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老头轻叹了口气宽慰道:“各行都有各行的不容易,道友你也无需介怀。”

    弥撒闻言,哈哈大笑了一声道:“前辈说的是,如此说起来有些伤感,可这么多年我早就已经想明白了,不说了不说!”

    随后我又跟弥撒请教了一番关于赶尸派中的一些符咒,弥撒听了当即摆了摆手道:“在真神面前我可不敢舞刀弄枪的,赶尸一派中的一些符咒多半是从道门中借鉴过来的,不值一提的。”

    正当我们说话间,门外传来了一阵嘈杂的脚步声,没多一会儿,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汉子,踩着满脚的泥慌张的走进来朝弥撒说了一番苗语。

    弥撒听了,朝他回应了一番,随后朝我们笑了笑道:“邻寨有老人去世了,我得过去做一趟法事,如果两位有兴趣可以随我一同前往。”

    老头闻言,有些犹豫的道:“不会给你添麻烦吧?”

    弥撒摆了摆手道:“自然不会,我赶尸一派中可没那么多规矩,走吧,刚好我也有个伴。”

    老头笑了笑道:“那就好,刚好也可以带着我这徒弟见识一下赶尸派的手艺。”

    龙山上的山路并不好走,因为刚才下过一场雨,所以地上都是烂泥,林老板表示他就不去,在他三叔家睡一宿,明早就赶回苗儿镇去。

    所以前往邻寨的就我们四个人,我跟老头、弥撒、还有之前过来通知他的那个年轻小伙。

    弥撒走在后面打着手电,我可以夜视,自然是不需要的,年轻小伙走在前面,时不时的会扭头朝我跟老头俩看过来,虽然嘴上没说什么,可多少我能够感觉到他对于弥撒带我们这两个异族人过去有些不满。

    不满归不满,以弥撒在九邻八寨中的身份再多的人不满也不敢多说什么的,毕竟赶尸巫师在苗人的心里是能够直接与蚩尤神交流的存在。

    翻了一座山,走了大约一个多小时的山路,我们才来到了邻寨,邻寨中各家各户都点着灯,隐约能够听到有哭嚎的声音。

    领路的那位年轻小伙顿时加快了脚步,在前面小跑,引起了寨子里一阵阵狗吠声。

    弥撒在后面打着手电朝我俩开口道:“阿启是过去通知那边做准备了,两位不用过于赶脚力,反正都是一晚上的事情。”

    临近寨子前,为了不引起误会,我跟老头俩停下脚步,让弥撒走在前面。

    跟着弥撒身后走进寨子里,我跟老头俩都没有吭声,没多一会儿,便瞧见一个拄着拐棍的长者走了过来,见到弥撒后两人用苗语说了一番后,弥撒给他介绍了我跟老头俩,那位长者朝我俩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了。

    长者离开后,弥撒这才朝我俩道:“刚才那位是平寨的老族长,我已经跟他说过了,两位待会儿站在旁边最好不要多做声,寨子里的苗人对于外族人还是有些抵触的,特别是丧事上面。”

    我跟老头俩自然是满口应承下来,表示只会旁观,尽量不说话的。

    顺着平寨的石板路一直往前走,便瞧见不远处有一家门口聚集了很多人,阿启也站在人群里,正朝我们招手。

    寨子里的苗人瞧见弥撒来了以后,顿时迎了上来,周围的那些苗人对于我跟老头俩的出现显得有些不解,弥撒直接用汉语跟他们说我跟老头俩是他的朋友,而且刚才老族长已经应允了的。

    众人这才给我们让开道,走近办丧事这家人的门口,屋子里的哭嚎声渐渐清晰,听着惹人揪心。

    原本不大的屋子中间摆放着刷着红漆的棺木,摆放的方式与我们那边有所不同,是直接放在地上的,走近时可以看出里面是空的。

    哭嚎声是从屋子里传出来的,弥撒让我跟老头俩在堂屋里等他,他则径直朝房屋里走了进去,没多一会儿,便从里面走了出来,叫了几个寨子里的老人进去,大家开始布置棺木,按照弥撒的吩咐将棺木底下一定垫了十三层被子,具体的用意不清楚,随后才将逝世的老人从屋子里抬了出来放在了棺木里,弥撒则让人搬来了一个小桌子,开始在上面布置施法的法器。

    法器都是他来的时候带来的,与我茅山道所用法器不同,赶尸派的法器多达十三件,有明亮的斩刀、有不知名动物头骨做的盛器,有类似于钩子一样的铁器,也有麻布所制的袋子等等,当然,缺少不了赶尸派最常用的青铜摇铃。

    弥撒身手结果阿启递过来的一只乌黑色的鸡,拿起那柄斩刀嘴里小声念叨了一阵子听不懂的咒语后,沉喝了一声:“煞!”

    手起刀落之下,那只鸡的脑袋便被砍下来了,弥撒抬手将鸡血倒入那不知道是啥动物的头骨里后,猛的将那只没有脑袋的鸡给丢了出去。

    神奇的一幕出现了!

    那只鸡在丢出去的瞬间居然扑扇着翅膀飞舞了起来,随后落在棺木前,来回的徘徊,鸡血则一直顺着它那断裂的脖子往外面涌出。

    我下意识的扭头朝老头看了一眼,发现他并没有像我想象中那么惊奇,而是眯着眼睛在那里不知道想啥呢。

    我却啧啧称奇不已,这没了脑袋的鸡居然真的能够活下来!

    弥撒端着装有鸡血的动物头骨,跳大神一般的来到了逝者的棺木前,直接用手蘸着里面的鸡血,嘴里叽哩哇啦的说了一通苗语,随后在逝者的眉心处点了一下,随后又顺着棺木在逝者的四肢上分别点了十二下,伸手朝那只来回徘徊的鸡抓去,将剩余的鸡血顺着脖子倒了下去,那血自然是不可能被收回了,所以那只鸡身上被倒的到处都是自己的血,看上去有些可怜。

    弥撒转身走到施法的桌子前,从那个麻布袋子里取出了一把明亮的米,朝棺材周围撒了一遍,便瞧见那无头鸡居然顺着他撒的米开始围着棺材转,没多一会儿,棺材的周围便被淋上了一圈鸡血。

    Ro正版RB首发AN0N}

    弥撒拿起摇铃轻轻摇了一下,摇铃一响,那鸡噗通一下倒在了地上,像是死去了。

    而我却明显的瞧见摇铃响起的那一瞬间,棺木里的逝者像是动了一下!

    弥撒朝众人用苗语沉喝了一声,一声落下,除了我跟老头俩外,所有人都转过了身子。

    弥撒朝我俩做了个不用的手势,随后拿着摇铃在逝者的头上摇了一下,接着,那逝者身上传来了一阵啪啪的声响,细听起来像是关节摩擦发出来的声音。

    弥撒沉喝了一声:“起!”

    他这一声用的居然是汉语!

    随着他那一声落下,之前躺在棺木里的那位年长的逝者唰的一下从棺木里坐了起来,双眼直勾勾的瞪着前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