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齐琪琪听了以后,跟我是这么解释的。

    娑婆只是在佛教中的意思,我们可以解释它为堪忍,因此世界的众生,堪能忍受十恶,这十恶即是杀生、偷盗、邪、淫、妄语、绮语、恶口、两舌、贪欲、嗔恚、愚痴及诸烦恼而不肯出离,故名“堪忍世界”,而娑婆教的教义之所以将五戒十善给去处,并非是摒弃,而是希望所有相信娑婆的人,能够堪忍这十恶,从而在十恶中寻找真理,佛不渡,娑婆皆可渡。国央方面或许暂时会对娑婆进行专案打击,但这种打击不会存在太久,毕竟娑婆的最终定义其实还是佛教的一个分支,届时会有佛教教协出面平息的。

    得到齐琪琪本人的解惑后,我的担忧并没有立时消除,毕竟国央对于新教派的容忍度非常低,但站在齐琪琪的角度来看,她这么做其实也是必然的,否则齐家根本不可能在当下的局势中获取一席之地。

    仅仅只是嘱咐她小心谨慎行事外,我也不知道该对她说什么了,这终究是必然会发生的事情,我们谁都不能去改变,而这一点,打从她踏入边缘次方的那一刻起,其实就已经注定了。

    事实上,挂断齐琪琪的电话后,我在网上搜索了一些相关的信息,发现自己有些坐进观天了,娑婆教并非h夏最近新增的唯一教派,h夏几乎每天都会有新的教派出现,而这些五花八门的教派也都会在第一时间被定性为x教,在这种情况下,娑婆教的成立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令我恐慌,以齐家的手段,估摸短时间内娑婆教就会完全成长起来,信徒的数量也会达到一个令人恐怖的数字,届时国央方面即便真的已经反应过来,可想要再对付它怕是没那么容易了,毕竟齐家的背后可是千万级别的一个m族啊。

    就这样,我最后那一点担忧也随之释然了。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又过了一个星期,而此时距离入侵阴间计划,只有十二天了。

    在这七天里,翼省方面的行动进展的非常顺利,以民调局为首的上官轻等人在guo安方面全面的配合下,对盘踞在翼省各地的活死人组织以及r国安培家族进行了沉重的打击,后者几乎一路节节败退,直到当天晚上,我才从昝喜川那里了解到了上官轻为什么这么有底气,原来民调局从h夏科学院那里申请了一批以及通过实验的特殊武器,而这种特殊武器就是专门用来对付活死人的,其在原理基本上与我的绿符黄咒大同小异,都是对活死人的宿体以及魂体同时进行有效打击的,而且速度比我的绿符黄咒更快,如此效率之下,活死人组织将来很有可能会改变策略,至于准备怎么应对,暂时还不清楚,但可以肯定,活死人组织短时间内估计都会活在恐惧中。

    艳阳高照,毒日当头。

    闽南,宋家门庭,此时的宋家门庭戒备森严,几乎十步就是一岗哨,别说是人了,就算是一只寸余的耗子也别想进去。

    宋家门庭正院前方的广场之上,高高竖着一面白色大旗,旗子之上则画着一副脚踩风火轮,手拿红缨枪的哪吒图,令人不解的是,这哪吒居然通体黑色,给人一种不详的预感。

    而此时正值正午午时,黑哪吒旗杆下方则盘膝坐着一名身材消瘦,衣着儒雅的老者,此人原名不详,在江湖之中,人称其万事通元葵先生。

    元葵先生独坐于毒日与黑旗之下,双目紧闭,额头之上隐有汗珠滑落,而距离他大约五十米外的台阶之上,则站着两个人,这两人一男一女,男的器宇不凡,气质儒雅,可眉宇之间却给人一种枭雄般的沉着,这人自然就是宋家当下的宗主,宋朝。

    立于宋朝身旁的女人气质妖娆,双眸夺魂摄魄,一身大红色长袍令人直呼妖精。

    宋知组,如果此刻我在这里,可能会第一时间认出这个女人,毕竟她给我印象太深刻了。

    “宗主,老大前往藏区这么久了,却一点消息都没有,会不会已经出事了?”宋知组目视着远处犹如神棍一样的元葵先生,心神不宁的朝宋朝提起了这一茬,宋家九字高手目前仅剩六人还在府上了,宋知数此前在藏区追击齐家人的时候折在了那边,宋知行又莫名失踪了,而宋知临前往藏区也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了,目前却一点消息都没有反馈回来,所以,她不能不怀疑,宋知临是否已经出事了。

    “知临没事,只不过短时间内没办法回来,所以接下来的昆仑山之行他肯定得错过了,我现在真正担心的其实还是知行,我们在京城的人还是没有查出他最后消失的位置吗?”宋朝双目紧锁着望着不远处的元葵先生,他此时在想什么,没人能猜到。

    “没有,知行当天并没有任何任务,而且他失踪前也没有通知任何与他接头的人,国央方面对我们非常警惕,所以想要临时入侵京城的监控系统也是绝无可能的。”宋知组叹息了声,事实上关于宋知行的失踪,宋家高层已经讨论半个月了,可依旧没有一个结论,不过宗主倒是说了,宋知行还活着,既然活着,为什么他们联系不到他?那么只剩下两种可能了,要么宋知行叛变,故意躲着他们,要么就是被人给困住了。

    前者的可能性并不大,因为没有动机,而且宋知行的妻儿老小都在宋家,他并没有理由叛变,可如果是后者,以宋知行的实力,究竟是什么人能够在其不死的情况下将他强行掳走呢?

    这个问题短时间内可能没人能够给予解答。

    宋朝若有所思了片刻后,重新将视线投向了元葵先生那边,随着那面黑哪吒旗的旗杆咔吧一声断裂,宋朝的瞳孔猛然收缩,下一刻,他看到了元葵先生缓缓睁开眼睛,接着从地上站了起来。

    宋朝朝身旁的宋知组招呼了一声后两人一前一后的朝元葵先生走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