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天才相师最新章节!

    黎族汉子刚走,老头便在身上装模作样的摸了摸,我见状,便将口袋里的烟掏给了他。

    他点上一根后,朝我饱含深意的笑了笑道:“这会儿要是赶着上去,估摸着就得在老山林子里露宿了,咱还不如留在这寨子里休整休整呢。”

    我略微思索了下他这话,随即明了,这是隔墙有耳啊!他这话其实不是说给我听的,而是给他们。

    于是朝他迟疑了下开口道:“咱大晚上的住人家这里是不是不太方便?”

    跟老头之间这么点默契还是有的。

    说完门外传来了那黎族汉子热情的声音:“两位这么说就见外了,咱们黎人啊,可没有将客人拒之门外的道理,来到这里啊,就跟自己家一样。”

    说完,他摸索着手笑盈盈的从门外走了进来。

    老头闻言,起身抱了抱拳道:“这怎么好意思呢,实在是太叨扰了。”

    那黎族汉子爽朗一笑,朝他摆了摆手道:“老人家啊,你啊,就别跟我客气了,晚上就住这儿,下午我出去买些肉回来,家里的肉不太新鲜了。”

    两人随后在那客套了一会儿后,黎族汉子再次转身走出了屋,老头挪到我身边,附耳朝我小声道:“待会儿如果上了肉食,别吃。”

    我虽然不太明白老头这话啥意思,倒也记在心里了。

    那黎族汉子十多分钟后提着开水走了进来,给我跟老头俩分别倒了杯水后,便坐在老头旁边瞎聊,话里话外似乎都是在打听我们的情况。

    老头特别能侃,忽悠也是不带扎眼的,如果我不是跟他一起来的,或许我还真相信他了。

    一杯水下肚后,那妩媚女人端着一大盆菜进来,瞧着似乎连个荤腥都没有,我却并没有立马动筷子,老头却没任何犹豫的拿起筷子就在那里吃了起来,这让我有些纳闷,他之前偷偷跟我说那话啥意思啊?

    瞧着老头吃的挺香,我也没含糊,确实饿了,便端着饭碗在那里狼吞虎咽了起来,说实话,这女人长的挺敞亮,这饭菜做的真不咋地,饭夹生就算了,菜也挺难吃的,而那黎族汉子就那么盯着我俩吃,也不动声,即便我不是已经看懂什么了,就凭他这态度,也会生出怀疑的,因为这并非正确待客之道啊。

    两大碗饭下肚后,我跟老头讨了根烟,坐在桌子上抽了起来,老头询问那黎族汉子抽不抽?对方表示不会这个,老头也没勉强。

    一根烟抽完,老头朝我偷偷使了个眼神,随即朝那黎族汉子笑着道:“掌柜的,我领着这小朋友在村子附近溜达溜达,应该不至于迷路吧?”

    那黎族汉子闻言,眼神有些犹豫,随即朝老头笑呵呵的道:“这荒山野岭的真没什么好看的,如果你们真想看的话,我这会儿刚好也没什么事儿,不如给你们充当一下导游吧?”

    老头大笑了一声道:“那就有劳掌柜的了,感激不尽,感激不尽啊!”

    随后那黎族汉子便领着我跟老头俩出了门,顺着山路往前走了两三里的山路,一路上却也见到不少在山间劳作的黎人,男女老少皆有,黎族汉子也偶尔会跟其中一两个打声招呼。

    一切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常。

    临近傍晚时分,我们才回到黎族汉子家。

    远远的便瞧见烟囱之上已然寥寥炊烟了,想来他那婆姨开始准备晚饭了吧?

    走近时却是闻到一阵阵奇特肉香,以至于我都忍不住咽了口口水,可想到老头中午说的那番话时,赶忙打消了食欲上的念头,虽然不知道老头之前提醒的我真正含义,可他既然说了,那这肉上一定有问题。

    将我俩领进堂屋,黎族汉子便转身朝厨房走去了,我刚准备询问老头,他却朝我挤了挤眼睛,随后疑惑开口道:“这猫子,好像在哪里见过啊?”

    说话间,我看到了右侧门缝后面有一双幽绿色的眼睛一闪而过。

    朝老头再次看了一眼后,随即笑了笑道:“这天底下的猫长的不都差不多嘛,你可真会开玩笑。”

    因为老头之前介绍时,说我跟他俩也是刚认识的,所以在明知道有人偷听我们说话的情况下,我是万万不可能称呼他师父的。

    老头笑了笑说:“小伙子,老头我也就是跟你开个玩笑,你还当真了啊。”

    说话间,他挪到我身边,凑到我耳边小声道:“那猫子也有问题。”

    我轻嗯了声,不动声色的从长板凳前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后,不经意间走到那房间旁边,用后背挡住了那门缝,老头则伸手指了指对面的屋,做了个睡觉的姿势,我心里顿时有数,转身朝大门方向走去,随后我俩没有任何形式的交流,直到那黎族汉子从厨房里端着一大盆菜笑呵呵的走进堂屋,那股奇异肉香顿时弥漫在整个屋子里。

    老头深以为然的盯着那盆肉,看了看,赞不绝口的望着站在一旁笑不合嘴的黎族汉子道:“掌柜的好福气啊!”

    这老头···

    那黎族汉子转身朝送碗筷进来的妩媚女人嚷嚷着道:“家里难得来回客人,去给厨房里藏的酒给我端上来,我陪客人喝两杯。”

    那女人笑盈盈的说好,临走之前居然还偷偷的朝我抛了个媚眼。

    骚!

    女人将一坛子酒送过来后,并没有像中午一样离开,而是站在一旁。

    黎族汉子便让她给我们倒酒,老头砸了砸嘴巴,直勾勾的盯着那坛子酒,酒坛子开坛后,酒香甚至盖过了肉香,可见这酒应该有些年头了吧?

    老头伸手接过酒后,对着嘴便一饮而尽,说了声好酒,随即示意我也喝。

    我也没耽搁,老头比我看的清,他让我喝我就喝。

    一碗酒下肚,犹如一股清泉破喉穿肠而过,整个人清爽无比,这什么酒啊?

    我心里面震惊无比,那黎族汉子颇为得意的朝我俩道:“两位别光顾着喝酒啊,尝尝这菜,这肉可不一般啊,要不是你们来,我可舍不得拿出来炒着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