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天才相师最新章节!

    巧,还真是巧。

    我朝她苦涩的笑了笑,她撅了撅嘴,道:“你还是别朝我笑了,比哭都难看。”

    我望着表姐离去的方向,随即收回了心神,有些失落的朝她询问道:“你都在京城待这么久了,金陵大学不准备去了?”

    她朝我神秘一笑道:“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咱们现在是校友了,就在今天,我已经正式的转到京大来了!”

    转学到京大?

    我心里顿时苦涩,有权真好,想去哪儿读书就去哪儿,要知道即便当初我应届入学京大,叶家也是耗费了一番手脚呢,由此可见,老头所言不虚啊,这齐琪琪的爷爷绝对是个逆天的存在!

    瞧着我一脸惊讶,齐琪琪自然是知道我在想什么,朝我没好气的道:“你以为我像你一样走后门的啊,我可是正儿八经考上的京大,怎么样,现在是不是非常佩服本小姐啊?”

    我笑了笑没说什么。

    她想了一下,朝我道:“你现在闲着也没事儿,不如帮我搬家吧?我在这京大里可就你这么一个熟人了。”

    我诧异的望着她不解的道:“你家不就在京城吗?怎么还要搬家啊?”

    她有些郁闷的朝我道:“还不是我爷爷,不让我住老宅子,说太招摇了。”

    住自己家居然说招摇,我倒是好奇她家究竟住哪儿。

    于是便朝她询问,结果她告诉我,她家老宅子是前清和硕亲王府。

    虽然郁闷,可我也不好拒绝她,毕竟老头的那半壶酒的交情,将来很有可能救我命的。

    于是便跟着她走出了东校门,坐上了她的一辆粉红mini上。

    车子径直朝东城区走,随后来到了东交民巷正义路西侧的五号院,车子停在了和硕亲王府正门口的停车位上,望着络绎不绝的游客,我当时就懵逼了,这里是旅游区啊!

    难怪她爷爷不让她住这里,建国以后这些个满清遗址陆陆续续的都被充公了,好像也就这些年才开始做为景点的,而这正是让我懵逼的地方,既然已经被国家收回了,应该是不允许她住这里,而不是住这里太过于招摇才对啊?

    我俩一前一后下了车后,我正准备朝正门走去时,却被齐琪琪给叫住了:“走那边要买票的,走后门。”

    我哭笑不得的跟在她身后绕道来到后门,望着紧锁的后门,我忍不住开口道:“我还是头一回遇到回家还得买票的。”

    齐琪琪也郁闷道:“谁让咱老祖宗不争气呢,要不,你现在指不定还是个大辫子呢。”

    她这话说的隐晦,要是被有心人听到说不得会告她一个谋逆反D的罪名。

    齐琪琪大摇大摆的拿出了一把老钥匙,打开后门后,直接走了进去,我好奇的跟了进去,原本以为里面会有很多游客呢,可让我意外的是里面居然一个人都没有,瞧着好像是个独立的四合院,而且收拾的很干净。

    望着饱经沧桑的四合院,这还是我第一次亲身来过,以前子啊电视里看也就那样,可当自己设身处地后,却又是一种特别的感觉。

    齐琪琪径直朝主楼走去,上前推开大门,客厅里处处可见雕龙画凤,如果龙涛跟着过来,瞧着这里面的物件,估计会疯掉。

    0

    顺着主楼的红木楼梯辗转来到了楼上,齐琪琪拿着钥匙打开了楼梯旁的一个房间,打开房间的那一瞬间,视野之中尽收粉色!

    房间里有些杂乱,一些衣物就那么随意的放在她的粉色系床上,房间里的设施倒是挺现代的,电视电脑一应俱全。

    走进屋里后,齐琪琪似乎意识到身后还有我这么一个男人,尴尬的将被子直接摊开,将那些衣物遮挡了起来,随后指了指电脑桌旁边的一个行李箱道:“你帮我提那个沉的,其它的我自己拿就行。”

    感情让我跑这么远就帮她提个行李箱啊?

    我开始怀疑她是否是在向我炫耀她家的豪宅了。

    上前提了下行李箱,确实有点沉,也不知道里面装了些什么,转而将行李箱提到了门口,随即朝她好奇道:“你一个满人怎么喜欢穿苗族的衣服啊?”

    正站在床边收拾衣物的齐琪琪楞了一下,随后吞吞吐吐的道:“这个,我之前好像跟你解释过吧,好看嘛,苗族的衣服可比我们满族的衣服好看多了,你怎么又问这个啊?”

    我朝她摆了摆手道:“没什么,就是好奇。”

    说完,我走到门外点了根烟。

    十几分钟后,她提着一个粉色的行李箱走了出来,辗转又折腾了十多分钟才将行李放在车上,她重重的呼了口气,朝我笑了笑道:“待会儿我请你吃饭。”

    我说好。

    车子开到了京大附近的一个公寓,帮她将行李提上去后,她领着我来到了附近的一个火锅店里坐了下来。

    我心里面想着表姐的事儿,所以一直没吭声,她瞧着我郁郁不欢,想了一下朝我询问道:“你喜欢那个女孩?”

    我疑惑的问她哪个女孩?

    她哼了声道:“还跟我装,我之前可都看见了,那个扎着马尾的女孩嘛,我瞧着长的也就一般般啦,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呢?”

    咳咳!

    我尴尬的咳嗽了两声,随即朝她解释道:“你误会了,那是我表姐。”

    你表姐?

    这下轮到她愣住了,随后说了句让我差点儿将喝到嘴里的橙汁喷出来的话:“近亲是不能结婚的,不信回头我给你一本满清宫廷秘史看看,好些皇帝都是因为近亲才导致繁殖能力低下的。”

    我使劲的吞了口口水,一脸无语的望着她,而她似乎毫无觉悟,一个劲儿的跟我说着她们家的秘史。

    一顿重庆火锅原本吃的应该有滋有味,可我却难以下咽,说起来确实有些难以启齿,明明我跟她不可能,可为什么我看到她跟别的男人在一起我还会这么难受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