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天才相师最新章节!

    “那就好,看来,我得去盯紧一点,等那些个小毛贼得手了,得过去截一把胡,兴许能够捞点好处也说不定。”说完,我拍在桌子上一张万贯冥钞,拉着目瞪口呆的哈尼夜离开了大伯那里。

    走了没几步,身旁的哈尼夜就恨铁不成钢的朝我道:“喂,你是不是疯了啊?就那老头跟你说了那么几句话你就给他那么多的钱?那么多的钱,顶的上我父亲一个月的俸禄了呢。”

    一个月才万贯?

    在阴间这种通货膨胀的地方,看来哈尼布这高级公务员的薪水也不高嘛,也就阳间保安大爷的工资标准。

    而她更不可能知道,这玩意儿在阳间可是想要多少就能够印多少的。

    我轻咳了声朝她解释道:“我就是觉得刚才那先生说话很有意思,这点钱不算啥,怎么,你要是缺钱的话,尽管跟我说的,百万贯我都给得起。”

    哈尼夜听我这么一说,先是一愣,继而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用只有我能够听到的声音问我:“臭蛋,为啥你要对我这么好?”

    我哪里敢告诉她,我冥钞多的能够堆几间房子那么多了,而且都是万贯一张的啊。

    所以只能搪塞说她是我唯一的朋友。

    听到我这个解释,哈尼夜眼神复杂的抬头看了一眼后,略带失落的哦了一声,没再继续问。

    我这才松了口气,这怕这小夜叉哪一天不小心爱上我了啊。

    不过说实话,以咱的冥钞存储量,在在这阴间里,绝对算得上顶级富豪了吧?

    随后陪着哈尼夜在弱水河畔逛了逛,吃了点特色的小吃,这才返回黑白无常府,刚刚进府,便瞧见了黑无常范无咎站在会客厅门外朝我招手,我这才吩咐哈尼夜先回屋,自个儿则朝会客厅走了过去。

    这家伙只会说该死,所以我也犯不着问他,直接走进了会客厅里,便瞧见白无常谢必安在会客厅里踱步,眉头不展,像是在想什么事情。

    “冥帅。”我上前朝他行了个礼,谢必安停下脚步,朝我看了过来,颇为郁闷的朝我笑着道:“先生来的正好,本帅刚好有一件事情想要与先生商量的。”

    “哦?”我面色诧异的望着他,询问他什么事儿?

    谢必安随即邀请我坐下说,并且嘱咐鬼仆奉茶。

    我端起茶杯浅浅的抿了一口,再次询问。

    谢必安这才叹了口气朝我道:“昨晚上咱们的一个巡逻的小队整体失踪了,我让我兄弟问了判官,居然连判官都搞不清楚这些阴兵去哪儿了,你说这怪不怪?”

    谢必安口中的判官其实根本就不在酆都城,他的职务是处理一些不由生死簿注定判断轮回的特殊案子,所以是一直就在秦广王身边的,这么看来,谢必安这些家伙应该是有什么方法是可以跟地狱那边联系的。

    “冥帅该不会是在跟在下开玩笑吧?冥帅之前不是说过,判官有权限查阅所有阴兵去处的能力的吗?即便是死了,也能够得知去向,怎么会查不到呢?”我一脸惊讶的望着他。

    谢必安苦涩的摇了摇头道:“本帅可没心思跟先生开玩笑啊,其实本帅也想不通,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二十来个人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凭空消失?

    无论是阳间的人或者阴间的鬼民,都不可能凭空消失,之所以消失,都是有原因的,而查不出来也应该是有什么地方出现了差错。

    “这个,在下暂时还不知道具体的情况,所以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我一脸无奈的朝他摇了摇头。

    谢必安闻言,这才明悟,于是赶忙将他知道的一些信息告诉了我。

    而我在得知他所说的这些信息以后,基本上可以确定应该就是宋朝他们下的手,至于用什么手段,我当时以为宋朝用了千里江山图。

    “冥帅是说,这些巡逻的阴兵是在齐天大帝雕像附近失踪的?”我沉思了好一会儿,才朝谢必安提出反问。

    谢必安重重的叹了口气道:“是啊,此前在宵禁布防上,我只在那里留了一个小队,毕竟酆都城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很安全的。”

    “会不会是域外干的?”我开始将祸水外引,这个时候可不宜提及生人,毕竟这对我自己也不利。

    “域外?”谢必安眉头微微一簇,皮笑肉不笑着道:“被先生这么一提醒,本帅倒是想到了什么,还真有这种可能,本帅记得当年本身亲自镇守东阳界的时候下属的一支四百个单位的中队就曾凭空消失过,当时判官也没查到什么,本帅就曾怀疑会不会是域外的白皮猪干的。”

    居然这么顺利,没想到我的运气这么好。

    我在心里面暗自得意,谢必安却朝凑到我面前,朝我小声询问道:“这么看来酆都城里面应该已经混入了域外势力了,本帅有一件事情想要委托先生,不知道先生是否愿意帮这个忙?”

    委托我?

    我微微一怔,这家伙该不会是?

    果然,谢必安瞧见我一脸诧异,于是轻咳了声朝我解释道:“我们兄弟四个跟日月鬼王那几个老家伙的关系先生应该也看出来了,所以并不能排除这次我的属下失踪是否是日月鬼王他们勾结域外所为,既然他们不仁,那本帅也就不义了,我想请先生四下走访一下,探一探是否能够寻到混进来的域外势力,让他们能够为我们所用,什么条件都是可以谈的。”

    好家伙,这谢必安如果放在阳间,定然是个汉、奸无疑了!

    而我平时最恨这种人了。

    不过这会儿我还是需要依靠他的,所以根本没有犹豫就知己恩应承下来了。

    而我心里面却跟明镜似的,酆都城里面哪有什么域外势力啊,分别就是宋朝他们干的,不过倒是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先进地狱瞧瞧,兴许能够躲在后面捞点油水什么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