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相师 第1068章 胆小慎微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天才相师最新章节!

    我紧锁着眉头,心里面一时间也拿不定主意,宋知组有欺骗我的理由,毕竟她是宋家的人,当然,她也有跟我说实话的几率,因为我一直认为她是个比较坦率的女人,虽然杀人的时候手段狠辣到变态,但相比较宋家的其他人而言,其实是有一点区别的。

    “这个坤羽对你真的那么重要吗?”宋知组迟疑了下朝我询问道。

    “重要!”我回答的没有丝毫犹豫,野狐观对于我而言早已经是第二个师门了,而身为野狐观真正的主心骨以及掌教的坤羽,我并不希望他死在这里,h夏道门林立,可真正诚心修道的其实并不多,坤羽如果死了,那么这世上又少了一位真心修道的人,这是身为道门中人的我并不愿意看到的。

    宋知组深深的朝我看了一眼后,沉声道:“坤羽的失踪很有可能跟那个内奸有关,如果你真的那么在意他的生死,只有找出这个人才能够知道真相。”

    “你们两个能不能别在后面说话了,父亲说了,咱们必须在两个小时内翻过这座山。”前面的洛阳表示不满。

    宋知组朝我耸了耸肩,随即跟了上去。

    两个小时后,我们这个四人组顺利的走出了邪神山,在山下休整了几分钟后,洛阳在原地留下了记号,随即示意大家继续往前走,而执掌地图的他自然得冲在最前面。

    很快我们便看到了表示岭北界的界碑,在跨过界碑后,顿时间感觉不一样了。

    首先就是感官上的区别,这种最直接,虽然仅仅只是隔了一个界碑的距离,却能够明显感觉出来两边的温差大约在十多度左右,岭北这边更冷一些,这种较大的温差以至于我们所有人都不可避免的哆嗦了一下。

    “这什么情况?”很难相信,这话居然是出自洛阳的嘴里。

    老怪物轩辕劫冷笑了声道:“这不是明摆着的嘛,温寒乃阴气汇集形成的,这岭北的鬼民应该要比邪神山那边多的多。”

    “有道理。”我点了点头附和道:“老前辈说的一点没错,这温差的确是阴气汇聚造成的,不过并不一定是鬼民,也可能是其它东西。”

    就在我的话音刚刚落下时,我们的视线中出现了大约十几双绿油油的眼睛,那眼睛我却是刚见过不久的。

    “双头犬!”在第一只双头犬接近我们的视线,我忍不住脱口而出。

    老怪物轩辕劫大笑了声道:“老夫今天要开荤腥了!”他的话音刚落,人便从原地消失了,等再次看到他的时候,却是瞧见他手中的铴锣直接削掉了那只尚在发愣的双头犬右边的一只脑袋,可能是老怪物用的气力过大,那颗脑袋居然飞出了数十米外,并后面冲上来的一只双头犬跃在空中叼在了嘴里,匍匐在地上就是一顿吱哇啃食。

    卧槽!

    这一幕,让我在心里面暗骂不已,这双头犬居然连自己的同类都吃啊,很难想象哈尼夜的那只是怎么驯服的。

    洛阳跟宋知组两人在回过神来以后,前者直接拔出了黑剑冲了上去,至于后者则盘膝坐在了地上,双目紧闭着,双手捏了个结印。

    我忍不住摇了摇头,这宋家的结印着实看不懂啊,最主要的还是头一回瞧见也不知道威力咋样。

    另一边,老怪物徒手已经解决掉了一只,弄得满手都是狗血,却是瞧见他两眼放光的盯着双手,咧嘴大笑了一声放在舌头上舔了一下大呼难寻美味。

    看的我直咋舌,这老怪物的口味真重啊。

    感慨之余,忽然感觉到身后阴风阵阵,下意识的往右边侧身,一只双头犬嘶吼着从我身边擦肩而过,落地之际,后边的两条腿居然做出了甩尾的动作,转身就朝我前扑。

    我忍不住摇了摇头,就算我坐在地上让这玩意儿啃它也拿我没辙,甚至还会咬崩好几只牙。

    所以,我选择迎面硬刚!

    几分钟后,战斗结束,而我也如愿以偿的见识到了宋家的结印,让我意外的是宋家的结印居然类似于天师道的,这不禁令我心生怀疑,难不成当年的宋诏其实是龙虎山的道士?

    当然,这仅仅只是我的怀疑,或许这只是巧合,毕竟宋诏距离现在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关于他的出处想要自己查出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过去不想今天资讯发达,而且很多资料都是可以改变的,即便真的从某个地方看到了,也未必是真实的。

    原地收拾了片刻后,另一边的老怪物已然扛起了两只狗腿先一步上路,这老怪物生平的两大爱好好像就是生吃肉,猛喝酒。

    前者不挑,什么肉都吃,后者也不论,只要是酒都能下肚。

    接下来的路上并没有再遇到什么,一直走出了大约十多公里,我们的视线中出现了一些游魂野鬼,当然,这些东西在阴间其实属于难民,只要不搭理他们,基本上是不会过来纠缠的。

    紧接着又走了二十多公里,我们的视线中出现了一条河,这河的跨度很长,起码得有几百公里,宽度大约在五十米左右,阴间地图上标记名为乐杀河,好在里面并不是弱水,所以大家其实可以直接游过去。

    洛阳自然是首当其冲,毕竟他是领路人。

    就瞧见他将手中的黑剑放回了背上的剑鞘里,提了一口气,一个纵跃人便冲出了十多米外的水面上,借着前纵的惯性在水面上连续踩踏了三步,最终落在了二十米开外的水里,老怪物见状,对于洛阳的过河方法似乎有些嗤之以鼻,冷哼了声后,手里的铴锣直接朝河里丢了过去,那铴锣却发出一阵阵刺耳的声音随即在距离水上大约三寸的位置悬停,老怪物单脚跃到铴锣上后,铴锣便开始呼呼的旋转着朝河对岸飘了过去。

    啧啧,望着老怪物那铴锣,我心里面羡慕不已,也不知道这老家伙究竟是什么来头,居然有这么一门巧夺天工的法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