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宫盛宠:倾城帝医妃 第832章 大结局(六)加番外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昭阳殿内,陆小宁和皇甫少烨在听杜公公说赵寅成婚礼的情况,杜公公今晚是代表帝后前去送礼道贺的。

    听到顾十风劝酒尤为起劲,最后赵寅成被灌醉了,被人七手八脚的抬回新房的。

    皇甫少烨失笑挥挥手让杜公公退下,对陆小宁说:“这十风狭促了,也不想想他成亲的时候,寅成帮他挡了多少酒,还捉弄寅成,就不怕思瑶找他算账。”

    陆小宁笑道:“顾十风这是抱着有难同当的心思,省的以后大家都笑话他一个,心慈若是怪他,他就可以说,思瑶也一样。”

    “不过,我看他这点小心思要落空了,赵寅成是那么好算计的?我估摸着他是装醉。”

    陆小宁笃定地说道,赵寅成多精明的人啊!

    皇甫少烨道:“不管是不是装的,总归是心愿达成,赵寅成就是醉上三天三夜也高兴。”

    陆小宁心中感慨,是啊,总算是大家都情有所归。

    皇甫少烨征求了老伯爷和定国公的意见,也问过赵明成,不日就会给赵明成赐婚,其实清河与赵明成还是很般配的。

    下半年,宋毅和芳蔼也要成亲了。

    而沈姐姐和陈彦禹的亲事也说定了,等明年陈彦禹孝期满了两人就成亲。

    她还想着,撮合杜婉和纪子明。

    “在想什么?”皇甫少烨见陆小宁走神,拉了她的手问道。

    陆小宁顺势倚在他怀里,悠悠地说:“少烨,我觉得幸福太满,太多,感觉有点不真实。”

    “不真实?”皇甫少烨失笑。

    她是觉得朝臣们一份抗议的奏章都没呈上来,太后也没指责他当着万民立下誓言,太安静了,太顺遂了,所以觉得不真实吗?

    皇甫少烨低头给了她一个缠绵的长吻,直吻到她娇喘微微才放开她,看着她媚眼如丝,红唇莹润欲滴,笑道:“现在觉得真实了吗?”

    陆小宁伸手抱住他的脖子,主动地吻上他的唇:“还不够。”

    皇甫少烨也不管还有一堆奏章没有批阅,他的皇后觉得幸福的不够真实,他有必要让她深入的体会什么叫真实。

    皇甫少烨抱起陆小宁走向重重帷幔……

    (全书完)

    番外:

    皇上立宁曦郡主为后的消息是半个月后传到遂州。陆有仁大喜过望,腰杆子都挺了起来,这两年在遂州过的要多憋屈就有多憋屈,根本没人搭理他,同僚不鸟他,手下不听他的,连狱中的囚徒都不把他当回事儿,都敢呵斥他。

    全遂州都知道衙门里的陆典狱就是个窝囊废。

    而且,家中寄来的银子物品,他一次也没有收到过,就靠着微薄的俸禄过日子,还时不时被人敲竹杠,以至于三餐不继是常有的事。他都瘦了十几斤了,本来他也不胖,十几斤肉一掉,就显得形销骨立。

    这下好了,他的女儿当了皇后,总算可以扬眉吐气了,就算小宁不提将他调回金陵,升官,底下的官员也会趁机拍马。

    “朱旺,赶紧收拾东西。”陆有仁吩咐道。

    朱旺纳闷:“老爷,为什么要收拾东西?”

    再说,老爷也没什么东西可收拾的。

    “大小姐已经是皇后了,想必咱们很快就能回金陵了,先收拾好,以备随时可以出发。”陆有仁信心满满地说道。

    这个鬼地方他是一天也待不下去了。

    陆有仁今天神清气爽地去了衙门,他觉得同僚们再也不会用那种鄙夷的冷漠的目光看他了,结果,进了衙门,一切照旧,大家对他要么视而不见,要么爱答不理。

    “陆典狱,你怎么搞的?这都什么时辰了?你才来?”衙门里的师爷见他就呵斥。

    陆有仁心里气不过,却是强忍着,赔笑道:“刚接到家中书信,卑职的大女儿被立为皇后了,一时高兴,忘了时间,还请师爷海涵。”

    师爷冷哼一声,跟看怪物一样的看着他:“我说陆典狱,你做梦呢?你的女儿要是皇后,我老娘还是太后呢,赶紧去安排安排,老爷要提审犯人。”

    师爷冷笑着走了。这个傻缺,之前说自己的女儿是郡主,现在又变成皇后了,癔症不轻啊,改明儿搞不好还说自己是皇上嘞,不嫌丢人。

    陆有仁郁闷之极,为什么他说的话,大家就是不相信?

    陆小宁明明就是他的女儿。

    陆有仁忍气吞声,一直等啊等,转眼三个月过去了,金陵那边一点动静也没有。

    他给家里去了好几封信,都石沉大海。

    陆有仁的脾气越来越暴躁,这到底是怎么了?怎么连母亲也不理他了?难道大家都把他忘了吗?

    陆有仁不知道的是,所有金陵来的信,都被纪家给截了,之前他给家里的信,纪家还不管,后来陆老夫人老是想着为难小宁,要小宁把陆有仁弄回金陵,于是纪家连他寄往家中的书信也一并截了。

    “朱旺,你回一趟金陵。”陆有仁等不下去了。

    朱旺道:“老爷,小的若是走了,谁来照顾您?”

    说真的,老爷在这边混的实在是太磕碜了,连青楼的女子都不待见老爷,更别提纳个妾了,也没那钱啊。老爷又不会洗衣做饭,他要是走了,老爷这日子该怎么过?

    “本老爷不用你照顾,你回去,找老夫人,问问老夫人怎么回事儿?这两年怎么信也没一封,还有,你见到老夫人,让老夫人想想办法,早日让我回金陵。”陆有仁道。

    朱旺诺诺道:“老爷,要不您这典狱辞了不做也罢,咱们一同回去。”

    陆有仁一琢磨,是这个理啊,这劳什子典狱当的太糟心,太憋屈了,他现在可是国丈了,还当什么典狱?等回到金陵,皇上也不好意思看着国丈赋闲在家做个闲人吧?

    于是,陆有仁马上递上辞呈,说老母亲重病,要回去伺候病榻。

    谁知,县令不允。

    “衙门里一直就缺人手,你还撂挑子不干,那可不行,你别想偷偷离开啊,不然本老爷治你一个擅离职守之罪。”

    县令大人语气傲慢道。他可是收到了金陵来的密旨,要好好的“伺候”这位陆典狱,看好他,不许他离开遂州。

    陆有仁气苦,哪有这么不近人情的县令,他不当这个破典狱了竟然还不许。

    “大人,这典狱之职,卑职辞定了。”陆有仁硬气道。

    县令大人冷笑:“陆典狱,实话告诉你吧,不让你回金陵是上头的旨意,这辈子你就老老实实呆在遂州,别忘想不该想的事情了。”

    陆有仁呆若木鸡,不可置信地看着县令大人。

    上头的旨意?谁的?是小宁下的旨意吗?小宁这是要他老死在遂州吗?

    陆有仁失魂落魄的走出县衙,抬头望望头顶灰蒙蒙地天,要下雨了。

    小宁就这么恨他吗?非要他死在这里才甘心吗?

    陆有仁真的后悔了,他不是没有机会缓和父女关系,可是他一再的错过。如今,小宁贵为皇后,这个女儿再也不会认他这个父亲了,不但不认,还要让他在这里接受永无止境的惩罚。

    雨一滴两滴的落下,起初淅淅沥沥,渐渐地越下越大,陆有仁麻木地走着,想起了第一次遇见沁茹,就是在这样的一场大雨里。

    他把他仅有的一把破雨伞给了沁茹,自己淋的跟落汤鸡一样。

    沁茹,我后悔了,你告诉我,怎样才能弥补?怎样才能回到过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