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天才相师最新章节!

    齐琪琪本来就饿的不行,在品尝了我做的几个家常菜后,赞不绝口,说她今天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

    我听她这么一说,已经可以预见将来的生活了。

    饭后,我便坐在客厅里看电视,她则去浴室洗漱,等她忙完了回屋,我才关掉电视去洗漱,浴室里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糟糕,东西归纳的都挺整洁,想来也是,她是什么出身,换在以前大清国的时候,我这种平头老百姓,估摸着想见上一面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冲了个澡后,我便回到房间里,关上门,开始了每天的必修课。

    忙活完已经是凌晨两点了,我没有择床的习惯,所以基本倒头就睡。

    第二天一早便起了,倒也不觉得困,这些时日的必修课练习,让我吃到了甜头,起码在精气神上面绝对不是以前能够比拟的。

    一早我便下楼买好了早饭,也就是豆汁油条什么的,放在餐桌上,便坐在电视机前看着早间新闻,齐琪琪在睡眠方面跟一般的宅女并没有什么区别,赶上这种放假,睡到九点多钟才起,估摸着她还没反应过来家里面多了个男人,蓬头垢面的从卧室里走出来,身上仅仅只穿了粉色兔子睡衣,搭配她那一米五的身高,还别说,真挺可爱的。

    瞧着我翘着二郎腿坐在电视机前像个老古董一样看着新闻串花,齐琪琪跟我说了声早,而后无精打采的去了卫生间洗漱,出来后,拿着毛巾擦着头发,望着餐桌上的早饭,疑惑的望着我道:“你该不会是没吃吧?等我一起?”

    我有些不自然的朝她道:“我不饿。”

    她将毛巾缠在了头上,狡黠的朝我笑了笑:“真的?”

    不饿才有鬼!

    我顶着五脏庙的起义,倔强的朝她点了点头,偏还得若无其事的看着电视。

    结果显而易见,这小妞当着我的面将我买的两份早饭给吃了个一干二净,随后打了个饱嗝,朝我指了指冰箱道:“里面还有些昨晚上的剩菜剩饭,你回头要是饿了,将就着对付一下吧,我有点儿事,待会儿得出门。”

    我哦了声后,继续看电视,十多分钟后她穿戴整齐的提着包包出了门,我则在她关上门的下一刻就冲到了冰箱前,打开冰箱时,却是瞧见冰箱里空空如也。

    这小妞竟然耍我!

    我心里面郁闷的不已,一连喝了两大杯白水,门却从外面打开了,齐琪琪提着一袋包子朝我微微一笑道:“饿了呢,就别逞强。”

    随后将包子放在了餐桌上,转身出了门。

    望着餐桌上那袋热腾腾的包子,我心里面没来由的有些感动。

    似乎除了我妈跟表姐外,就没有异性对我这么好了,而表姐她,唉。

    我摇了摇头将那些不愉快给抛之脑后,专心的坐在餐桌前对付包子。

    龙涛的电话是早上十点钟打来的,他人在龙升斋,问我跑哪儿去了?怎么连行李都搬走了?

    Q,最新}章;√节上dbH0-

    我便告诉他我买房的事儿,不过并没有跟他提齐琪琪这一茬,龙涛听了颇为不可思议,便我住在哪儿?

    我便将我这边的地址告诉了他,半个小时后,门外传来了敲门声,龙涛一脸狐疑的走了进来,左顾右盼了下,懵逼的望着我道:“一百八十万,尚品一居?这尼玛是凶宅吧?”

    我耸了耸肩,将我刚办好的房产证递给了他,他打开后,啧了啧道:“行啊九,没成想你运气这么好,这以前的业主该不会是个大傻逼吧!”

    他的话刚刚说出口,门外便传来了齐琪琪不悦的声音:“你才是大傻逼呢!”

    龙涛扭头望向正等着他的齐琪琪,疑惑的望着我道:“她是?”

    我尴尬的咳嗽了声道:“你刚才骂她呢,我说涛子,你以后说话注意点。”

    我正准备给齐琪琪介绍龙涛时,齐琪琪冷哼了声,白了他一眼后直接回到了房间。

    龙涛傻呵呵的笑了笑,随即凑到我耳边小声道:“这小妞该不会是看上你了吧?要不然怎么可能这么便宜卖给你?”

    我朝他翻了翻白眼道:“少废话,朱姐是不是给你打电话了?”

    龙涛一听,当即拍了下大腿道:“你不提我差点都把这茬给忘记了,我就说你这是自找麻烦吧,今天一大早她就给我打电话了,说买回去的夜壶没用,昨晚上她又梦见那个蒙面的男人搞她了。”

    我迟疑了下,朝他道:“你现在给她回电话,就说下午五点钟左右我俩去她家里看看。”

    龙涛应了声说好,随后便当着我的面儿给朱姐那边回了个电话。

    电话打过后,龙涛递给了我一根烟,我俩便坐在沙发前抽了起来,身后传来了齐琪琪咳嗽的声音,我反应过来,当即就把烟给掐灭了。

    齐琪琪有些不爽的瞪了龙涛一眼后,随即朝我道:“以后别乱把什么狐朋狗友给带回来,我以前认识你的时候你好像还不会抽烟的吧?”

    我当时差点儿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

    我跟她以前确实见过一次面不错,在湘西龙山,可那次我俩相处的时间总共也不超过五分钟,她怎么能够这么确定我当时不抽烟的呢?

    这话明摆着就是为了呛龙涛的!

    龙涛这货似乎还没反应过来这一茬,而是好奇的朝我询问道:“九,你可不老实啊,以前我怎么没听说过你在京城还有其她朋友?”

    说完,扭头望向齐琪琪道:“这姐们,瞧着您穿着打扮的应该是地道的京城人吧?我可是清楚的,我这兄弟十八岁以前连京城的门槛都没跨过呢,你不会也去过金县吧?”

    齐琪琪哼笑了声道:“这跟你没关系,我对你这个人没好感,以后希望你别来我这里。”

    龙涛嗐了一声道:“你可得先弄清楚状况,这屋子现在好像是我兄弟了的吧?你有什么权利说这样的话?”

    齐琪琪顿时语塞了,我瞧着两人火药味都挺足的,当即拍了拍龙涛的后背道:“少说两句不行吗?她现在可是我的债主,你要是把她给惹生气了,你还要不要我活了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