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总裁的上门女婿 第九百五十二章 活死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女总裁的上门女婿最新章节!

    “爹,爹!”

    挂掉电话的叶凡跟赵夫人告别,随后最快速度回到金芝林。

    他一边喊叫着叶无九,一边搜寻着他踪迹。

    叶无九从早到晚都呆在金芝林,叶凡实在不相信他会被苗金戈绑走。

    只是他找寻一番却不见叶无九影子。

    苏惜儿和孙不凡他们也说半天没看过叶无九了。

    电话更是打不通。

    “你爹中午吃完饭,原本要午睡的,他突然觉得吃的太饱,就说去附近公园走一走。”

    看到叶凡神情焦急的样子,厨房跑出来的沈碧琴心里咯噔不已,抓住叶凡手臂开口:

    “这一走,就到现在都没回来。”

    “我还以为他在棋牌角下棋……叶凡,发生什么事了?”

    “是不是你爹出事了?”

    “这老东西,我跟他说多少次了,没事就呆在医馆好好扫地,他却偏偏跑出去溜达。”

    “现在是多事之秋,一不小心就会出事。”

    “叶凡,你一定要救救你爹,千万不要让他出事。”

    她一向逆来顺受,却依然不想叶无九出事。

    与此同时,龙都警方分局也打来了电话,告知两个跟着叶无九的保镖被打晕在公园。

    至此,叶凡确认叶无九确实被绑架了。

    “欺人太甚啊。”

    “苗金戈,你敢动我爹,我就让你苗氏陪葬。”

    叶凡愤怒地一拳捶在墙壁上,再一次发现,自己杀的人还是不够多,獠牙不够锋利。

    随后,他伸手扶住沈碧琴开口:

    “妈,你放心,爹不会有事的。”

    “我一定会带他平安回来。”

    说完之后,叶凡就转身离开了医馆,叶镇东一度想要跟来,却被叶凡毫不犹豫拒绝了。

    叶镇东是金芝林的定海神针,只要他留在金芝林,金芝林众人就不会有事。

    现在的叶凡可不想再有变故了。

    钻入车里离开时,叶凡一口气发出了五条短信,袁青衣、蔡伶之、独孤殇、唐若雪,还有一个钟天师……

    五十分钟,一架专机从龙都直飞苗城。

    晚上七点十五分,苗城八角楼,张灯结彩。

    宛如八卦一样构造的建筑,不仅让苗氏老宅赏心悦目,也让它层层护卫变得固若金汤。

    每一个角落,每一个楼层,每一个出入口,都明暗藏着苗氏子弟。

    再加上圈养的蛇虫等蛊物,五六百号人根本端不了这里。

    此刻的八角楼二层前厅,摆着一张八仙桌,坐在桌边,不仅能看到苗城万家灯火,还能看到八角楼的主门。

    苗金戈这时就坐在八仙桌主位,一脸笑容招待着木讷的叶无九:

    “叶老弟,来来,葱爆蚕蛹,油炸金蝉,冰冷蛇皮,都是苗城特色菜。”

    “你平时很难吃到的,远道而来,尝一尝。”

    苗金戈个子高大,体格强壮,还留着满脸胡子,乍一看去,有点猛张飞的节奏。

    只是眸子闪烁的阴狠,却给人一种眼镜蛇的危险气息。

    前厅两侧,站立着三十多名苗氏高手,一个个神情冷漠,背负长斧,等待着叶凡他们出现。

    还有一个两米左右的大个子,正坐在角落的长凳子上,咔嚓咔嚓磨着一把锋利砍刀。

    刀锋锐利,看着就吓人。

    “苗会长,不客气,不客气。”

    叶无九坐在苗金戈对面,一边担心受怕环视四周,一边受宠若惊回应苗金戈:

    “我最近胃口不好,吃不得这些好东西。”

    “我吃几粒花生米就行。”

    他抓起桌上一把孜然花生米,一粒一粒吃着,似乎很不适应这种大场面。

    “叶老弟,你真是见外。”

    苗金戈无奈一笑:“你这么远过来,菜不吃酒不喝,待会叶巡使过来了,只会责怪我招待不周。”

    “他可是我的顶头上司啊,你这不是为难我吗?”

    他给叶无九倒了一杯烈酒:“而且有些酒有些菜,一旦错过,就再也吃不到了。”

    “苗会长,你这是要杀我吗?”

    叶无九眨着眼睛望向苗金戈:

    “其实我就一个跑船的,没背景,没家底,没人脉,更没有半点价值。”

    “你费心费力把我弄来这里,真没有必要啊。”

    “再说了,你们的规则,不是江湖恩怨,祸不及家人吗?绑我是不是不太厚道啊?”

    他心力很是交瘁,自己都当乌龟了,公园下棋都不敢赢,还是被人请到这里来。

    请就请吧,还请到八角楼这种重地,前前后后两千多人,杀不完啊……

    “我也不想请叶老弟过来。”

    “可你儿子叶凡总是跟我作对啊,抓了我大儿子,还拿了我小儿子,一百多个精锐也被他弄死。”

    苗金戈一脸认真告知叶无九:

    “对了,他还害死我们的老族人苗泰斗啊,那可是待我如父亲一样的人物。”

    “端木长老也是我的至交,你说我怎能不讨回公道?”

    “江湖恩怨,确实不祸及家人,所以我把你偷偷绑来,用完杀掉,那就不算江湖恩怨,而是私人恩怨。”

    苗金戈抿入一口烈酒:“当然,这有点自欺欺人,所以你死后,我自罚三杯,这事就算过去了。”

    “你跟叶凡有仇,你就找叶凡算账啊。”

    叶无九苦笑:“虽然他是我儿子,可他已经成年了,他能自己承担后果了,让我这做爹承担,不合适啊。”

    说话之间,他又吃了几颗花生米,还扫过八角楼几个阴暗地方。

    那些位置不仅有机关,还有枪手存在,杀伤力巨大。

    “我想过去龙都找叶凡算账。”

    苗金戈一副理解叶无九的态势,接着脸上有着一股感慨:

    “可我就是一介武夫,祖上还是奴才,天生就自卑的很,想到龙都全是达官贵人,我就两腿颤颤。”

    “我去到龙都,看到这么大的都市,看到那么大的官贵,估计当场就跪下了,还怎么谈报仇?”

    “所以思虑再三,还是借叶老弟的福,请叶凡来苗城一踏。”

    “你放心,只要他把苗惊云和苗追风完完整整送过来,我一定让你们父子痛痛快快上路。”

    “但凡你有半点痛苦,我苗金戈拿命还你,而且我一定把你葬在风水宝地,让你下辈子投个好人家。”

    苗金戈推心置腹的字眼,却带着一股子萧杀。

    叶无九苦笑一声:“看来苗会长是不可能给我生路了。”

    “生有何欢,死又何哀?”

    苗金戈端起了酒杯:“脑袋掉了,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叶无九也捧起杯子:

    “给棺材不?”

    “给!”

    “送墓碑不?”

    “送!”

    “父子同穴不?”

    “必须一起。”

    “好,我了解了。”

    “叶老弟理解就好,来,干杯!”

    “干……”

    叶无九跟苗金戈重重一碰酒杯,然后把杯中烈酒喝了进去。

    是时候了……

    “砰——”

    就在这时,八角楼正大门,突然传来一声巨响,接着厚重的铜门向两侧跌飞。

    尘土飞扬中,一道庞大身影出现在无数人视野。

    同时,一股极其窒息的阴寒之气直逼八角楼前厅。

    苗金戈身躯一震:

    “活死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