儿,应该保存体力,尽力周旋才是。

    双眼紧紧盯着前方的里屋,余光瞄着左右两边,前脚踏了个弓字步,一手紧握着奇形匕首,一手揣在口袋里捏着符纸,一旦有异常发生,我会在第一时间做出进攻以及防御!

    时间就在这种紧张气氛中一分一秒的度过,可我一直担心的事情却并没有发生,整个房子里似乎除了我的呼吸声外就已经没有其它声音了,这时候,我心里面反而开始期盼异常的发生了,起码能够知道自己面对的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如此僵持之下,我度秒如年的经历了大约十几分钟左右,我口袋里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我下意识的朝地上望去,下一刻我感觉到浑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徐卫星的手机‘失踪’了!

    地上空空如也,怎么会这样?

    难道是有人将它从我眼皮子底下拿走的?

    不可能!

    这绝无可能!

    我原本还算坚毅的心隐约有了一丝松懈,烦躁感油然而生,我甚至有种感觉,那就是下一刻我可能也会变的像徐卫星一样,失去对自己身体的控制,一头扎进了那恐怖的里屋里!

    就在这时候,左边的房门凭空出现了一双绿油油的眼睛,似乎在暗地里偷窥我一般,在寻找我的弱点,从而给予我致命一击!

    余光瞄着那双绿油油的眼睛,我骇然的发现自己的夜视能力似乎在随着时间流逝而下降,我甚至无法穿过那道门看到那双绿油油的眼睛背后究竟是个什么怪物!

    就在我将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在左边的房间时,右边房间里传来了一阵咯吱咯吱的声音,那声音!

    就像···

    就像是棺盖在挣脱棺材的声音!

    临、兵、斗、者、皆、数、组、前、行!

    我在将目光投向右边房间时,已然在心里面默念了一遍九字真言。

    虽然我的九字真言与老头的九字真言比起来就像是幼儿姗姗学步一样,但我觉得这会儿默念,是可以给予我增持勇气的!

    随着九字真言一遍又一遍的加持,我惊诧的发现左边房间里的那双墨绿色眼睛消失了,右边房间里的那口棺材似乎也没再有动静了!

    看来刚才的一切应该都是因为我精神高度紧张后,又经历了短暂的松懈而导致的幻听幻视。

    我重重的呼了口气,也不知道自己想的对不对,可我却清楚在这种情况下,自己的精神绝对不能崩溃,绝对不能!

    吼!

    就在我强行给自己打气的节骨眼上,一声犹如野兽般的嘶吼声从左边的房间里面传了出来,接着一只起码有一米多高的东西四肢着地,快速的朝我扑了过来!

    什么玩意?

    这屋子里面怎么会有这么庞大的东西?

    我下意识的朝右边快步退了过去,堪堪躲开那‘怪物’的偷袭,可当我刚刚跨到右边房间的门槛前,隐约感觉背后好像有人?

    我心头猛的一阵,顿觉不妙,然而为时已晚,一直强有力的手由我身后紧紧的钳住了我的胳膊,将我强行往屋子里面拽!

    我想都没想,抓着匕首反手朝身后猛然划了一刀,那只手的主人似乎挺怕我手里的匕首,居然将我给松开了!逃脱之余,我的左手已经捏出了一张茅煞符,捻符起火!

    然而,我却连默念密咒的时间都没有,之前扑了空的那‘怪物’再次朝我扑了过来!

    草!

    我怒骂了一声,将手里已然着了一般的符纸朝那怪物丢了过去,就地一个前滚翻,躲开了身后那只抓来的手,起身后脚踏如哪吒罡,手捏小金光单手行决,朝面前狂喷了一直含在嘴里的涎阳血!

    而就在那口鲜血喷出之余,我整个人打了个激灵,接着眼前的‘怪物’消失了,棺材消失了,那个一直躲在我背后的‘人’也消失了,左右两边的房门紧闭着,身后的大门则是敞开着,里屋里的灯泡不停的闪烁着,徐卫星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

    这?

    就在这时候,我的身后传来了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小子,没想到你年纪轻轻的居然能够破了我的十六衍阵,有点道行,既然是道门中人,你应该懂得江湖规矩,大家各行其道,井水不犯河水,赶紧带着你的同伴走,别等我改变了主意,那就晚了!”

    十六衍阵?

    我紧锁着眉头,这阵法好像是出自天师道的,而且据说已经失传了几百年了,居然还有人会用?

    我紧握着手里的匕首,四下张望了一番,并没有瞧见说话的人,犹豫了下,上前将徐卫星架起来后,随即沉声道:“前辈既然能够使用天师道的十六衍阵,想必应该也是道门中人吧,我与朋友来这里仅仅是想寻回我们的朋友罢了,还请前辈高抬贵手!”

    朋友?

    那人冷笑了声,道:“你指的是他们?”

    他的话音落下后,天花板上噗通一声落下了一颗血淋淋的人头,咕噜噜的滚到了我的脚边!

    望着那颗血淋淋的人头,我忍不住惊呼了声:“昭玄!”

    那人轻笑了声道:“昭玄?那这么说来,他们应该是野狐观的喽?”

    在看到那颗人头时,我隐忍了下情绪,朝他应了声道:“前辈慧眼,他确实是野狐观昭字辈的道士。”

    那人闻言,颇为得意的大笑了一声道:“那这么说来,我杀他倒也是杀对了,哼,当年我师弟被人重伤,曾前往野狐观求药,坤羽那个道貌岸然的老杂毛居然以灵药概不外赠的借口将他拒之门外以至于我师弟后来横死于九华山脚下,这个仇,就算是杀进野狐观大小杂毛也难解我心头之恨!”

    糟了!

    我没想到这人居然与野狐观有仇!这让我后悔自己定力不行,居然忍不住唤出了昭玄的名字。

    我架着徐卫星,随即朝他轻叹了口气道:“前辈与坤羽的恩怨不应该施加在这些小辈身上,小道再次恳请前辈高抬贵手,放过剩余两人。”

    放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