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相师 第230章 有屁快放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天才相师最新章节!

    那人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刚准备开口,病房门却被人推开了,聂南征领着两个人站在门口,轻咳了声朝老头道:“左爷,交给我们吧。”

    老头扭头朝他们看了一眼后,沉声道:“聂组,这人交给你们应该能够问出点什么吧?”

    聂南征自信满满的朝他笑了笑道:“左爷,咱们一起共事这么两年,您应该知道我的一点手段吧?您放心吧,铁定给您问出来了。”

    老头这才作罢,聂南征给身旁的两个人使了个眼神,那俩人这才进门上前将那人手脚都给铐上,直接把人抬走。

    那人似乎听到了他们提到了奇案组,顿时慌了连声朝老头道:“你先帮我解了蛊毒啊!”

    老头随手将金银两瓶药丢给了聂南征,聂南征伸手接住后,朝我们拱了拱手后这才离开。

    表姐压根就没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儿,楞了好一会儿,才有些失神的走到我身边,将椅子扶起来后坐下,趴在床上哭了起来。

    小隐站在旁边撇了撇嘴,似乎有些不屑。

    我则安慰的拍了拍她的手背,却不知道说什么安慰她。

    后来瞧着她哭的厉害,小隐干脆走了。

    我这才开口跟表姐说话,告诉她没事儿,事情都过去了。

    出了这样的事儿,我俩都没了睡意,就一直说说道道了快要天亮,护士过来查房时,瞧见了地板上的那只死的不能再死的黑猫,被吓的尖叫了一声,问我们这是怎么回事?

    这可把我们给问着了,总不能跟她说昨晚上的事儿吧?所以只好告诉她说我们也不清楚。

    那护士瞧着我们也不像是恶作剧的人,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办,就将这事儿上报到了院里,不过结果应该可想而知,既然奇案组昨晚上已经来了,想必这边的情况都已经控制了,所以这事儿倒也不了了之了。

    一天后,我能下床了,头一件事情就是去加护病房里看望龙涛,龙涛这家伙自己身上被裹着的跟个木乃伊一样,瞧着我鼻青脸肿,居然龇着牙在那里笑,这一笑扯动了伤口,又疼的直咧嘴,他妈在旁边帮他削苹果,见状又将他给数落了一顿。

    我搬了个板凳坐在他身边,询问他感觉怎么样?

    他居然还跟我贫嘴说挺好,现在每天都有专人伺候,又不用上课的。

    结果被他妈硬塞了一块苹果堵住了嘴。

    说他全身上下就嘴能动还不歇一会儿。

    入院后的第三天我便出院了,因为是周末,表姐没课,所以一大早就过来接我,对此我挺心疼他的,毕竟因为过来照顾我之前经历过那么恐怖的事情,这两天估计都没睡好,好在她的面相倒是渐转,瞧着距离走相不远了,这倒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而在我们出院的时候,在医院门口,我们遇到了手里提着果篮子的严沐雪,瞧见我跟表姐俩后,她上来跟我们打了个招呼,随后紧张的朝问一些关于龙涛的情况,我告诉她龙涛现在伤势还没痊愈,不过应该没什么问题,她问我谁在照顾他?我说是龙涛他妈,严沐雪听了当时脸就红了,似乎有些犹豫要不要进去了。

    我见状,朝她怂恿道:“他妈妈为人很随和的,你不用担心,她问你什么你就老老实实回答就好了。”

    严沐雪听了似乎多了一些信心,朝我道了声谢后,便朝住院部走去。

    表姐在一旁扯了扯我的胳膊,疑惑的问道:“九儿?怎么瞧着这情形,好像是女追男啊?”

    我自然笑而不语,看来这严沐雪确实相信我的那番话了。

    离开医院,我们并没有回京大,而是去了民调局的招待所,说起这民调局的招待所,倒是挺气派的,门口居然都有武警站岗,我跟表姐俩楞是没进去。

    巧的是居然在门外等到了刚下车的殷汉,殷汉开始没认出来我,还是我主动招呼他,他才反应过来,惊诧的望着我说没想到咱们小九爷现在都长成大人了。

    随后他看向我表姐,我便帮他介绍,并且说明了来意,民调局的招待所倒也不算什么机密地方,殷汉也没犹豫,便出示了他的证件,领着我们进去了。

    来这里自然是为了见老头的,虽然不清楚老头这次来京的目的,可瞧着聂南征、殷汉他们都回来了,这不禁让我疑惑,难不成龙山那飞僵抓到了?

    疑惑归疑惑,这话得见到老头才能问。

    殷汉来招待所自然也是找老头的,索性我跟表姐俩就等他说完了离开后才进屋的。

    要我就说这老头邋遢,这招待所里那么干净的,洗澡什么的都有,可他依旧是那副脏兮兮的样子,进屋里的时候都闻着味了。

    表姐也不是第一次见到老头了,倒也跟着我一起喊老头师父,老头也没在意。

    而是劈头盖脸的给我骂了一顿,说以为我在野狐观里待了两年能够修身养性,没想到我还是这么冲动,如果不是他赶到的及时,我跟我表姐俩很有可能命都没了。

    看a!正(O版b章节上(y!#0T

    我自然知道他骂的应该,所以也没敢吭声,直到他后面消了气,这才朝他为难的道:“师父,我把我叔弄得罪了,你说我该怎么办啊?”

    老头听了冷哼了声道:“你以为师父我是神仙啊?要不是你叔告诉我你的事情,我能这么快就赶到医院来?说不得你叔还是紧张你的,你啊,命是好的,就是为人太过于迂腐,师父确实跟你说过咱们茅山道要秉持正义,可那也得分情况啊!你回头给我好好想想,你叔那边,过几天我亲自领着你去认错,他主要是气你不听话,会原谅你的。”

    我欲哭无泪的点了点头,没再吭声。

    表姐在旁边碰了我胳膊一下,老头慧眼如炬,自然是看到了这么点小动作,我咳嗽了声,依旧没吭声。

    老头瞧着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朝我不耐烦的道:“有屁快放!”

    我见状,顿时顺着杆子往上爬,笑呵呵的朝他问道:“师父,我就是想问那用蛊害人的混蛋,奇案组那边查出来什么没有?”

    老头朝我身边的表姐看了一眼后,望着我淡淡的道:“查是查出来了一点事情,不过啊,这背后牵涉的太广,奇案组那边也不敢轻举妄动,你啊,这些事情就别打听了,多听无益,不过聂南征倒是跟我保证过,那个人已经绝对不可能再出来作恶了,所以啊,你们俩放心就行了,随后便问我蛊毒排出来没有?

    听到老头问这话,我跟表姐俩的脸色都难看了起来,吃完药后我上的一次厕所,差点儿没被拉出来的东西给吓死。

    那胶囊被水破开后,里面密密麻麻的全是类似于小蚂蟥一样蠕动的黑虫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