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包大明 第七百九十四章 失败只是在孕育成功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整个世界?

    寇涴稍稍白了他一眼,嗔道:“你就先别想那么长远了,接下来咱们该怎么办,这马赛虽然盈利稳定,但稳定的盈利,也难以刺激股价上涨,我觉得马赛并不适合股份制。”

    “可不见得。”

    郭淡摇头一笑。

    ......

    而赛马场那边,当万历出现时,申时行、王锡爵他们都觉得有些尴尬,他们也不知道这该怎么安慰万历,当然,绝大多数大臣还是幸灾乐祸。

    活该你啊!

    好好的皇帝不当,去做什么买卖,还想学着人家郭淡敛财。

    药店碧莲好么。

    虽然他们都发现万历心情看上去没有受太多的影响,但他们都认为万历是强颜欢笑,故作镇定,死要面子。

    万历也没有搭理他们。

    自从遇见了郭淡,他越看这些大臣越不顺眼。

    在他的定义中,什么才是忠臣,如果你连钱都献给他,那就是忠臣。

    要连钱都不愿意奉献,还得劳烦他亲自去抄,这能忠到哪里去。

    不过大臣们也不在乎,我们可不是来讨好你的,因为儒家定义得忠臣,就是要匡扶帝王得失,如魏征,如海瑞。

    这是他们所追求的。

    大家也是各聊各的,氛围也算是比较和谐。

    而郭淡这回可没有时间陪着万历度假,他现在有很多事要做。

    首先就是要处理马赛股份一事,他当日就让人以手续错漏为由,将皇家马场得股份撤下。

    可大家都知道,什么手续错漏,你们牙行可从来没有犯下过这种失误,就是没有人买呗。

    这可真是闹了一个大笑话。

    很快,这事就传了出去。

    立刻成为议论焦点。

    当然,大多数人都不敢议论皇帝,他们只是在嘲笑郭淡,你丫也有今日。

    他们将此番撤股视作一诺牙行的一次失败。

    确实也是对的。

    因为一诺牙行本来就负责马赛的宣传和挂牌,结果没有人买,那当然是牙行的失败。

    好不容易逮着这么一个机会,那当然要尽情的嘲笑啊!

    不过郭淡并没有搭理他们。

    只要你们还买马,还在马赛区消费,那你们尽情骂就是了。

    哥绝对笑脸以对。

    这就是商人。

    当然,郭淡还是要打他们的脸,就是一定要让马赛股份制,但原因可不是奔着打脸去的,是因为他要靠股份制来整合万历的产业,以此来完成与肥宅的合体。

    马赛就是其中之一。

    五条枪。

    “你看行吗?”

    朱立枝站起身来,走出几步外,轻飘飘的问道。

    郭淡上前一看,只见纸上画着一名骑士跃马扬鞭,说白了就是徐继荣跃马扬鞭,徐继荣可是朱立枝得御用模特,但是边上还有着一些小图案,分别是骑士衣裤、头巾、皮靴、马鞍、马镫、马鞭.....等等。

    “朱公子,你的画技真是已经到了出神入化......!”

    “别拍马屁。”

    “......!”

    郭淡尴尬地瞧了眼朱立枝,没办法,就他能耐,得罪不起,又道:“不过要将这里全部涂黑......!”

    “涂黑?”

    徐继荣立刻跳上前来,“淡淡,你什么意思?你为什么要涂掉我?”

    郭淡翻着白眼道:“小伯爷,这是皇家骑士的标志,将来要印在马具和衣饰上面,这么复杂,我怎么去印。”

    徐继荣道:“有钱还怕印不出么,大不了这钱我来出,反正你不能把我给涂了。”

    郭淡郁闷地瞧了眼朱立枝。

    朱立枝问道:“你看我作甚?”

    徐继荣立刻道:“对呀!你看枝枝作甚,男人的话,枝枝可只画我。”

    朱立枝道:“我那是被你逼的。”

    “.....!”

    这时,关小杰上前来,道:“小伯爷,如果作为标志,要印在马靴和衣裤上面,那就可不能印很大,要是太小的话,确实很难印得如画上那么好看。”

    “还是小杰懂行。”

    郭淡赶忙道:“要是画虎不成反类犬,那反而会砸了小伯爷的招牌,这样吧,我会将这一幅画印在马报上面,作为宣传用,但是标志还是涂黑了,可大家都知道是你。”

    徐继荣纠结了好一会儿,才勉强点头答应下来。

    刘荩谋道:“关于马赛的马具,一直都有在卖,你这又是要干什么?”

    郭淡笑道:“以前那是胡渊在卖,跟马赛没有多大得关系,但是在将来,我要人们只要提起马具,首先想到的就是皇家骑士,我甚至要让朝鲜人、日本人对于皇家骑士的马具趋之如骛。”

    在目前的交通下,马赛的盈利,是难以百尺竿头更进一步,除非每个州府都去开马赛,但是郭淡不想将重心放在赌马上面,他还是追求生产,这可是金融的基础。

    他要将马赛周边的一切,做成商品,并且打上皇家骑士的标志,如此便可弥补马赛自身得不足。

    ......

    卫辉府。

    “哟!你这是什么意思?”

    吉贵瞧了眼那一大箱白花花得银子,又诧异地看着辰辰。

    辰辰笑道:“这是我家姑爷得意思,以马赛的名义,入股公公的染料坊,而原因是因为,我们姑爷在寻求一种独一无二得染料,姑爷知道公公的染料作坊,有一种红和黑的染料非常特别,将来这两种染料,会专门用于皇家骑士和军备订单上面,除此之外,任何作坊都不能用这两种染料。”

    吉贵在做买卖的道路上,已经是越走越远,而且他还是一个土化学家,他主要还是从事胭脂,但是因为研究胭脂,又弄出一些染料来,并且还非常好看。

    “皇家骑士?”

    吉贵眨了眨眼,这名字好吓人啊!

    辰辰立刻将其中意义解释了一遍。

    吉贵立刻答应下来。

    皇家骑士?

    这还需要问吗?

    没有皇帝,可就没有我们太监。

    .....

    胡家大院。

    “胡员外,不知您意下如何?”

    曹小东向胡渊问道。

    胡渊笑道:“这当然没有问题,专门帮皇家骑士生产皮靴、马鞍,这可是我胡某人的荣幸,我马上就吩咐作坊那边,将以前生产马具的作坊单独分出来,专门为皇家骑士生产。”

    曹小东道:“郭大哥还说了,价格不是问题,但一定是要最好的,如果有人生产得比你们还要好,我们就会与你解除合作契约。”

    胡渊非常自信道:“这你们放心就是,一定是最好的。”

    如今他们皮革作坊,真是可以放眼天下,这天底下最好的皮革匠可都在他的作坊。

    曹小东点点头,道:“还有就是皮革方面,需要是我们指定得,至于染料方面,我们自己供应,而且必须要用我们的这种,不能用别得。”

    ......

    而那边辰辰也马不停的跑去秦家纺织作坊。

    “员外,皇家骑士的衣服必须得用上等羊毛,染料我们会自己供应得。”

    “是是是,我都记住了!”秦庄点点头,又是叹道:“哎呦,从今年开始,我家纺织作坊,好似就在为你姑爷服务,那边军备订单都还未完成,这边又来了皇家骑士。”

    辰辰道:“买卖多还不好么?”

    “好是好,可是...可是我都感觉有些力不从心了。”

    秦庄苦笑地摇摇头。

    这订单一笔接着一笔,来得太猛了一点。

    辰辰笑道:“员外谦虚了,听说你的大纺车、织布机可都改良了许多,这点点订单算得了什么。”

    秦庄忍不住地笑了笑。

    这他确实非常得意,如今他的纺织作坊已经从城内搬去城外,同时大量采用风力和水力,城内得纺织作坊,全都是细活,刺绣之类的。

    实在没有办法,因为今年开始,订单增加太多,但这种情况能否持续下去,他又不敢确定。

    招人得话就不太划算,卫辉府的雇佣契约有些坑爹,他开始将主要投入放到改良纺车、织布机上面,这些可都不用交税的。

    虽然郭淡在卫辉府疯狂下单,但卫辉府的百姓都没有在意这些。

    因为人人都盯着大峡谷的股份。

    股价已经涨到一分五。

    大峡谷用半年,就从市值五十万两涨到市值七十五万两。

    可怕啊!

    而原因就是天津卫港口曝光。

    那里曝光之后,这里可就不需要在遮遮掩掩,可以全力生产,又是二十万的订单交付给大峡谷。

    卫辉府的百姓头回感受到这财从天降的感觉。

    当初只是图个新鲜,不曾想还真有钱挣。

    这可真是太幸福了。

    这有喜就有悲!

    最悲催的莫过于秦大龙、周剑他们那些老股东。

    人生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

    ......

    大峡谷。

    “爹爹,如今大峡谷的股价又涨了一厘,都已经一分五了,算起来,爹爹手中的股份可是多了整整五万两。”

    李如松一边往大峡谷走去,一边向李成梁问道。

    李成梁点点头,道:“不瞒你说,老夫真是不相信,还能够这么挣钱的,故此昨日偷偷让人出售了一万股,可刚刚放出去就卖了。”

    “哎呦!您这卖亏了呀!这肯定还能够再涨的呀!”李如松激动道。

    李成梁道:“也就一万股而已,可不试哪能知道这股份到底能不能卖钱。”

    “爹爹说得也对。”李如松点点头,心里嘀咕着,那郭淡也真是不够意思,也不知道给我来一点股份。

    父子二人聊着天,来到大峡谷的生产作坊。

    这里简直就是他们父子的天堂,只要有空,必定上这来转转。

    “哎呦!”

    刚刚到了仓库区,遍地的炮管,李如松就浑身直哆嗦,激动不已道:“这...这可真是太可怕了,这生产大炮就跟咱们以前生产鸟铳一样!”

    李成梁也是直摇头,道:“别说你了,老夫都没有见过还能这般生产火器的,这要都拿去打西南,那不得将西南给夷为平地。”

    李如松叹道:“可惜陛下没让孩儿去。”

    李成梁瞧了眼他,笑道:“你动脑子想想,这天下间谁还比你更了解大峡谷生产出来的火器,虽然战场是在西南,但是这里可比西南要重要多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